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林晓筠 > 涩新娘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涩新娘目录  下一页


涩新娘 page 2 作者:林晓筠

   
  只见有个男人半蹲在母亲的脚边,正抓着她的脚,而母亲是哀叫连连,抓着男人的肩膀,好像想要掐死他似的。

  辜洛婷冲了过去,她的手中只有一只大包包,她不顾一切的抓起大包包就往对方头上打去,这一会她只想到要保护母亲,在这世上她什么都可以失去,除了这唯一的亲人……

  “你想干什么”她边打边大叫,“救命啊!有小偷!有歹徒……”

  常维磊被打得眼冒金星,差点反应不过来,在听到小偷、歹徒这类的字眼时,他更是整个人僵住。他是小偷吗?他是歹徒吗?

  “洛婷……”夏芳玉想要阻止女儿。

  “你欺负一个老人家,算什么男人”辜洛婷没有一点畏缩,使出的力量也没有打一点折扣,这一会即使要她一条命,她也要给母亲有逃走的时间。“有坏人!抓小偷啊!五楼失火……”

  忍无可忍的,常维磊站起身,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日行一善会遭来一顿毒打和小偷的恶名。在纽约走路有风的他,来到台湾却被当歹徒这太可笑了。

  猛的抓住这个疯婆子的双手,他狠瞪着她。

  辜洛婷不矮的,不然她也进不了模特儿这行,然而已经够高的她,居然还得仰头看着这个男人。他起码超过一百九十公分,而且一张脸又凶又冰冷的,那气势凌人的程度,好像他一个跺脚,这个世界就要天翻地覆似的。

  “你够了没?”他冷冷的吐出这四个字。

  “你是谁?”辜洛婷当然怕,但她不允许自己退缩。“你在干什么?”

  “你看我像是在干什么?”没有放开她,常维磊还是很生气,被人这么无缘无故的狠一顿,谁高兴得起来?

  “我……”她看看他又再看看母亲,发现母亲端坐在沙发上,一只脚伸长放在一张矮凳子上,看起来仍一脸的痛苦。“妈?”

  “我的脚扭伤了。”

  “扭伤”

  “去倒垃圾回来时,脚下没踩稳就扭伤了,是这位常先生扶着我回来,你知道吗?他刚搬到我们这栋楼的顶楼。”夏芳玉交代经过。

  一个尴尬到不行,辜洛婷完全没有想到是这种情形。

  “原来是这样……”她呐呐的开口。

  “常先生是好意帮我。”

  “我知道……”

  常维磊还没有放开她,他眼中的愠怒是稍退了些,可是他也没有打算这么快原谅她。不可讳言的,这个没有化妆的女人看起来满清丽、顺眼的,可惜修养有待加强,她一向这么歇斯底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好人吗?瞧她那双大而慧黠的明眸,她该有点智慧的。

  “你看到我带刀、拿枪了吗?”他不满的质问她。

  “没有……”辜洛婷羞愧的低下头。

  “你看到我在危害你母亲或是搜括你家中的财物吗?”他又冷冷的讽刺。

  “没看到……”

  “那你叫我小偷?叫我歹徒?”

  “我……”她这辈子别想在他面前抬起头了。

  “你一向这么的随便诬赖别人吗?”当然知道对方可能也是一时情急才误会了,但是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还没从她口中听到一句对不起,这令他咽不下这口气。

  她摇摇头,不想回答了。

  “我可以告你人身攻击和诬赖这两项罪名。”

  “什么?”她猛的抬起头瞪他。

  “难道我有冤枉你?”他眯眼瞪她。

  “没有,可是我以为你是坏人。”

  “我不是。”

  “我刚刚才知道啊!”

  “那如果我被你打死,还来不及申诉……”

  “你是豆腐做的还是纸扎的?”辜洛婷在模特儿圈有“小辣椒”的称号,因为在模特儿业界,总会遇到一些趁机揩油的登徒子,所以她习惯以凶悍包装自己,难搞的形容词也在她身上出现过,特别是发起脾气时,她是天皇老子来也不鸟的。“你被我打死了吗?”

