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美言 > 就是赖定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就是赖定你目录  下一页


就是赖定你 page 19 作者:美言

   
  说完,也不理会张秀秀的反应,他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张秀秀被白永彦严峻的气势震慑住,一时之间愣在原地。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恫吓」高手啊!

  第9章(1)

  已经一个星期了,江燕翎已经数不清是第几回,抱着希望拨电话,却又失望的放下。

  白永彦答应会跟她联络,然而打从那天离开之后,就像是从人间蒸发,完全找不到人。

  打他的手机,没开机。拨幸芙坊的电话,没人接。与宝仪姊联络,也只得到白永彦很多天没有开店做生意的讯息。甚至她想找古云昊问消息,也找不到人。

  总之,不管她如何的费尽心思想联络上白永彦,总是徒劳无功。

  古云昊到底是找他帮忙什么事?

  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像是消失一般,都找不到人?甚至医院那里还说,古云昊请了长假,好像是在处理他个人的私事,既然如此,为什么连白永彦也一起失踪?

  到底白永彦是对她隐瞒了什么事?又或者她该合理的推想,他是不是在躲着她,不想跟她见面?只因为……她的刑警身分吗?

  想到这里,江燕翎恍然大悟,想起白永彦曾经说过,如果她的身分是警察,那么他们便要分手……

  「不会的……不会的,你不是说认真的吧?」莫名的恐慌让她的身体微微战栗,咬了咬唇,回想起在幸芙坊的那段日子,他们曾经互相喜欢对方,怎么能因为彼此的职业,就轻易的放弃这段感情呢?

  他……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说分手就分手?他怎么能如此狠心?

  想起这一个星期来,因为看不见白永彦,思念慢慢的啃蚀她的心,让她浑身不对劲。

  虽然她有家人的呵护和关心,应该觉得很幸福,可是身边少了白永彦,她就觉得这个幸福不完整,再说,他之前也答应过她,要任由她赖着他一辈子,怎么可以轻易的食言?

  为了知道白永彦是不是真的在躲着她,也为了想再见到他,江燕翎决定回幸芙坊找他,虽然不一定可以碰到他,但是至少她不会轻易的放弃找到他的机会。

  她绝不放弃!

  江燕翎从南部搭火车北上,又转搭好几班公交车来到幸芙坊,结果幸芙坊大门深锁,让她感觉非常沮丧。

  「哎呀!打从你跟永彦小哥离开到现在,幸芙坊都已经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开店了,我家小柔整天吵着要吃泡芙,我都快被她烦死了。」宝仪不清楚他们是为了什么事而离开,不过才得知艾雯其实就是电视上报导的那个失踪女警官时,还吓了一大跳。

  「那么他也没有留下其它的联络电话?」那天白永彦说要上台北帮忙古云昊时,有说会再跟她联络,他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没有,你现在要怎么办?」人既然不在店里,还要等下去吗?

  江燕翎看着幸芙坊的招牌,想起之前与白永彦相处的点点滴滴,她被他大声的吼过,也被他抱在怀里温柔的哄着,她害他受伤,她从对他的陌生,到无可自拔的爱上他,甚至连她的第一次也给了他……

  为什么她都这么爱他了,他竟然忍心在这个时候抛弃她?

  「我要留在这里,等他回来。」江燕翎不相信白永彦的心真有那么狠。

  「如果他今天没有回来,你也要等吗?」宝仪好心劝她痴等不见得有用。

  可是江燕翎非常倔强、执拗,坚持要在幸芙坊等白永彦。

  知道劝不了她,宝仪只好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子,回到自己的店里。

  白永彦满脸疲惫,开车回幸芙坊。

  花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在冷叔和刘轩宇的帮忙下,他以白爷的身分与夏瑞康周旋了许久,总算找到他犯罪的证据,现在古云昊的女人也找回来了,不意外的,龙若谦那个家伙果然开口叫他回龙门担任保全部门的经理一职。

  唉唉唉!虽然回龙门是早晚的事,可是他跟江燕翎之间的私事还没有来得及处理,龙若谦那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跟他说他想去奥地利?!

  「妈的,丢下龙门集团,跑去参与那什么音乐季,明明就是想去鬼混,还敢把话说得振振有词!」白永彦只要想到龙若谦那张嘴脸,就忍不住开口大骂。

  什么龙门是他的第一生命,音乐是他的第二生命,如果只有龙门,没有音乐,他会失去一半的灵魂?

  像这种恶心又文诌诌的话,也只有龙若谦那个恶心鬼才说得出来!

  只是抱怨归抱怨,身为龙门的一员,服从新任帮主的话是基本的教条之一,之前没被逮到也就算了,如今……唉!

  转动方向盘,车子进入小区,缓缓驶近幸芙坊,看见蹲坐在门口的熟悉身影,白永彦的胸口狠狠的被撞击了一下。

  那……那不是艾雯吗?用手拧了下眉心,白永彦勉强提振起精神,知道现在应该称呼她江燕翎才对。

  开门下车,看见她双手抱膝,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忍不住轻声唤道:「燕……燕翎,你怎么来了?」

  江燕翎缓缓的抬起脸,看见在幽黄的灯光下那道高壮伟岸的身影,他面无表情,瞳眸却闪现着灼亮的光芒。

  看着他,她感觉胸口一阵沸腾,心脏狂跳,因为太震惊,一时忘了开口,唯一有的知觉,便是眼眶开始发烫,凝聚泪水。

  见她仅是盯着他,却没有起身的打算,白永彦的心头不觉有些刺痛。

  不过几天不见,他们之间的感觉便愈来愈生疏了,就连简单的问候,她也说不出口吗?

  正当他的心里在闹别扭时,却发现泪水滑落她的脸颊,江燕翎猛地站起来,扁了扁嘴,迅速奔进他的怀里。

  因为她的表情太委屈,再加上她的哭声又是如此的大,白永彦一时之间反倒慌了手脚,只能张开双臂抱住她,任由她哭着、骂着、拉扯着他胸前的衬衫,完全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呜呜呜……你为什么骗我?我们不是说好你会再跟我联络的吗?为什么让我一直找不到你?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江燕翎哭得泪眼婆娑,哭得很可怜,哭得让人心疼。

  「好了、好了,不要在这里哭,我们进去再说。」白永彦察觉到来自四周的关爱眼神,知道他又免费帮这个社区制造了可供嚼舌根的八卦新闻了。

  江燕翎抬起手抹拭泪水,却平抚不了激动又翻搅的情绪,她瞅着他的背影,跟在他的后头,走进幸芙坊,来到二楼的客厅。

  「肚子饿吗?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或是喝些什么?」白永彦看她一脸憔悴,胸口感觉一阵闷痛,不知道她到底是等了他多久?如果他再慢个几天才办好事情,她也会像刚才那样,一直等下去吗?

  「我不想吃,没有胃口,我来只是想知道,你这几天到底是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一直找不到你?」她的眼神像是迷路回家,看到当初把她遗忘的那个粗心的主人,既想对他撒娇,却又觉得有些生气。

  「我不是说了吗?我帮古云昊处理一些私事。」白永彦打开冰箱,发现里面什么食物也没有,只剩下几瓶矿泉水。

  「那么……事情处理完了吗?可以告诉我,是发生什么事吗?」

  白永彦绷着脸,闷不吭声,递了瓶矿泉水给她。

  江燕翎看了就觉得生气,推开矿泉水,张开双手扑上前去,搂住他结实的腰身,期待他热情的拥抱,可是,没有,白永彦的反应非常冷淡,甚至还冷酷的推开她的手,与她保持距离。

  「你今天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放下矿泉水,他睨着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