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忽若镜(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忽若镜(上)目录  下一页


忽若镜(上) page 4 作者:煓梓

   
  闵斯珣嘴角挂着笑意,看着闵斯琳疾如风,快如闪电的背影,心想她真是活力充沛,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那么有朝气。

  身为一个大哥,其实是很辛苦的,不只要洞悉妹妹的个性,还要顺着她的性子陪她玩,比如:没事和她抬杠刺激她,让她更具出外寻宝的动力。

  因为那个时候的琳儿最美,整个人宛如镀上了一层金子闪闪发光,他娇艳的娘子比不上她,英烨那玉人儿般的媳妇比不上她,仙女下凡来也比不上她,天地间只有她最美,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第2章(1)

  尽管闵斯琳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古家位于魏家胡同的小锁店,她还是迟到了,像匹用尽力气的老马般气喘吁吁。

  “对、对不起,没、没赶上时间。”她手撑在古家破落的门板上,频频道歉。

  “没关系,就迟了那么一下下,坐下来歇会儿吧!”反倒是燕千寻老神在在,不但没责怪她迟到,还体贴地端了一壶冷茶给她喝,和对待自己的女婿,有如天壤之别。

  闵斯琳闻言绽开笑容,高高兴兴地走到燕千寻身边的椅子坐下,这就是人缘好坏的差别,同样都是入门弟子,师父就是比较疼她。

  “对了,上回去扬州寻宝的时候,我瞧见有人卖这个,特地给您带回来。”闵斯琳从小布包里面,取出一叠各式各样的剪纸,其中有花、鸟、鱼、蝶,每一张都生动活泼,充满生活的情趣。

  “你真的帮我把‘剪花样子’带回来了,谢谢你啊,琳儿。”燕千寻全家曾经在扬州住过一阵子,对那儿的风情念念不忘,连话都说得道地。

  “哪儿的话,师父。就恨我的肩膀担不了千斤重,没法儿担太多,可以的话,真想把整间店的‘剪花样子’带回来给您呢!”闵斯琳嘴甜,尽说些窝心话体贴燕千寻,难怪受疼。

  燕千寻笑呵呵地把整叠的剪纸收下,对闵斯琳这个她最疼爱的徒弟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打蛇打七寸,她每一寸每一分力道都能精准打进人们的心坎里,莫怪生意做得好了。

  “看你的样子,一定又从皇甫渊手里抢了什么好东西回来。”燕千寻一边瞧闵斯琳的表情一边猜测,果然也没猜错。

  “您怎么知道?”好厉害,不愧是师父。

  “你脸上有写啊!”不是她厉害,是她的表情太明显,随便一眼就可以瞧得出来。“每回你要是抢赢了皇甫渊,脸上总是容光焕发,模样特别好看。”像尊镀了金的菩萨,闪闪发光。

  “真的吗?我倒没察觉呢!”经燕千寻这么一说,闵斯琳摸摸自个儿的脸,发现热热的,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儿。

  “不过,就像师父您说的,从他手中抢走宝物的感觉真的很痛快,我到现在还飘飘然呢!”第五十件,呵呵。

  “媚儿要是有你一半干劲儿,我就不必愁了。”别人家的女儿勤奋上进,自己的女儿却像条大懒虫,光会玩,唉!

  “大嫂很可爱呀!”闵斯琳帮古芸媚辩解。“我们很合得来,两个人尤其爱玩……不过现在她也没办法同我游山玩水,再过些时候,她就要临盆了吧?”

