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寻 > 翻身做主母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身做主母目录  下一页


翻身做主母 page 43 作者:千寻

   
  「我是说真的,我有很多主意,可以帮你赚很多钱,我有很多专业知识,可以帮你把辽州开发成沃土,我不只能教你通商,还能教你进行国际贸易,我可以为你培养大量人才,真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只要政绩够好,你一定能够升官,你不需要靠赐婚来得到这一切。」

  她说得那么认真努力,她眼里流露着说不出口的恐惧,而楚默渊的心却沉入谷底。他明白,浅浅把他当成向禹侗了,她在害怕,害怕再次被抛弃?

  「你可不可以不要进京?」

  她软声要求,讨好的表情酸了他心。

  「不可以。」他硬起心肠,咬牙拒绝。

  他看见她受伤了,但她硬是挤出一丝微笑,企图说服自己,她听到的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说「不可以」,是因为圣命不能违,是指他无法不遵命。

  对啊对啊,她怎会忘记,这时代的男人从小被教育要忠君爱国,要把皇帝看得比天更高。

  没关系,爱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他非去不可,她愿意陪他面对,不管皇帝要责难、要批判,她都与他同进退。

  「那我和你一起进京,好不好?」她再度软声哀求,几近讨好。

  「不好。」他的拒绝逼出她眼底泪花,十指却仍然紧紧拽住他,眼角余光发现刘公公走近,楚默渊急道:「放开我。」

  轻轻的三个字,于她却如千斤重锤,她有喘不过气的窒息。

  「你说……放开吗?」她需要再问一遍,确定那是他的声音、他的心意,确定他要她……放手?

  「对。」身子挪个角度,楚默渊遮住刘公公视线,他不确定刘顺有没有见过徐妃,他不能冒这个险,必须快刀断乱麻。

  「意思是,你要接受皇帝赐婚?」

  「对。」

  「那我算什么?」

  「你以为自己算什么?」急切的口气中带起一丝怒意。

  「姨娘吗?通房丫头吗?」

  「不然呢?你以为自己是正头夫人?」

  他冷冽的话像刀斧砍上她的心。

  浅浅垂眸,看见自尊碎了一地,骄傲成了赍粉,原来她珍而重之的爱情只是人家的不屑一顾。

  浮起一抹自嘲笑意,再抬眼,她问:「你确定?」

  牙关咬得死紧,但他必须逼迫自己。「确定。」

  她点点头,目光与他对上。「很好,那你知不知道,我不爱你了?」

  他没回答,只是试着用高大健硕的身子继续挡住刘公公视线。

  她抬高下巴,笑得骄傲,却也笑得让人心碎。「不知道吗?没关系,现在你知道了。记住,是我先不要你的,不是你不要我。」

  她毅然决然转身,再也不看他一眼。

  一步一步,她走得无比沉重,每走一步,她便对自己说一句,我不要他了。

  天下何处无芳草,缘聚人聚,缘断人散。

  对啊,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亘古永恒,爱情本就是一段接一段,以钻石比喻爱情,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词……

  看着她的无助茫然,楚默渊逼自己狠心。「来人,把她关起来,不许她出门一步。」

  浅浅继续走着,她听不见了,听不见他的声音,听不见他的心狠,她没有余力记挂他,她只能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把心给封住。

  她想,封得够紧够密,就能不受伤。

  她想,把他的声音、他的影子、他的好……把有关他的一切一切通通关在外头,那么伤口就不会痛。

  楚默渊转身,对刘公公一笑,道:「刘公公请!」

  刘公公笑道:「红袖添香,楚将军在辽州过得不错。」

  「公公说笑,只是个不识大体的丫头。」

  浅浅眼睛一闭,两颗豆大泪珠坠落,还以为封了心就能够听不见,原来还是能够听见的……

  她不懂,怎么会这样子?还以为自己被珍爱珍重,却没到原来她只是个不识大体的丫头。

  丫头……怎会觉得这两个字从男人嘴里说出是带宠溺的甜美可爱?明明就只是……丫头……

  枚靖山快步走到浅浅身前,道:「不要胡思乱想,安心等默渊回来。」

  「好。」嘴上说好,心里却疑问,等他回来做什么啊,再做个不识大体、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丫头?

