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相公真有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公真有心目录  下一页


相公真有心 page 3 作者:梅贝儿

   
  “你……要见我?”静玉来到桌前站定,满心内疚地睇着面容半隐在淡幽光线下的男人,心想不管他说出再难听的话,她都可以忍受。

  上官彻执着茶碗的手掌在半空中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地又恢复正常。“要喝什么茶?”那嗓音透着压抑,只是他不确定是在压抑感情还是怒意。

  “不用了,我不渴。”静玉垂下眸光,缓缓落坐。

  “如果妳是想扮可怜相来博取同情,我是不会再上第二次当的。”上官彻用着最冰冷的口气说道。

  静玉唇角微微一颤。“相公……”

  “妳早已不是我的妻子,没有资格这么叫我。”直到这一刻,上官彻才用正眼看她,不过目光里只有冷凛和鄙视。

  “是,我叫错了。”静玉这才体会到他有多恨她。

  上官彻看着眼前娇美柔弱的女子,原本还希望自己真的认错人,两人不过是长得像罢了,但是他的希望落空了,真的是她,是那个在他濒临生死关头之际,却弃他而去的小妻子。

  两年多前她嫁给他时才不过十七岁,就已经懂得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的道理,现在的她想必更胜一筹!上官彻提醒自己可不能再被她这楚楚动人的模样给蒙骗了。

  “我让福安找妳过来,只是要跟妳把话说明白,打从妳离开上官家的那一天起,我们便已形同陌路、毫不相干。”上官彻口气强硬地说。

  “即便我可以解释?”静玉语气涩然地说。

  “还要解释什么?以为我会再相信妳的谎言?”上官彻冷笑一声。“不!也许我该听听看妳还能编出什么可笑的理由来。”

  闻言,静玉的心一直往下坠,坠进了冻结的湖里,心失去了知觉,也感受不到半丝痛楚。

  “我懂了。”静玉知道就算说了也无济于事,已经挽回不了了。

  上官彻见她小脸一片惨白,不许自己有半点怜惜之心,他想狠狠伤害她,想让她也尝一尝自己的痛苦。“妳现在后悔了吧?那一夜妳们母女若没有离开,现在的妳还是上官家的少夫人。”

  “不,我一点都不后悔,若是再来一遍,我还是会走的。”静玉好轻好轻地开口,因为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

  “妳……”上官彻几乎要朝她大吼,想叫她马上滚,因为他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可恶的女人了。“既然这样,我和妳之间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我告辞了。”静玉涩涩一哂,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像是失了魂似的,静玉一步步地走出了“天泉茶楼”,外头的阳光再烈,也温暖不了她的心。

  童善堂位在安陵县内占地十亩的土地上,是由一位石姓白米商人在多年前捐钱买地创办的,都是收容一些被父母遗弃的婴孩,并且还支付薪俸请人来照顾养育。这里有前后院,除了供孩子们玩耍之外,也能自己种菜、养鸡,屋后还有间灶房,以及一口水井,住在这里的孩子们求得温饱外,也能得到不错的照顾。

  “干娘,我回来了。”静玉跨进大门门坎,就见傅大娘在院子里晒衣服,几个年纪较大的孩子在旁边玩耍。

  傅大娘才抖开手上的湿衣裳,瞥见义女神色不对,赶紧披在竹竿上,然后过去摸摸她的额头。“妳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这三天都在帮忙义诊太累了?还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可能是天气热,觉得有点头晕。”静玉随口笑说。

  “那妳快回房里歇一会儿。”傅大娘没有生下一儿半女,丈夫就过世了,所以对静玉这个义女自然是疼爱有加。

  静玉摇了摇螓首。“没关系,我来帮忙……”

  “听干娘的话,快点进去。”傅大娘板起脸,佯装生气的样子,不然她这个义女可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是,干娘,那我先进去躺一会儿再来帮忙。”静玉也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真怕自己就这么掉下泪来。

  她拖着疲累的步伐进了房里,不过心里的倦意比身体的劳累还要严重,原来她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相公能听听她的解释,能明白她的苦衷,但看来是不可能了,其实她并不奢望能再踏进上官家的大门,因为等他们知道“真相”之后,肯定更不愿再接纳她了……

  “娘,都是我!都是我害了他们……”

  “静玉,这不关妳的事——”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就因为我是断掌,注定会克夫,相公才会遇上这种祸事,都是我的错……”

  “不是这样的……”

  “如果我没有嫁进来就好了……”

  “妳不要这么想,这真的不是妳的错……”

  “只要我离开上官家,说不定就可以救相公一命,只要他们能活着,什么事我都愿意做。”

  “静玉……”

  “娘,我们走吧,走得愈远愈好……”

  静玉泪水盈眶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掌心,很生气的用左手的拇指拚命地搓揉,恨不得它能就此消失不见,就因为这道深刻的掌纹切断了她和相公的姻缘,让她只能选择黯然离开,还被相公这么恨着。

  “相公……”她打小就知道自己在还没出生之前就已经许了人家,虽然双方家世悬殊,不过上官家毫不介意,坚持要履行婚约。

  直到洞房花烛夜那天晚上,她与上官彻才第一次见面,他不只有着英俊伟岸的外表,还很有耐心的先跟她说说话,聊些小时候和弟弟之间的趣事给她听,好抚平她对行周公之礼的不安和紧张,见他用宠爱的目光看着自己,就让她觉得好幸福。

  她从来没想过这世上有这么温柔体贴的男人,而且还是她的相公,让她在短短三天之内就将心毫无保留地给了他,那一刻她很高兴听了娘的话,隐瞒了自己断掌的事实,因为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相公,想跟相公做一辈子的夫妻,再也不分开,可是这样的幸福却只维持短短的三天就破碎了。

  “对不起……相公……”只要相公能平安活着就够了,她低喃着,昏沉沉睡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静玉是被婴孩的哭声给吵醒,这才注意到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赶紧下床,走到另一间房去。

  “吵到妳了?”傅大娘哄着哇哇大哭的婴孩。

  “是二宝在哭吗?”对于每个孩子的哭声,静玉已经很熟悉,一下子就分辨得出是谁。“我抱他到外头去,免得其它孩子也跟着哭了。”

  待傅大娘将二宝交给静玉,静玉便将他抱到外头的院子里,嘴里软软地哄着。“二宝乖,不要哭了……你快看,今晚的月亮好圆好美……”

  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真的听懂静玉的话,二宝看着她,抽噎了几声,然后闭上眼睛睡着了。

  静玉睇着偎在胸口的小小脸蛋,目光透着母爱,想着她若也能帮相公生个孩子那该有多好,可是这辈子只怕是不可能了。

  第2章(1)

  五日后——

  “大哥,我一定要跟你去茶庄吗?”今年十九岁的上官或垂头丧气的跟在上官彻身后,他宁可每天练功蹲马步,也不想对着茶叶发呆,他永远搞不清楚它们叫什么,又是如何分辨。

  上官彻不容转圜地说:“你是上官家的人,就得要学。”

  “我要是学得会就好了。”上官或知道自己不像大哥和二哥那么聪明、有能力,所以不要寄望他将来继承家业。

  “只要你能多点耐心,一定可以学会的。”上官彻决定从今天开始,要好好鞭策这个么弟,不能让他再这样每天无所事事下去。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