  第1章(2)

  “洛婷!”夏芳玉叫了女儿一声。

  “要不要去验伤?”辜洛婷扬起下巴。

  “你好像还不认为自己有错?”他没有碰过这么硬拗又刁蛮的女人,刚刚还一副良心不安的模样,现在却斗志高昂?

  “我当然有错,但你那么咄咄逼人做什么?”

  “你就不会说句对不起吗?”

  “你给我机会说了吗?”

  “你随时都可以说!”

  “我本来想说的,可是被你这么一凶,”她想要抽回手,因为她的一双手腕快要被他握断了。“我突然不再觉得有罪恶感。”

  “我活到三十三岁了,从来没有被人当做是小偷或是歹徒!”他强调无法接受这种侮辱。

  “凡事都有第一次。”她凉凉的说。

  “你还强辩?”常维磊简直不敢置信。

  夏芳玉这一会是傻眼的看着斗嘴的两人。明明在她看来没有什么的事,只要两三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他们却搞得好像是深仇大恨似的,这……

  有意思!

  “你……”突然想到对方的母亲还在场,而再怎么生气似乎都不该在长辈面前数落她女儿的不是,于是他用力的甩掉她的双手,转过头看着夏芳玉。

  “夏妈妈,刚扭伤要先冰敷,然后晚一点再热敷,之后擦上药膏,应该会好一些。”他说着自己打篮球扭伤脚踝时的经验谈。

  “谢谢你,常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女儿她就是性子急了些。”夏芳玉出面缓颊。

  “没出人命就好。”他说完,故意瞄了辜洛婷一眼,“你要多休息,尽量不要走动。”

  “我会的。”

  “妈,一会我们还是去看一下医生。”辜洛婷故意唱反调。“有些偏方听听就好了。”

  “洛婷!”夏芳玉制止女儿的不当发言。

  “夏妈妈,再见了。”常维磊礼貌的道别,但在经过辜洛婷时,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辜洛婷当然想要踹人,不过她要自己忍住,在他走出去后,才用力的拉上大门。

  “洛婷,你要整栋楼的人都知道你在关门吗?”

  “我只要一个人知道就好。”她气呼呼的说。

  “你啊……”夏芳玉好气又好笑的摇头,她想站起来,可脚才碰到地面时,一张脸顿时皱成一团。“我的脚—”

  “我先帮你冰敷,你先坐下。”马上扔下大包包,辜洛婷来到母亲的身边。

  “不去看医生吗?”她故意问着女儿。

  “你想去看吗?”辜洛婷认真的问。

  “当然不想。”

  “那就先冰敷。”

  “我以为你……”夏芳玉取笑她。“死活都会把我拖去看医生,就为了跟常先生呕气。”

  “我有这么幼稚吗?”

  “刚刚和常先生抬杠的时候是还满幼稚的。”

  “妈,别再提他好吗?”她翻了个白眼。

  “他帮了我耶!”也许女儿对他印象不佳,夏芳玉却很喜欢这个新邻居。

  “助人为快乐之本。”

  “洛婷,我觉得他是个好男人喔。”夏芳玉瞧着女儿,“你觉得呢?”

  辜洛婷当然不觉得,她只看到一个浑身充满戾气,像是只刺猬的男人,不过他还算有个优点,在面对长辈时,非常的有礼、尊重,这点叫她有些服气。

  “洛婷,你要好好谢谢人家。”

  “我疯了啊”

  “他一路扶着我进家门。”夏芳玉提醒女儿。

  “任何有人性的人都会伸出援手。”她反驳道。

  “谁说的,这年头的人是自扫门庭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

  “随便啦!”辜洛婷应付。

  “做人要知道感恩图报。”看见女儿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夏芳玉叹气。“洛婷,我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妈……”

  “总之,给我好好谢谢他。”

  不知道大哥会狠到冻结他的银行账户,所以除了身上所带来的美金,常维磊并没有大笔钱可以动用,本想向母亲求助,但念头一转又作罢,反正一个人是很容易过日子的。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