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莫颜 > 祸害成夫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祸害成夫君目录  下一页


祸害成夫君 page 28 作者:莫颜

   
  这样的男人,难怪她斗不过,每次都败在他手上。

  冉疆召来婢女,让她们将美人送去客院,派人看守保护,他自己则继续喝酒庆生。

  一坐下,那手臂又伸来,照样将苗洛青搂入怀里,好似适才那一切,只是宴席上一个小插曲。

  察觉到她的目光,冉疆也看向她,挑了挑眉。

  「这样瞅我做什么?」她忍不住道:「她很美。」你舍得?

  「是呀,她的确美。」冉疆深深叹了口气,一副实在可惜的样子。「所以你要积极点,姿色不如人,就要在其他方面努力,懂吗?」他一边遗憾的说,一边摸着她的臀部,意有所指。

  他这是拐弯暗示她在床上多努力吗?这家伙……

  「不懂。」她故意说,偏不顺着他。

  他勾起邪邪一笑,把她搂过来,挨在她耳边说:「无妨,今晚,我把你教到懂为止。」

  「……」她的脸蛋发烫,被他这厚颜无耻的明示给闹得心跳如鼓。

  天仙美人当前,他不稀罕,不受诱惑,他摆明要的是她,如何教她不动心?

  即使她一开始恨他、惧他,但夜夜同床共枕,日日耳鬓厮磨,她再冷硬的心也慢慢被他捂热,再锐的棱角也被他的耐心磨钝。

  不知何时开始,她竟已习惯了他的体温,习惯以他手臂为枕,习惯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除了对他的能力敬畏,她也对他生出一种信任,有他在的地方,她竟是不怕有人不轨,因为他会护着她。

  第12章(2)

  其实她早发现了,不只是她自己,这后院的女人都相信冉疆。

  说起来,在冉疆的后院里做妾,比在其他男人的后院舒服多了,只要不惹怒他,不犯他的忌讳,吃穿用度从来不缺,美酒佳肴却是常常有,四季新裳常常换,逢年过节都有红包,宫中赏赐下来的东西人人有分。

  更何况,冉府里主母从缺,大家地位平等,没有主母刁难,也不必晨昏定省地去伺候人,只有被伺候的分。只要不耍心机害人,冉疆从来都是好吃好住地供着,把每个人养得又白又胖。

  甚至每个月,冉疆都会准许姨娘出门一次,府中也会请戏班子或杂耍的来表演给众人看,让大家凑个热闹。

  有些姨娘待久了,也明白冉疆的性子,虽然冉疆不碰她们,顶多来喝喝小酒、听听她们弹琴唱曲,但比起其他不管后院死活的男人,冉疆算得上是个好主子,也只有那倩娘看不清,仗着自己是皇上赐下的,故意去惹怒冉疆的宠妾,才会落得被毒哑的下场。

  自此后,其他姨娘有什么坏心思全都歇下了,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平平安安就好。

  况且,她们也不见得会永远守活寡,若是表现得好,让大人满意,他便会在她们之间挑人,许给底下的手下。

  像这次冉疆奉皇命出城办差回来后,在生辰宴上,冉疆便当着众人面前论功行赏,除了钱财,还赐予女人。

  当丽姨娘和文姨娘被唱名点出,赏给黄锦和刘魁两位千户时,后院都炸锅了。

  谁不知道这两人是冉疆的心腹,又是统领七百人的千户,虽比不上冉疆,但那也是个五品官,还长得一表人才,跟着他们便不用守活寡,后半辈子便有了实质的丈夫,怎不羡煞众姨娘?

