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良婿恶名在外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良婿恶名在外目录  下一页


良婿恶名在外 page 15 作者:香弥

   
  见女儿拉着舒长贞嘀嘀咕咕的也不知说什么,明熹德皱眉喝道:「芸秀,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们的面说?」

  舒长贞没理会明芸秀的话,抬起脸来,一脸迟疑,似是在犹豫着该不该说出来。

  见他这般神情,明熹德沉下脸道:「有话就说,为何吞吞吐吐的?」

  舒长贞一脸为难道:「这事涉及明姑娘的闺誉,我不知当不当说。」

  闺誉?芸秀眼皮一跳,他竟真想当着她爹的面说那件事?

  她情急的想阻止他,「舒二公子,你帮了我,还一路送我回来,我很感激,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可得拿捏好分寸。」要是真让爹知道她亲了他的事,她非被爹给打死不可。

  舒长贞摆出一脸端方的模样,肃声说道:「明姑娘,这件事虽然只有你知我知,倘若不说,也许能瞒得了人,但欺不了天地。」

  听他这么说,彷佛真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明熹德更是非得弄个明白不可,板起脸来呵斥女儿,「芸秀,你给我站到一边去,让他说。」

  明侑远见状,担心真与妹妹的闺誉有关,连忙挥手让在厅里候着的管家和下人全都出去。

  明芸秀在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心里把舒长贞给骂死了,这人突然摆出一副正直的嘴脸来,是存心想害死她吗?

  她拼命在一旁用眼神狠狠的谴责他,舒长贞却视若无睹,启口道:「明大人、侑远兄,事情是这样,那一日我们返京的途中,行经虎阳山时遇上了大雨,一旁的山壁上突然滚落无数泥石,撞翻了明姑娘所坐的马车……」

  听到这里,明侑远急忙望向自家妹妹,「芸秀可有伤着?」

  见舒长贞要说的原来是这件事,明芸秀眨了眨瞪得发酸的眼睛,轻吐了口气,摇头表示,「我没事。」

  舒长贞似笑非笑的瞟明芸秀一眼,而后继续说道:「我见情势危急,冒险翻进了马车里,想救出明姑娘,却来不及了,那些落下的泥石汹涌的淹没了马车,我和明姑娘因此被困在马车里出不来。马车被大量的泥石给压垮,车内挤得无处容身,我不得已只好抱着明姑娘躺在一块,等候我的随从挖开泥石将我和明姑娘给救出去。」

  第五章  上门求娶(2)

  听完事情的经过,明熹德面沉如水,一时之间沉默着没有出声。

  按理,舒长贞也算救了女儿,但两人却因此抱在一块,这已逾越了男女分际。

  但若让他谴责舒长贞轻薄了女儿,他又开不了口,他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当时情势危急,舒长贞能不顾自身安危去救女儿已是不易,后来被困在马车里,更是被形势所迫。

  可若要他将此事轻轻揭过,当什么都没发生,以他的禀性是决计无法如此自欺欺人的。

  明侑远也拢起了眉头,他并不像父亲那般耿直,很快便明白过来,舒长贞特意向他们提这件事,只怕另有所图。

  「多谢舒二公子奋不顾身救了芸秀,虽然因此有些逾矩,但那也是逼不得已,此事不如……」他想把此事带过,但舒长贞可不想让他如愿。

  舒长贞特意派人回来散布那些消息,为的就是让明家先知晓明芸秀与秦家的婚事出了差错,而后再亲自前来,把他和明芸秀的事给落实了,让明家除了把她嫁给他之外,别无选择。

  舒长贞开口前含情脉脉的凝视着明芸秀,彷佛在看此生挚爱之人。

  那深情的眼神把明芸秀看得鸡皮疙瘩爬满手臂,她嘴角微微一抽,顿时明白过来舒长贞刚才说那番话的用意了。

  她是曾答应嫁给他,但她能不能顺利嫁他,关键在她爹那儿,他这是想让爹同意他们的婚事,所以这会儿才会在爹和大哥跟前表露出对她情深意重的模样。

  她的心情复杂难言,为了求娶她,他不惜装出这副模样来,但天知道,她多希望此时的他不是装的,而是出自真心实意。

  舒长贞接着看向明熹徳与明侑远,躬身一揖,「明大人、侑远兄,不瞒两位,经过此次,我与明姑娘于患难之中生了情,小侄不才,想向明大人求娶明姑娘为妻,还望明大人成全我俩。」

