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决明 > 喜神与忧(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喜神与忧(下)目录  下一页


喜神与忧(下) page 27 作者:决明

   
  彩云那番赞赏,听来甜美,挑不出半分错处,若开喜仅是般老仙嬷,此时定也会点头如捣蒜,适时补上几句「没错没错,真是个好孩子,在家一定也很孝顺爹娘、友爱兄弟姐妹。」

  可惜,开喜不是一般老仙嬷,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本君背自己的女人回去,很值得夸奖吗?」

  忧歌淡淡开口,懒得理踩一众仙婢的诧异,将开喜往背上一摁扣,直接带走。

  已走出一段距离,开喜才记得要数落他:「你怎么这样说?她们等会儿四处去胡说怎么办?!」

  虽说是数落,她骂来却无气势,无法否认……他方才的回复,教人如浸甜蜜,滚了一身糖浆,害她失神傻在当场,任他胡来。

  「她们四处去说更好,省得你胡思乱想,总担心被当成我祖母,有谁误解,直接纠正便是。」

  「我怕你被旁人笑话嘛……」她下巴抵在他肩上,咕哝说。

  「有何可笑话?笑你傻到舍弃年轻容貌,只为拯救我解脱世世重复的命运?笑你不顾生命安危,替魔境带来真正的日月?」

  「……怕人家笑你古怪,美人不爱,爱老人。」交叠在他胸前的手,把玩他颈上银链,摇曳得叮当作响。

  「只要是你,什么模样我都爱。」

  开喜本有些感动,被他的回答甜滋了心,摆在心上反复吟味,越念,越觉似曾相识……

  「……这句有点熟悉耶,你从哪本书上抄来的吧?」

  「谁叫我的喜神天尊成好这一味,本君也只能参考别人是怎么回话。」

  「拾人牙慧、了无新意、毫无主见,这叫抄袭!」她控诉他。

  「那我下一句也是抄来的,喜神天尊应该是不太爱听,什么我爱你我要你我不能没有你,不说也罢,省得喜神天尊嫌烦。」

  她一听大惊,环在他颈上的双手追加力道,挥舞着仙桃嚷:「不行!我要听!你说给我听!」

  「说什么?」他故意佯装不知。

  「说我爱你我要你我不能没有你——」

  「果然听来舒心悦耳。」他笑。

  莫怪话本子里的主角,总难敌这几字魔力,举凡听毕,便是一阵心花怒放,他懂,他现在完全懂。

  开喜终于察觉自己上当,误中奸计,吵着要他连本带利还给她,要求甚是无理。

  已脱说出的话语,如何能还?