  丽姨娘和文姨娘起身站在厅堂上,双颊泛起红云,娇羞动人,从她们眼底流泄的波光中,也能瞧得出她们心中的激动和惊喜。

  黄锦和刘魁两名千户大将,得了财宝和美人,也都看得出脸上的意气风发,上前谢赏时,恨不得多表些忠心。

  一旁的苗洛青见状,禁不住心中讶然,忍不住转头瞧向冉疆。

  几乎在她的目光看向他时,便被冉疆精准地捕捉到。他也微弯下脸盯住她,见她眨着诧异的眼,那眼神掩不住惊奇,还多了几分平日瞧不见的懵懂和天真,令冉疆忍不住伸臂将她搂过来。

  「怎么一直盯着我?是不是嫌我冷落你了?」他低哑着声音,这话只说给两人听。

  冷落?自从他回府,这几日就连着几夜折腾她,好似男人第一次吃荤食似的,把她吃个彻底,有时候连白日也不放过。

  现在他居然说是不是嫌他冷落她?她若说是,自己还有活路吗?她才不顺着他的话去说。

  「你把她们送人?」她问。

  冉疆挑眉,接着把脸移近,对她咬耳朵。「这两人是极品美人,黄锦和刘魁这两个家伙早就盯上了,还当我不知道,趁着这回立大功,我便将人赏给他们了。」

  苗洛青望着他,心想上回他说从不碰后院的女人,留着她们,可当礼物送人,她当时怀疑过他这话八成是安抚她的,没想到是真的。

  见他促狭地瞧着她,她立即明白,他当自己在乎他后院的女人呢,禁不住反驳几句。

  「这两人这么美,一个擅舞,一个擅琴,送人多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我正愁后院人满为患,再不清一些出去,都挤不下了。」

  苗洛青白了他一眼,但心下却欢喜。或许是这几日被他滋润得多了,竟也升起了甜意。

  「再陪我忍忍,等今日的生意做完了,咱们便回房去。」

  「生意?」她一脸疑惑,生辰宴怎么成了做生意?

  「过生辰不过是表面做做样子,有了这名目,想巴结的人就会送礼来,除了过年,就这生辰的钱财、货物送得最多。」

  苗洛青听了恍悟,原来他把生辰当成摇钱树了。

  她就觉得奇怪,他明明一脸无聊,似乎对办生辰并不上心,原来是等着发财。

  她抖了抖嘴,忍不住反讥。

  「抄家的财宝,还不够你赚吗?」

  冉疆低笑着,将她搂得更紧,气息贴着她的耳,饶有兴致地与她调情。

  「这怎么能一样?抄家是公事公办,抄来的钱财、宝物要上缴国库,那是皇帝的钱,贪了会犯法坐牢。这生辰礼就不同了,是私人财物,我要养那么多人,得做这门大生意。」

  她横了他一眼。「公然贿赂也算生意?」

  这些礼物中,有一些人是要上门求助才借着送礼贿赂,别以为她不知道。

  对她的嘲讽,冉疆不但不以为意,反倒觉得十分有情调。

  「原来我的青儿这么聪明,连这中间的道道儿都懂。」

  说完便捏了她的腰一把,痒得她一个哆嗦,禁不住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不能明目张胆地骂他,便用手掐回去,惹得他低笑。

  苗洛青故意撇开头不理他,但嘴角却也不自禁地弯起了笑。

  接下来,冉疆又论功行赏了几个手下,赐了三个女人出去。偶尔一些官员来敬酒,他也举杯回礼,她则在一旁为他添酒,偶尔他凑过嘴来,她便乖顺地喂他几口食物。

  他在与对方交际应酬时,搂着她腰的那只手便轻轻捏了捏,或是来回摩挲着,得了空档,便像刚才与她打情骂俏般地说悄悄话,那些官员瞧着她,也是十分客气有礼。

  她能感觉到,冉疆是故意的,他带着她便是要让人知晓,她在冉府的地位高于其他的妾。

  这一场生辰宴,让她瞧见冉疆更多御人的手段,这人不单只是奸诈狡猾,他也是有头脑的。

  冉疆转头对她叮嘱。「等这无聊的酒宴结束,明儿你跟大总管一起把礼物清单详列一份,把有问题的全挑出来。」

  苗洛青诧异,指着自己。「我?」

  「当然,以后这些事只会越来越多,你也该学一学了,尽快上手,否则以后如何掌管府里的事?」

  苗洛青呆愕住,怔怔地盯着他。

  他……要把后院和府库的差事交给她管?这是要她掌家?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