  “据大夫推测,大概还要一个月,我真怕她会搞丢孩子。”这个时候出事,可是会出人命的。

  燕千寻叹气。

  “大哥一定会将她照顾得很好,师父您不必担心。”天下父母心,闵斯琳明白燕千寻虽然嘴里老爱念古芸媚,心里其实很疼爱她,禁不起她有半点闪失。

  “我才不担心。”她女婿自然会把她女儿盯得死死的,她有什么好操心的?“我只是替媚儿可怜,不能到处跑一定很痛苦,不过话说回来,当初我怀媚儿的时候也是这样熬过来的,现在轮到她了。”一代传一代,人生就是如此。

  “师父您一定很爱师爹,才会甘心为他放弃自由。”真正拜师学艺以后,闵斯琳才发现燕千寻是一个多特别的女人,但她最后却也走入婚姻,让闵斯琳觉得好奇。

  “现在看起来是如此,但是当初也不是那么顺利,我也是经过了好一番挣扎和波折,才发现自己爱上你师爹。”过程可是相当辛苦。

  “原来如此。”闵斯琳好羡慕燕千寻,不管她当初如何辛苦,至少她现在看来很幸福,可见师爹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不知道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闵斯琳闷声猜测道,难以想象自己陷入爱情的样子。

  “很难形容。”燕千寻笑呵呵。“现在回头看过程,时而酸甜,时而苦涩,好像人生什么情绪都在那个时候用上了。只是事后回想起来,会发现这一切都值得,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爱更可贵的事。”

  因为想要被爱所以付出,因为付出而痛苦,又因痛苦,对于接踵而来的喜悦感到格外珍惜,这就是爱情。

  关于爱情,坦白说闵斯琳并不是很了解,但世间男女似乎都愿意为这对她来说懵懂的感情前仆后继,这让她迷惑。

  “现在不懂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懂。”看穿她明亮眼神下的困扰,燕千寻拍拍闵斯琳的手,安慰她。

  “很多事情是要靠自己去体会的,尤其是爱情。”旁人说再多也没用,只是徒添迷惑。

  闵斯琳表面上点点头,内心其实一点儿都无法理解,天下人为何都为了一个“爱”字发疯?她的哥哥爱疯了,她的前任未婚夫也爱疯了,她周遭的人似乎都愿意为爱付出一切,只有她一个人懵懂无知,这令她焦虑。

  “对了,你爹没再给你找婆家吗?”相对于虚幻的爱情,燕千寻关心的是闵斯琳的终身大事,她也二十岁了吧!

  “婆家?”闵斯琳闻言噗哧一声,以为燕千寻在说笑。

  “谁还敢娶我为妻啊?”师父也太天真了。“自从上回我退了英烨哥的婚以后,大家就把我当疯子看,骂我胆大妄为,没个规矩。现在京城的世家子弟,只要一听见我的名字头皮就发麻,没人会想上门提亲。”所以呀,此生她恐怕只能天涯海角四处寻宝,反正她也不想受拘束。

  “但你是为了成全贺英烨和他媳妇才同意解除婚约的,这件事怎么可以怪到你头上?”燕千寻愤愤不平,舍不得她最疼的徒弟遭人误解。

  “话是这么说没错。”闵斯琳耸肩。“问题是知道内情的人不多,在外人眼里,先提起的人就是不对,大家不会去探究到底是谁负谁,只会责怪我玩过头,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不在乎。”谁要她给人的印象就是这么野,现在跳到黄河也洗不清,恐怕还会沾一身烂泥回来。

  “琳儿……”对于闵斯琳这个徒弟,燕千寻有说不出来的心疼,她虽然表面坚强,但内心其实很寂寞,是个孤独的孩子。

  “这才对,这才是真正的江湖气魄,为师的挺你!”燕千寻竖起大拇指,打从心里佩服闵斯琳的勇气,一般女子做不到她的潇洒。

  “谢谢师父。”闵斯琳笑开。“我也觉得自己挺适合混江湖的,比混商场痛快。”同样都是打打杀杀,商场厮杀的程度,可一点儿都不下于江湖,甚至更激烈。

  “说起来真令人感慨,我总共收了三个徒弟,结果你们兄妹两人都比媚儿学得好,莫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天分问题?”媚儿明显没天分……

  “咱们学得比她认真。”闵斯琳摇头,这和天分无关。

  “这倒是。”燕千寻叹气。“你们兄妹都是认真的人……说到天分,咱们是不是该开始练功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