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豪门恶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豪门恶媳目录  下一页


豪门恶媳 page 17 作者:心宠

   
  林芷萱只觉得脑中一片晕眩,像有苍蝇在扇著翅膀,扰乱她本来努力克制的心情。

  他真的有了别的女人?是逢场作戏的酒店女郎,还是长期包养的情妇?

  泪水猛地顺著脸颊掉落下来,她连忙用手背擦干,警告自己不要过于在乎,毕竟她也没有把心全放在他身上。

  可是这停不住的眼泪是怎么回事?胸口比再见方子承时还要剧烈的酸楚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坐在那里发呆?”萧慕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完澡,站到她面前。

  “嗄?”她低下头连忙将衬衫藏在身后,然后把脸上的泪水抹去,掩饰自己的紧张,“因为孕妇很容易发呆啊。”

  可他却欺身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搜出她藏匿的东西。

  俊颜微凝,他直视她的眸子。“你看到了?”

  “口红印吗?”她佯装轻快地碎碎念,“不知道这种东西难不难洗?洗不掉就糟糕了,这个牌子的衬衫很贵……”

  萧慕人望著她奇怪的态度,眉心一蹙。“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说什么?道歉吗?”

  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道什么歉?”

  “我把你的衣服弄脏了,留下口红印,真是对不起……”看著他的黑脸,林芷萱结结巴巴地说。

  这是她目前能想出来的最好反应──息事宁人。

  “你确定这是你留下的?”

  “对啊,这屋子里除了我涂口红以外,还有别人吗?妈妈不用这么鲜艳的颜色。”她紧张地扯笑,不想也不敢听他随时会脱口而出的坦白。

  萧慕人瞪大双眼,没料到居然会有这种石破天惊的答案。

  这么多天以来,他一直叫助理往他的衬衫上涂口红印,神经大条的她却一次也没有发现,今天好不容易被她看见,她居然这样宽宏大量,不仅微笑满面,还主动帮他圆谎?!

  她一点都不爱他吗?不怕他在外面有女人,一点也不吃醋吗?

  用尽了心思,只为了证明她是否在乎他,可现在这样的结果,让他一颗心变成零下几度的冰寒。

  “慕人,你干什么……”

  愤怒的男人一把将说谎的妻子推到墙边,掀起她的衣裙,粗暴地吻吮著她的肩头。

  此时此刻,理智骤然崩溃,萧慕人觉得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才能宣泄胸中的烈火。

  自从她怀孕以来,他一直对她爱护有加,哪怕医生说胎儿已经稳定,可以行房事了,他依旧一直辛苦地忍著,每天晚上,面对躺在身侧的她,免不了有一番情欲的煎熬,可他都尽量不去触碰她,只是翻过身子,将欲望狠狠压下。

  但今天,他实在受不了了,这样爱她,又换来了什么?除了谎言,还是谎言!他要惩罚她,狠狠地折磨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欲望让他的身子发烫,顾不得她还没完全润湿的花径,便自后硬挺地长驱直入,引得她一阵痛苦的呻吟。

  他觉得她似乎反抗了一会儿,但不知为何,忽然又变得很柔顺,微微地转过脸来,贴住他的俊颜,慢慢跟上他粗暴的节奏,甚至主动将他的大掌移到自己的双乳上。

  “你这是干什么?!”猛然间,明白了她的意思,萧慕人怒火更盛,将她的背用力一推,抽身而出。

  “我……”她脸儿羞得通红。刚才也不知是怎么了,居然那样主动,是因为发现了他有外遇的可能,所以想用美色圈住他的心吧?她实在不想这样坐以待毙。

  “为什么配合我?”他痛苦的低吼,“我这样弄痛你,还要配合我?”

  “我……我希望你开心……”她的脸颊发烫,小声回答。

  “为什么希望我开心?”他凌厉的目光逼近她,“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反抗,你却顺从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背著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内疚,想补偿我?”