  「默渊会回来的。」秋靖山心疼她的伤心,想要安慰她,但眼下情况不好多说。

  「哦。」还会带娇妻美妾,然后……也许会再说一句「我会护你一生」之类的承诺,可怎么办啊?她那么贪心,除了他的保护,她还想要更多。

  秋靖山拍拍她的肩膀,低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她不由衷地笑着,合作点头,却是再明白不过,不会了,心底属于爱情的那一个区块已经死掉。

  浅浅垂头,乖乖回到后院。有点累,她需要一张床、一床被,她需要认真扫除不该存在的情感累赘。

  「我去找卢将军。」秋靖山走回袁立融身边道。

  「好,我安排府里的护卫。」一内一外,他们必须携手合作,共度危机。

  浅浅被禁足了,大门出不去,二门迈不开,能进出的只有卧室和厨房。

  心情很糟,但她不是会迁怒的那种人,她安静而沉默,对每个人微笑,却不晓得自己的笑容有多么牵强。

  在他心里,她只是通房丫头。

  「只是」?她认为自己是「唯一」,没想到卯足全力,她成了他的「只是」。

  她误以为前世的自己带着拖油瓶,他还愿意接纳,代表他对她的爱无人能比,原来只因为前世的他没有拿到一纸赐婚圣旨。

  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很清楚的呀,她很清楚自以为是、自我中心,是再肤浅不过的行径,没想到她还是落入自以为是的窠臼,直到当头棒喝才瞬间清醒,方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大笑柄。

  要是圣旨早来个几天就好,那么他不会进庄子,不会出现乱七八糟的吻,不会让欲望凌驾一切,更不会让她决定爱他,不会一夜激情,成为他的女人。

  要是寡言的他别把爱情表现得那么明显就好,那么她会多矜持几分,会认真把他当成掠夺财产的恶主人,保持距离,心才安全。

  要是向禹侗别透露前世经历就好,那么她不会多方猜测,用前世经验告诉自己,楚默渊是值得交付一生的男人。

  要是……她的「要是」没有发生,事情顺理成章发展到眼前的局面,她不晓得是该痛恨自己还是后悔。

  他没有错,在男人心里,爱情只占很小的部分,他们的人生不会让爱情凌驾一切,她不该恨他怨他,他只是做了所有男人都会做的选择。

  既然他没错,她怎能让自己伤心得想死掉?

  真不公平,可是爱情的世界里,哪有公平两个字?从来都是先爱上的那个先输了,后放手的那个……无法自由。

  但,是他先吻她,是他先喜欢她,是他先说了自己的故事,让她心疼他,都是他起的头啊,怎么倒霉的会是她?

  而且她还在分手时抢先了呀。

  她抢先说:我不要你了,她抢先放手转头,抢先把心给封上……

  不懂,她已经占尽先机,为什么还是很痛,还是不自由?

  是不是因为……她在自欺欺人?

  其实先爱上的是她,即使她没有承认?她虽然先转身,却没有真正放手?割不断爱,扯不开情,所以当爱情长成荆棘,她只能伤痕累累?

  怎么办啊,她不想痛死,不想闷死、憋死、恨死,那么……

  她得把心护得牢牢的,得筑起坚硬外墙,得把距离拉远,远到再想不起他,那么总有一天,她会百毒不侵,再不受爱情困扰?

  浅浅离开桌边,从药柜里取出羊踯躅、荣莉花根、当归和菖蒲,放在研钵中,细细研磨成粉,这是唐代孙思邈所编的《华佗神方》中所录的麻沸散药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