  即便真要还,他也不打算以言语来还。

  那十二个字,他准备付诸行动,身体力行。

  这整整一世。

  魔境之主,不喜绝色,独钟高龄老嬷的传言,不胫而走,传遍全仙界。

  闻者无不惊呼,上古魔族的审美观,果真异于一般人呐……

  终章  凡尘

  人间飞雪舞苍茫,风寒料峭,一地冰绡绿意,积雪未融,春季犹远。

  零淞染白树梢头,如披挂银裳,亦似满从雪色藤花盛开。

  今日,雪终于停了,隐蔽于浓云后方的日光,难得探出头来,洒落暖意。

  城民活动频繁,清扫口前及瓦上积雪,每人面上皆带笑,相互热络招呼。

  冷雾未散的远端长街,两道身影,缓缓步来。

  行至一半,高颀的那道蹲下身来,替娇小的那道,系紧围脖儿软毛,又确认包裹她的大氅,不透半丝寒风,才甘愿继续牵着她走。

  那是一幅好光景。

  高颀身影,属男子所有,他面若冠玉,姿颜俊美,此时眉目微敛,低低凝视,周遭万物皆不入其眸,眼中仅存娇小身影存在,视如珍宝。

  娇小身影,则是名精致俏娃儿,模样粉嫩可爱,一身衣裳皆是浅樱色泽,仿若春花初绽。

  两任不时低喁交谈,不时驻足赏景,说些什么倒听不真切,执手相牵之景,依然吸引路人目光。

  那两人,一是魔境之主忧歌,一是仙界喜神开喜,谈的,自然不属于凡间俗事。

  「你还是好好劝一劝狩夜……叔,拜师是天大之事,太草率决定,会悔恨终身。」开喜半张小脸蛋,淹没雪白云羊毛间。

  她一落在他掌间,被握得暖,舍不得抽回来,于是拿另一只颇空闲的手,轻扯围脖儿,不让云羊毛挠她鼻痒。

  「狩夜叔不是我能劝得动。」

  「好歹你像他儿子,儿子说老爹两句,天经地义嘛,而且你想想,万一他真认了破财当师父,我们俩的辈分,生生矮上一大截耶!」

  狩夜唤破财「师尊」,忧歌又是狩夜侄儿,崽子的身分瞬间提高数倍。

  她又得随了忧歌辈分,被迫改口叫狩夜一声「叔」,虽然很拗口,起码有起色。

  上回破财听见她喊「狩夜叔」,一时歪脑好奇,问她:「喜姨,你叫他狩夜叔,日后他喊我师师尊,那我该喊你什么?」

  这问题,可大可小可深可浅,可认真可随便,偏偏开喜将它看得又大又深又认真。

  自降辈分这种神事,她怎么想,怎么划不来,特吃亏呀!

  「尚未发生的事,操心何用?你怎么老去扯围脖儿?」忧歌再次停步,替她调整系绳,仔细围妥围好围满。

  「很痒嘛,而且我也不冷。」她又不是凡人,加上再一轮的十年光阴,仙元修复得差不多,冬冷夏热全与她无关。

  没错,开喜终于恢复原样,重现久违的青春年华,她简直得意猖狂,当几年的老妪,硬也要当几年小嫩娃,均衡一下。

  才会有这副八岁娃娃样的喜神下凡来。

  「脸都冻红了,还说不冷。」他只信自己双眼所见。

  她心里默默腹诽「怎不说是被你给闷红的?」,却乖乖任由他摆弄,替她整妥衣物保暖,比起围脖儿,回归原话题更紧要些。

  「我觉得狩夜……叔,看起来根本拒绝不了破财,当然要担心嘛。」

  「我也觉得。」忧歌附和她。没说的是,无论拜不拜师,那一老一小的好交情,亦不受影响。

  「说不定嘴里义正词严说「打赢我,我拜你为师」,直到了那一天,直接放水,这种事……狩夜叔不是干不出来!」她甚至怀疑,狩夜真的会这么干。

  他重新牵牢她,向前迈步,准备在这古城中,寻个歇脚处。

  离开仙界,两人不急于返回魔境,反倒流连人间,已经停留了一年。

  当年他孤身前来,半丝滋味也尝不到,她为洗刷他对凡间误解,特意旧地重游,一项一项,陪着他,再历一回。

  他们携手,走过许多地方。

  以花闻名的金雁城、热闹繁华的富裕南城、清澈川水环绕的铜鸩城、一掷千金,让他们半时辰赔光盘缠的豪赌镇、远至边疆,寸草不生的沙漠小穷镇……

  现在踏上的老古城,他曾来过,她问他好玩吗?他只答「无趣」,她又问他遇上啥新奇人事物,他思索许久才回「曾有人赠我一碗米浆粥」,她眼睛一亮问好喝吗?他沉默良久,终于给出答案,却仅是淡淡四字——不记得了。

  于是她坚持,一定要再走一次。

  忧歌短暂流离的思绪,重新回到开喜身上,听她仍细碎嘀咕「狩夜叔这样实在是不行呀,他低低一笑

  :「何不倒过来想,破财喊你喜姨,他收的徒儿,当不是也矮你一大截?辈分最长的狩夜叔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什么?」

  她脚步顿了顿,豁然轻快雀跃:「对耶!他师尊是我后辈,算一算他得喊我姨婆耶!」

  忧歌暗付:狩夜叔不可能喊你姨婆,别傻了,能两两相抵就很不错了。

  而面上仍挂笑意,不妨碍她勾勤美好远景。

  行经河中小桥,忧歌止步。

  不变的眼熟是致,教他略察四周,果真在街边看见米粥摊,只是顾摊之人,已非老婆婆,而是名清丽少女。

  距离他首次到此,再至初获开喜平安消息、痴痴在魔境望她归来、终是忍无可忍,主动请求赴会观星宴,最后寻得她,伴她在仙界十年休养,粗略算算,已有十六年光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