  明熹德万万没料到舒长贞竟然会向他求娶女儿,一时之间愣住了。

  明侑远一怔之后,目光锐利的瞪他一眼,接着睇向自家妹妹求证,「芸秀,他说的可是真的,你与他因此而两情相悦?」

  明侑远这么一问,明熹德与舒长贞同时朝她看过来,明芸秀紧张的抿了抿唇,「我……」她可不认为舒长贞心悦于她,她不想欺骗爹和大哥,又碍于先前已亲口答应舒长贞要嫁给他之事,倒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他……说的都是真的。」丢下这句话后,她赧然的掩着脸,佯作娇羞的跑了出去。至于舒长贞要怎么说服父亲将她嫁给他,那便是他的事了,她没当着爹和大哥的面戳穿他的谎言,已是仁至义尽。

  「这舒长贞对父母不孝,殴打兄弟,凌虐下人,生性残暴,你怎么能给这样的人?」

  「听说他还迷恋一个青楼姑娘,非她不娶,所以才会直到现在都还没成亲,他突然说要娶你,说不定没安什么好心眼。」

  「可不是,你可别被他给骗了,先前卫国公府几次为他定了亲事,那几户人家最后都被他给整得凄惨,吓得退了亲,这样的人你怎么能嫁?」

  听说明芸秀回来了,梅氏欢喜的领着两个女儿过来她住的小院看她,才叙了几句话,就听她说起舒长贞要娶她的事,母女三人着急地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

  明芸秀慢条斯理的喝着热茶,因嘴角上翘,不笑也带着微微的笑意,待她们三人连番说完后,才温声回了句,「姨娘、妹妹,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你知道还想嫁给他!」梅氏脸上透着一抹焦急。

  明芸秀无奈的叹了口气,老实告诉打小疼爱她的姨娘,「不是我想嫁给他,是他想娶我。」

  明芸湘惊讶的瞪大眼,「大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三姊妹里她年纪最小,模样生得娇美可人,今年才十四岁,向来心直口快,藏不住话。

  明芸秀抬手敲了下小妹的脑袋,笑嗔道:「你这小丫头瞧不起你大姊啊,我虽然称不上绝色,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他倾慕我想娶我有什么不可能?」说完,她刻意抬起下巴,摆出一脸冷傲的模样。

  明芸湘揉着脑门,很不赏脸的泼了她一盆冷水,「可我听人家说,那位听雨姑娘才色双全,清丽绝俗,那性子还柔得像水似的。」

  已十五岁的明芸昭性子沉稳,清丽的面容总是十分淡然,不像大姊与小妹常带着笑意,思忖后道:「他会不会是存欺骗大姊的感情,想诓你嫁给他?」

  「他欺骗大姊的感情,对他有什么好处?」明芸湘纳闷的提出疑问。

  「听说舒长贞这人脾气阴晴不定,也许他一时来了兴致,才想骗大姊来取乐。」明芸昭臆测道:「也或许他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

  明芸秀看着自家二妹,暗自称赞了声,还真让芸昭给猜对了,他娶她确实是另有目的,是想让她替他把那心尖上的人给娶进国公府,但这种事她没打算告诉家人,省得她们替她担忧。

  这时,送走舒长贞的明侑远走进来,来到门前正好听见明芸昭的话,他跨进门坎,说道:「现下的问题已不是舒长贞是不是虚情假意欺骗芸秀了。」

  「那是什么?」明芸湘不明所以的问。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