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药娘一手好本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药娘一手好本领目录  下一页


药娘一手好本领 page 20 作者:米恩

   
  「屋子才刚整修没多久,应该不会有老鼠才是。」阿燕沉声道,也想不出原因。

  听见这句,夏以烟色顿时一变,难道……她能听见的不只有动物的声音?这念头一起,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方才的喜悦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第五章  奇怪的声音(2)

  见她苦着脸,那张娇美的脸庞甚至隐隐有些恐惧,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娇弱不已,阿燕想也没想便将她拥入怀中,「烟儿你别怕,有我陪着不会看事的,若不是老鼠,应当就是鸟类,你放心,我会处理。」

  在他的安慰下,夏以烟很快冷静下来。

  这样的折磨已有一个多月,有阿燕的陪伴,她也渐渐习惯了,若不是万才似是得到解答,却又生出新的疑问,她的反应也不会这么大。

  她回过神,见自己又被阿燕给揽在怀中,顿时小脸一红,「阿燕,我说过好多次,我是姑娘,你不能动不动就抱我,这样不好。」

  打从上一回她不小心在他怀里睡着,这家伙抱她的次数不知为何就愈来愈多,到了最后竟是习惯成自然似的,时不时碰碰她、抱抱她,那眼中的宠溺只差没淹死她,若不是她偶尔还记得羞涩,恐怕连她都习惯了这不好,很不好。

  虽说阿燕帅得让人挪不开眼,但她不是外貌协会,偏偏他不只长得帅,个性也极好,对她更是好得无话可说。

  家里的吃食,自他学会做饭之后,都是他一手包办,家里的清洁他更是碰都不让她碰一下,就连松儿和卉儿也都是他在照顾,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制药和晒药。

  原本她到山里采药,他就想跟,不过她对王丰一事心有余悸,虽说她挣了钱后便让古大叔去替她还了自家的债务,而王丰似乎被那些老鼠给惊到了,二话不说便将欠条还了回来,也没有再将叔叔家的债算在她头上,可她总担心她不在家,松儿和卉儿会像上回一样被欺侮,于是让阿燕替她守着一  双弟妹。

  阿燕知道松儿和卉儿对她的重要性,即便他更担心她的安危,却也只能应,可随着她长久无法入眠,精神不济,他越发担心,尤其从松儿口中得知她之前就曾摔落山谷,他更加不放心,最后在他的坚持下,夏以烟只能同意让他陪着她一块去采药,至于松儿和卉儿,便暂且托给古大叔照看。

  到了山上,她只要出张嘴,不管是悬崖边还是峭壁上的药草,他轻功一施,通通手到擒来。

  回来后,她制药,他便在旁边看着几日后他便不让她动手,因为他全学会……

  她还没看过学习能力这么强的人,学下厨只花了不到七天,且菜色道道色香味俱全。

  制药更是快,基本只要看她炮制一回,他便能把技术掌握的分毫不差,这样的天资,她都忍不住嫉妒了,若不是看些药材炮制程序太过繁琐,不是他一个外行人看得懂的,还是得她自己动手,她真心觉得再这么下去,会被他彻彻底底养成一个只会吃喝拉撒的废人。

  阿燕对她的好,让她不止一次感叹,她真真是捡到一块宝。

  这么个进得厨房、出得厅堂的绝世好男人,说真的,捡到手她还真舍不得放,可惜样样都好的阿燕却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他失忆。

  一个人失忆代表什么?

  代表着他的过去是一片迷雪,未来更是未知数,谁知道他恢复记忆,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会不会嫌弃她只是一个农家女?

  抑或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直接远走高飞?

