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忽若镜(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忽若镜(上)目录  下一页


忽若镜(上) page 10 作者:煓梓

   
  所以,现在他们是夫妇。

  “咱们居然跑到汉朝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即使已经暂时度过危机,皇甫渊到现在还弄不清楚,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朝代,而且极有可能一辈子都解不开这个谜底。

  “别问我,我比你还莫名其妙。”闵靳琳的注意力全摆在房间的家具上,这些全是古物,倘若能带回明朝贩卖,肯定赚到翻。

  “彼此彼此,你以为我愿意吗?我巴不得甩了你。”更呕的是他还和闵斯琳一起回到这个见鬼的朝代,活生生就是折磨。

  “那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对于他的尖酸言论,闵斯琳不以为意,她比较担心的是今晚要怎么睡,偌大的房间,就这么一张矮榻。

  “这个时代的人筋骨一定普遍都不好,瞧瞧这床的长度,脚随便一伸就腾空。”光她的脚就已经超出床的长度,更何况是他?皇甫渊那浑小子最起码也比她高一颗头,他倒楣了他。

  “这个时候不应该烦恼床的长度吧!是不是该弄清楚现在的处境,再决定怎么办?”真受不了这个女人,正事不提,专管那些有的没有的。

  “能怎么办?”闵斯琳耸肩。“都已经来到这个朝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想办法回去喽!”

  “你说得轻松,又不是你被迫和一个讨厌的人共处一室,你当然无所谓。”他就是看不惯她轻佻的样子,完全不像淑女。

  “不好意思哦,皇甫公子。”闵斯琳不甘示弱地反驳。“当初我可没有邀请你来西安,更没有请你一起竞价,要不是你莫名其妙冒出来,硬要跟我抢铜镜,苏员外就不会要咱们念出镜背上的铭文,咱们就不会——”

  闵斯琳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自己说到重点,眼珠子倏然放大。

  皇甫渊的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也同样想起——

  “铭文!!”

  他们同一时间冲向摆在竹篮子上头的铜镜,两个人双手发抖,兴奋地说道。

  “对,咱们就是一起念了铭文,才来到这个该死的朝代,咱们只要按照原来的方式再做一遍就可以了。”

  两个人都渴望回到明代,谁也不想待在这个连张床都没有的鬼地方,特别是皇甫渊。

  “一起念。”

  “好。”

  一向不和的两人,这个时候可说是合作无间,一人一只手握着铜镜,开口念道。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匆独与余兮目成。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这是楚辞“九歌”中“少司命”其中的片段,优美柔媚丝丝入扣,完全表现出楚人的浪漫情怀。

  闵斯琳和皇甫渊可没空管它浪不浪漫,就算严肃到死,只要能够将他们带回原来的朝代,就是一首好歌词。

  他们以为念完铭文以后,铜镜会发光,会冒烟,他们会再经历一次周遭景色扭曲变形,可是没有!什么事都没发生,铜镜安安静静,连两人愤怒的身影都照不出来。

  “怎么会这样?”闵斯琳不信,直瞪着铜镜发呆。

  “再试一次。”皇甫渊用力抓住铜镜,不信它这么无情。

  “嗯。”闵斯琳用力点点头,两人于是再次发挥团队精神。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两人再试一次,镜子还是没反应,两人不信邪,试了又试。

  “呼呼!”

  直到两个人气喘吁吁,舌头打结喉咙干涸,再也没力气,闵斯琳才恨恨地嚷嚷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咱们真的注定被关在这个朝代一辈子,再也回不到大明国?”活脱脱就是一场恶梦。

  “这下子好了,真要困在这个见鬼的地方了。”皇甫渊靠在墙壁上叹气。

  “没有比和仇家一起被困住还更令人兴奋的事,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到没有话说。”想到必须和皇甫渊绑在一起,闵斯琳就有气,恨死老天爷开的玩笑。

  “你以为我喜欢和你这个野女人困在一起?”皇甫渊嘲讽地看着闵斯琳。“可以的话,我也巴不得离开你十里远。永远别再碰面。”

  “有本事你现在就滚,别只会啰哩叭嗦。”听了就烦。

  “我走了以后,你一定有办法回到明朝吗?”他是不介意离开,但没兴趣接受她的命令。

  “在你身边一样回不去,说不定没有你更方便,我可以利用美色勾引男人打听一些消息,你在我身边反而碍手碍脚。”况且他们对外宣称夫妇,更麻烦。

  “是啊,我在真的很不方便,就让你去利用美色好了!”听见闵斯琳这么说,皇甫渊火冒三丈当真要离开,才跨出第一步,想想不对劲脚又缩回来,决心不让她得逞。

  他要是就这么走了,岂不正中她的下怀?他又不是傻子。

  把自己的身子往榻上一丢,霸道地占据整张床,皇甫渊坚决不上当,看得闵斯琳莫名其妙。

  “你不是要离开,干嘛又不走了?”不仅不走,还死赖在床上。

  “我干嘛走?”皇甫渊一派轻松。“万一我走了以后,才发现非得和你在一起才能回到明朝,到时我要上哪儿找你,谁知道你到时候又会野到哪里去?”

  皇甫渊明着像在就事论事,暗地里却是在揶揄闵斯琳野,在外头的名声一团糟,闵斯琳不是傻子,立马就听出来了。

  这个没风度的死男人,大坏蛋!

  可恶的是都已经被他揶揄,闵斯琳还无法反驳,比起时下的女性,她是与众不同了些,也比较喜欢往外跑,但也还不至于到达“野”的地步吧?他凭什么这样说她?

  “难得你也有闭嘴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看来她也不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嘛!还是有廉耻心,懂得不好意思。

  “你干什么?”闵斯琳发誓她一定会找机会报复,绝不轻易放过他。

  “看也知道。”他用手遮嘴打哈欠,困了。“我要好好睡一顿觉,你别来吵我。”

  “睡觉?”他疯了不成。“这个时候应该出去打听消息,睡什么鬼觉,你到底还想不想回去?”

  “根本搞不清楚状况,要怎么打听?”他又打呵欠。“再说,我为了和你抢铜镜,从京城一路奔波到西安,早已经累坏了,当然得好好睡顿觉才行。”才有精神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喂,皇甫渊!”

  闵斯琳火冒三丈的叫皇甫渊,心想他不可能睡得着,泰半是想要气气她而已。

  “喂,起来了。”她伸手不自然地摇他的肩膀,才发现他竟然已经睡着,摇都摇不醒。

  太夸张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睡得了觉,是想存心气死她吗?

  闵斯琳极想随便拿个什么东西,从他的脸盖下去把他闷死算了,但随后想想,万一真的像他说的,非得两个人在一起才回得去,那可就亏大了,况且她也没必要为他犯下杀人罪。

  不过,真的就这样放过他吗?

  闵斯琳怎么想都不甘心。

  要不是他半路杀出来跟她抢铜镜,说不定她根本不会买那面铜镜,落得今日的下场。

  仇恨加怨念,使得闵斯琳格外手痒,她东找找,西翻翻,终于找到一样可以助她复仇的工具——枕头。

  “你死定了。”她二话不说,偷偷摸摸地跑到矮床边,屏住呼吸接近皇甫渊,小心移动他头下的木枕。

  “长得俊俏有什么用?心肠坏得要死。”闵斯琳用气音在皇甫渊耳边撂话,勉强算是同意坊间对他长相的评论,大家都说他是美男子,一点也不假。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