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浅草茉莉 > 奴役天子(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奴役天子(上)目录  下一页


奴役天子(上) page 23 作者:浅草茉莉

   
  她完全明白他内心的苦闷与挣扎,可这就是他得面对的情势,江山与她,是男儿就该清楚孰重孰轻。

  咚!正当她陷入苦楚的思绪时,不知由哪冒出的小家伙撞上了她的腿,见小家伙即将扑倒在地,她赶忙抱住他的身子,免得他跌跤。

  “六皇子!您还好吧?”瞧清抢救在怀里的孩儿面容后,她吃惊的问。

  才四岁不到的直璇显然也受惊了,竟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六弟,你怎么一个人在宫里奔跑,照顾你的嬷嬷们呢?”丰钰也停下脚步,讶异的回头。

  “启禀太子,奴婢们在这儿。”一群宫人仓惶出现。“让小主子冲撞太子,还请太子饶恕奴婢们照顾不周之罪。”一群宫人惶恐的跪地请罪。

  “都起——”

  “璇儿!”

  丰钰正要宫人们都起身,远处突然奔来一道窈窕的人影,后头还有一票宫女跟着。

  她便是六皇子的母亲,目前最受皇上宠爱的珍淑妃。

  皇帝三个月前骤然昏厥时,便是在她面前发生的。

  “下官见过娘娘。”一见她,高月立即屈膝。

  珍淑妃抱回直璇后,匆匆对她颔了首,直接又转向丰钰行礼。

  她年方二十三,仅仅大太子两岁,但论身份却是长辈,可是在宫里,太子的地位除了皇后以外,凌驾于其他众人,所以她必须向他见礼。

  两人一来一往见过礼后,珍淑妃见照顾直璇的宫人全跪着,立即讶异的问道:“可是璇儿不小心冲撞了太子?”

  丰钰含笑摇头。“没有,六弟只是撞上了高女官,小家伙还差点跌跤了,是高女官救了他。”他接着示意地上的宫人们起来,不用跪着了。

  宫人们这才谢恩的爬起退至一旁。

  “多谢高女官了。”珍淑妃侧首道谢。

  高月连连摇手,不敢居功。

  “太子见谅,璇儿方才砸坏皇上最喜爱的玉器,自知闯祸了,这才冲出来,其他人追他都来不及,这孩子真是该打!”她嘴里说着,但那眼神分明是饱含宠爱,哪打得下自己的爱儿。

  “六弟还小,娘娘不用对他这般严苛,况且父皇最疼他,你若真打了,父皇还不心疼吗?”丰钰说。

  这话说得她脸都红了。“太子说这什么话,皇上哪最疼他了?在皇上心里,最在意的还是太子。”

  他淡笑未接口,他们本来就少接触,因此寒喧两句她就带着直璇匆匆离去了。

  她走后,丰钰目光不自觉变深,不哓得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高月轻咳两声才招回他的思绪。

  经直璇这么一闹,他见她眼泪没了,愁绪还在,不由得长叹一声,心疼不己。

  第9章(1)

  一早,丰钰带着打石进宫探望皇上的病情,这三年来他上哪都携着她,这次却没带上她,高月心知为什么,是不愿让她再见到皇上对他的逼婚。

  她瞧着外头的天色已近晌午,却不确定他是否会回来用膳,但她还是命人准备着,以防他出现喊饿。

  皇上身子益发不好了,昏厥的次数也逐渐增加,皇后与丰钰都忧心不己,就怕他撑不住了……

  而她何尝不忧虑,丰钰坚持不愿娶刘洁儿之事已触怒龙颜,连刘家人都倍感羞愤,已放话不愿意支持太子。

  然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申璟的同母妹妹在这时候嫁给掌有京城禁军大权的将领,这代表于申璟的势力已深入京城禁军,若皇上在此时倒下,以现今的情势,丰钰想顺利登基,比先前更危险十倍。

  太子会这么坚持不接受刘洁儿,她是罪魁祸首,因为她,所以他宁可让自己处境艰难,也绝不负她。

  她眉头深锁,想要劝他,但又不知如何劝起。

  她抗拒了他很久,就是不愿意面对今日她不想与人争夫,所以不肯接受他,可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执意要她,而他也明白,只要他一旦成亲,她便会离开,所以他才不愿意放手,不接受刘洁儿。

  难道要她说出她愿意做小这种谎话,来骗他暂且接受刘洁儿吗?