  甚至家里有娇妻,儿女成群了也说不定,毕竟古人早婚,而阿燕着起来似乎不小了……

  这种种因素,让夏以烟即便觉得他是个良人,也不敢动心,除非他一辈子都恢复不了记忆。否则她不会考虑让他陪自己共度余生。

  既然心里有了主意,她不想深陷,自然也不想阿燕陷入,所以该保持的距离还是得有,虽然……似乎有些难。

  「为什么不好?」果然,她才刚这么想着,就见阿燕挑起剑眉,理直气壮的道,「我喜欢抱着你的感觉,那让我心安,而你也喜欢不是吗?」

  他失去记忆,虽然表面如常,可不代表他不茫然,尤其是最近他的脑中时常浮出一些片段,那些片段很杂乱,有时他会看到自已身处血流成河的战争中,手持长剑,冷漠地如同收割稻草般收割着人命,温热的血液喷洒在他身上,他神情不变,宛如斩杀的不是人,只是个无关紧要的物体。

  有时,他会看见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山上有三个人,他看不见他们的面容,却知道这三人皆是人中之龙,正把酒言欢,畅所欲言,而他能肯定,其中一个人正是他。

  而出现最多的画面,却是一名女子。

  女子的面容模糊,可他却清楚的知道,那是一名长相极美的女子,甚至比夏以烟还要美,而让他心惊的是,在那记忆片段中,他对那名女子似乎十分呵护,仿佛她是他在这世上最珍贵的人。

  这些事他从未跟夏以烟说过,原本他很期待能记起一切,到时他便能够帮助她,可随着这些浮现的记忆,他迟疑了。

  他失忆,个性却不会改变,随着这些记忆片段浮现,他确定之前的自己绝对是个冷酷无情、杀戮无数的修罗,再加上他对那名女子的态度,让他对恢复记忆一事隐隐有了排斥。

  而这排斥的原因,正是眼前的夏以烟。

  随着时日渐长,他渐渐的喜欢上这性情直爽、活泼爱笑的姑娘,她的坚韧、她的笑容、她无时无刻散发的热力,无一不吸引着他,对他而言,她的存在已不仅仅是他失忆时的浮木,而是照亮他的太阳,只要看着她,他就能不去猜想自己之前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而那总是不时透出的阴沉,也会立即消烟云散。

  他不晓得记忆片段里的女子是谁,却清楚知道那女子对他而言十分重要,哪天他恢复了记忆,想起那名女子的身分,若只是亲人那便无事……若真是他心仪之人,夏以烟又该怎么办?

  夏以烟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让他心动之人,他不愿也不可能负她。

  他也曾想过克制自己的情感,但他发现根本克制不住,她的笑容就像罂栗花一般,令他着迷,忍不住想亲近她。

  既然努力过了,而效果不彰,那也只能顺其自然,正因为如此,他不想恢复记忆。

  见他说得这般直白,夏以烟小脸更红,有些窘迫的咳了声,「我、我喜欢没错,可不代表你可以。」

  「喜欢就成了。」那张迷人的俊颜露出一抹笑,他轻揉着她发,柔声说:「我去做饭,免得松儿和卉儿回来饿了。」

  他知道夏以烟在回避他的感情,这让他失落,却也不想逼迫她,毕竟现在的他没办法给她任何承诺,能给的,不过就是微不足道的疼惜与爱恋。

  夏以烟摸着被他揉过的地方,忍不住轻叹口气,「太妖孽了,若不是我道行高深,肯定把持不住……」

  又望了望那挺拔的背影,她忙拍了拍自己的两颊,「做事、做事,什么也比不上赚钱重要!」

  她忙低头摆弄着方才晒到一半的药材,耳根那淡淡的红晕,却是久久不曾散去……

  「你、你说的是真的?那丫头真赚了大钱?」

  柳叶村的小溪前,几名妇人正在洗衣服,其中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穿着一身洗得有些泛白的绿色衣裙的妇人激动地问着。

  那妇人眼尾下有颗红痣,此时一激动,那红痣彷佛活了一般,不停的在她眼尾跳动,将她那张风韵犹存的脸蛋衬得更加娇媚。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