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席绢 > 夺舍之福星驾到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夺舍之福星驾到目录  下一页


夺舍之福星驾到 page 42 作者:席绢

   
  「我到十二楼阅读区的咖啡吧那边等妳。妳可以先送这位先生回病房。」他想了想,宽容道。

  「好的。等会见。」她点头。

  直到目送高元离开之后,叶知耘才微笑的看向沈如律,不理会他一直扯着她的双手,要求她给个解释的表情。

  「他是谁?!」温柔体贴的语气不见了,逆来顺受的表情收起来了,他一脸妒夫的表情质问道。

  「如律,你该庆幸你现在是看不见的。」

  「什么意思?」

  「所以你不会知道那个人──哦,他叫高元。知名大财团『日升集团』唯一继承人,现年三十一岁,学历很优,长得很帅,还有钱得不得了。只要是男人,见了他很少有人能不感到自卑的,他简直完美到生来就是让男人羡慕嫉妒的。所以幸好你看不见,就不会到自惭形秽。」

  「他再好也跟我没关系,我干嘛要自惭形秽?」他谨慎地道。

  「哦,你忘了吗?那两张被你销毁的音乐会门票就是他送的。这位高元先生有个身分,是你不得不在意的。」她捣摀住他的嘴,不让他开口。径自道:

  「他是我的追求者,如果不是爱上你的话,我明年肯定就会冠上高太太的头衔。」

  当叶知耘将摀着他嘴的手移开时,沈如律并没有说话,即使他嘴巴是微微张开的。

  她哼笑,将搁在一边的大黑伞塞回他右手,然后扶起他,说道:

  「我告诉你啊沈如律,你想潇洒豁达的面对死亡尽管去,等你死后……算了,我干嘛等你死?你都不为我想了,我为什么要照顾你的心情让你一路好走?等你病入膏育不能下床、不能拥抱我亲吻我之后,我立马就跟高元约会去!」

  不理会沈如律的脸色已经变得青笋笋,她美丽的唇角噙着一抹邪恶的笑容,声音温柔而充满恶意,几乎是贴在他耳垂边说道:

  「这就叫──伤心人别有怀抱,是吧?沈老师,我没用错成语吧?你会祝福我的对吧?」

  「是吧」你个头!

  「对吧」你个大头鬼!

  就算沈如律是个胸襟如大海般宽阔的男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挑衅!死人都会给她气活!果然男人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忍头上有一顶绿帽子。

  「啊,可别让高元久等了。快跟我回病房,你好好躺着,看是要写个遗书还是陶醉在自己的伟大与豁达里来打发接下来的剩余时间。我就不打扰你了。」

  要不是手里这把大黑伞是特制的,超级结实耐用,此刻只怕早就被抓捏到变形了!

  沈如律一直觉得他永远不会有对女人生气或者找女人吵架的时候,更别说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了。

  现在他知道他错了!

  要不是他气到忘了回神,让那女人溜得太快,他早就抓着叶知耘狂摇,大吵特吵一番了。

  第12章(1)

  虽然不算真正交往过,不过……他这仍然算是……被甩了吧?

  高元与叶知耘简单谈完这阵子的转变时,虽然很是嫌弃眼前已经变冷、失去口感的咖啡,但实在需要做点什么动作来掩饰自己有些不自在的情绪,于是只好端起咖啡,将那不冷不热的咖啡给捏着鼻子喝下去。

  喝完之后,感觉更糟了。被甩的感觉让他被虐了心,难喝的咖啡又虐了他的身;他从来没有体会过尴尬的感觉,所以不确定自己此刻坐立难安的心情,是不是就是尴尬?总之,滋味实在一言难尽。

  他跟叶知耘之间完全还没开始,所以如今听她说她爱上了别的男人,其实并不觉得有被背叛的感觉;可是,他还是觉得不自在,有种隐隐的不甘心。想了好一会,就在叶知耘已经准备告辞时,他开口道:

  「能请妳回答我几个疑问吗?﹒」

  原本已经蓄势要起身,被他这么一问,只好再度坐好,摆出最端庄优雅的姿态,简直就是淑女养成的教科书,一点也不在意高元嘴角似乎微微抽搐了下。

  「请说。」然后目光似是不经意的扫过手腕上的表,委婉的提醒着她赶时间。

  「放心,不会耽误妳太多时间。」高元点头,表示明白。然后问道:

  「如果我猜测错误的话请妳包涵。那位……正在与妳交往的沈先生,似乎眼睛不太好?」他以很保留的语气说道。

  叶知耘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坦白道:

  「他脑子里有一颗肿瘤,已经压迫到视觉神经,所以他现在是失明状态。」

  这答案完全出乎高元的意料。他顿了顿,好一会才能又开口:

  「我很难以想象……妳会愿意跟这样条件的男人交往。」其实方才在听说对方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体育老师之后,心中就非常惊讶了。就算他对叶知耘这样的淑女不是特别了解,也知道沈如律这种男人基本上不应该会让她们看做交往对象。结果现在因为好奇心发作,多问了下,竟发现这男子的条件简直差到教人无法置信。

  富家千金爱上普通男人,可以接受。这种例子并不鲜见,人处在热恋中时,都是昏头的,与身分无关,甚至还会因为身分的差异而感到刺激极了。

  但是,爱上一个普通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罹患了重症,如今已经失去视力,这得有多强大的爱情魔力,才能让叶知耘执迷不悔至此?她不会是被下了什么迷魂咒了吧?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爱上一个男人,甚至没有在他发病时一走了之,仍然想牵着他的手,渴望他可以活下来,期盼能有奇迹出现。」她笑了笑,有些疲倦的揉了揉额角。

  刚才在花园那边的一场又哭又闹的撒泼,除了让她将这阵子累积的压力发泄出来之外,同时也让她筋疲力尽。如果可以,她此刻只想回家蒙头大睡。

  「恕我冒昧,但是我真不明白妳为什么放弃与我交往,而选择他?」就是这一点教他如鲠在喉,满心的意难平。

  「我也想不出理由。」她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在敷衍,又道:「至少,没有一条理由足以说服你。如果不是他发病,我还不知道自己会这样爱他,我以为我的感情很理智,但显然,我错了。」她的感情是疯狂的。

  高元没接腔,只在等一个答案。

  所以她想了一下,接着道:

  「我说不出他有什么比你好的地方。我想,你不是输给了他,而是输给了……时间,以及,你带着龙大师出国这件事,让我下定了决心。我们没有缘分,我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缘分。」

  高元终于恍然,他道:

  「妳一直记得龙大师暗示妳身上有晦气,并且没有忘记龙大师要求我暂时远离妳的事,对吧?」

  她点头,一点也不介意让高元了解她记仇的真面目。

  「不管你信不信龙大师,总之,你确实出国了。当你离开的时候,沈如律正好走进我的心,然后,我就爱上他了。」当然,她不想告诉他,他这个很好命很有福气、可以帮人消灾解厄的高元避着她这个「晦气」离开了;而那个命不好、运也很烂的沈如律却是一再的救了她,从不考虑什么叫量力而为。晦气这种东西,若不能化解,就只能转移;她想,如果她确实有晦气,大概全都跑到沈如律身上了……

  如果沈如律不认识她,或许就没机会帮他家老祖宗找到孩子;那么一来,那位老祖宗就会好好的待在他脑子里,让他健健康康活到百岁。可惜他偏偏认识了她,还跟她交往起来,所以就被她的「晦气」给害了。

  原本……在找到那个婴灵时,她心中还沾沾自喜了一下,觉得自己定然是沈如律的福星,不然怎么会这样容易就找到那孩子?既然他们帮沈家老祖宗找到了孩子,这么大的恩情,怎么说也该报答一下吧?至少把沈如律脑子里的肿瘤处理掉。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