  非得这样才行吗……

  “高女官,尚书府的千金刘洁儿持着皇后的手谕来见太子。”宫人来禀,打断了她的思绪。

  “刘洁儿来了?”她霍地由椅子上跃起。那女人竟然来到东宫了!“可是太子目前人不在——”她莫名有些心慌。

  宫人见一向稳重的她难得出现不知所措的模样,赶紧道:“奴婢已经告知刘小姐了,但她手上有皇后手谕,奴婢不敢擅自接下,还请高女官出面接旨。”

  她努力镇定下来,不禁懊恼起自己怎么一听见刘洁儿到人就乱了。“好的,刘小姐被安顿在哪?”

  “在东阁。”

  “好,我这就过去。”她很快的整理了一下仪容,才举步往东阁走去。

  东阁是东宫用来接待宾客之所,那千娇百媚的高傲身影就立在阁里。

  高月带着一抹复杂的心情走进去。“下官见过刘小姐。”

  刘洁儿见是她,向前走了两步,面色略微不悦。“是你来接皇后手谕?”

  “是的,太子不在,只好由下官出面代接。”

  “你不过是个九品女官,何以代表东宫?”明显瞧不起她的身份。

  她这气焰颇教高月不舒服,但还是不卑不亢的道:“高月虽品阶不高,但蒙太子信任,得以全权处理东宫的大小事。”

  她出现了惊讶的表情。“你是说,太子将东宫交由你管理?”

  “正是。”高月宠辱不惊的颔首。

  这让刘洁儿暂时压下高傲的气焰,东宫女官得宠之事她早已听闻,但高月毕竟只是女官,并非太子妃嫔,所以就算再怎么受宠她也不放在心上,还想着将来自己若成为东宫正妃,说不定可以将之拉拢,为己所用。

  可这会儿她竟掌有东宫大权,又想起去年夜宴太子与她表现亲昵,这让她不得不有所怀疑,对于太子来说,高月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官而已吗?她手中捏着皇后手谕,一股醋意与警觉油然而生。

  皇后要她送来手谕,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让她来见太子,可不巧他不在,太子去见皇上,皇后不应该不知道,所以皇后这是刻意让她来会会这名女官的……

  莫非太子之所以拒婚,与她有关?

  “好,皇后的手谕你可要接好了。”她傲然的取出手谕要交给她。

  高月立即伸出双手要接过,但就在她即将触碰到前,刘洁儿手松开,手谕就这么落地了。

  她一愣。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丢弃皇后的手谕,该当何罪?”刘洁儿倏地出声喝斥。

  她神色一沉。这女人为何要故意陷害她?

  “刘小姐,是你松手手谕才掉落的,怎会是我丢弃?”她沉声道。

  “你胡说,竟敢污蔑本小姐,我们到皇后那去说分明!”

  高月愣住。找皇后?皇后已觉得丰钰拒婚是受她影响,对她极为不满,这时去找她,不是正好让她可以拿这事将她除去……看着掉落地上的手谕,她心中顿时雪亮。皇后就是要她这么做!

  刘洁儿拉住她的手腕。“走,咱们见皇后去!”

  她甩开她的手。“这事等太子回来再说。”她不能单独去见皇后,这也是丰钰的交代。

  只要她坚持下与刘洁儿离开,这里是东宫,她也不能拿她如何的,她打定主意等丰钰回来解决这事。

  刘洁儿冷笑。“别以为你不肯跟我去见皇后,我就奈何不了你,我这就即刻去向皇后禀报这事,让她亲自派人来拿你!”

  说完她转身就走,但行到了门口却猛地顿住脚步——

  “二……二皇子!”她惊呼。

  高月听见倏然转身,见申璟竟站在门边挡住刘洁儿。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