  “我……”她不禁瑟缩了一下。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内疚?”他给她坦白的机会,“现在说出来,我不会生气。”

  “我……”

  有那么一瞬,林芷萱几乎要招供了,可是恐慌还是占了上风,她好怕,怕两人本来和谐的关系,会因为她的坦白变成惊涛骇浪。

  “慕人,不要瞎猜啦,什么也没有,我只是觉得,自从我怀孕以后你就一直这样克制自己,我……只想让你开心一下而已。”终于,她还是选择了说谎。

  “是吗?”萧慕人忽然觉得耳边的喧嚣全都消失了,有一种失聪的感觉。

  每一次,她的谎话都像一把利剑,刺穿他的耳膜,在她面前,大概总有一天,他会变成聋子。

  “我今晚还有一些文件要看,你先睡吧。”

  不想再看她,不想再多听她说一句话,他迅速整理好衣衫,撇下她步出卧室。

  第七章

  “慕人,你老婆呢?楼下长辈都到齐了,等著见她呢!”萧太太不断地敲门催问,逼得萧慕人头都大了一圈。

  今天,是萧氏家族一年一度的族人聚会,三叔六伯,七姑八姨,纷纷从世界各地赶来,比他结婚那天还要热闹。

  为了举办今晚的宴会,萧家从上半年起就开始忙碌,好不容易一切似乎准备就序,要介绍给大家的新成员却忽然不见了踪影。

  萧慕人急忙拨打她的手机,只听一阵悦耳铃声传来──她居然把它扔在家里!

  “电话打通了吗?她人在哪啊?”萧太太不再敲门,而是直接开门追问儿子。

  “我现在出去找她。”换上轻便衣服,他冷著脸拿起车钥匙。

  “儿子,别怪我多嘴,找到你老婆好好教训她一下,再也不能这样宠她了!”

  萧慕人没有出声,不理会母亲的唠叨,避开楼下宾客,从侧门悄悄离开。

  与此同时,没有人料到,林芷萱居然躺在姊姊的床上,她的手里拿著一长串宾客名单,旦袅默默背诵,头疼欲裂。

  “奇怪,越看脑子越乱,原本记住的名字现在全弄混了。”她觉得自己严重缺氧,“简直想装病,逃过此劫!”

  “你昨天不是说已经背熟了吗?”林宛真坐在电脑前,一边打字,一边与妹妹闲聊两句。

  “昨天是背熟了,今天又忘了。”

  “这样不行,我来考考你,”林宛真拿起名单,扫视一下,“萧礼鹏是谁?”

  “是……慕人的大伯?”林芷萱脑子里一片茫然。

  林宛真摇摇头。

  “那……是哪个大导演?”好像有个叫什么鹏的,拍过张曼玉演的文艺片。

  “看来你的脑子真的不管用了!”林宛真叹一口气,“萧礼鹏是你公公!”

  “嗄?”林芷萱大叫一声。

  天啊,光记住外人,怎么把家里人给忘了呢?

  “这个宴会什么时候举办啊?”

  “明天。”她愁眉苦脸的,“还有二十四小时可以背……姊,不如今晚我就住你家,好吗?”

  “不行,你会吵得我没法工作!”林宛真一口拒绝。

  “那我要去哪里背名单啊?又不能回家背,现在一看到慕人我就心慌……”

  自从发现他衬衫上的口红印,和那晚他失控的举动后,她就无法好好面对他。

  “姊,你跟子承哥最近相处得怎么样了?”暂时扔开烦恼,打听八卦,娱乐一下。

  “他每天都在楼下等著跟我巧遇,不过我都装作没看见。”冷冷地答。

  “哦?那他现在也在楼下吗?”

  “你掀开窗帘看看不就知道了。”

  “咦?真的在耶!”踱到窗边,林芷萱惊喜地大叫,“天气这么冷,子承哥一个人坐在小公园里,好可怜……”她故意说,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的心情已不若以往波动。她眼珠子一转,馊主意立出。“姊,不如你去他家写小说吧,把这里留给我安静地背名单。”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