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雨凉 > 来不及做前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来不及做前妻目录  下一页


来不及做前妻 page 20 作者:季雨凉

   
  “请一个帮佣?”谭亦秋侧头瞪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家事做得太差?”

  郝仁说:“我只是觉得你不一定非要会做家事,你是我妻子,又不是帮佣。”

  谭亦秋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点,但还是很倔,“做家事本来就是妻子该做的。”

  她的执着令郝仁很头疼,他一想到那个不知道被她塞了什么的吸尘器,和那一桶粉色的衣服就觉得前途堪忧,于是忍不住咕哝了几句。

  谭亦秋见他这样子,不禁狐疑地看着他,“你好像很不喜欢我做家事?怎么了,我做得有这么差吗?”

  郝仁搂着她的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滑了滑。

  谭亦秋伸手拍他,“我一定会把家事做好让你看看的,你等着,我再去找事情做。”

  郝仁连忙用力地搂住她,谭亦秋呕气挣扎着,“你放开我,郝狗熊!”

  放了手她又要去搞破坏,郝仁今天就打定主意不让她再做家事了,于是眼珠一转,他忽然腰一弯,把手伸到谭亦秋的腿下,接着把她打横抱起。

  谭亦秋低呼了一声,下意识地搂住他的脖子,然后小腿乱踢,“你干什么?”话刚出口,她就觉得自己身子一沉,接着又抬了起来。

  郝仁抱着她往卧室走,谭亦秋的身子一直都一沉一抬的。

  谭亦秋忍不住道:“抱就抱,你这是干什么?”

  郝仁无奈地看她一眼,有些懊恼,“你还指望一个瘸子能四平八稳地抱着你?”

  谭亦秋不说话了。

  郝仁现在虽然不再用拐杖,但脚还有些跛,抱着她难免会走路不稳。

  于是原本应该很浪漫的一个公主抱,硬是让他演绎成了瘸子抱老婆,原本不断挣扎的谭亦秋有些哭笑不得,然而等她回过神之后,她已经被扔到大床上了。

  看来郝仁这一身的伤不仅会打扰甜蜜的气氛,连争吵的气氛都能破坏。

  谭亦秋迅速从床上爬起来跪坐着,“你要干什么?”

  郝仁真的很想说干你,但又怕这样子会显得他太粗鲁,于是他一面思考,一面开始脱衣服。

  谭亦秋不解地看着他,然后说:“现在是下午两点钟。”

  但郝仁在转眼间已经把自己脱光光了。

  谭亦秋有些错愕,“你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郝仁耸肩,“希望一会你不会这样称赞我的速度。”

  谭亦秋脸一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已经被郝仁扑倒了,她尖叫了一声,感觉到郝仁已经开始对自己上下其手,他粗糙的大手开始脱她的衣服,偶尔不经意的滑过她的肌肤,惹得她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郝仁觉得她笑得很奇怪,一面脱她的衣服一面说:“对于这个即将开始的下午茶,你似乎充满期待哦?”

  “期……期待你个头。”谭亦秋不断去挡他的手,笑个不停,“是你搔到我的痒啦。”

  郝仁把她的内裤扯下来,然后扔到一边,“衣服已经脱光,下面该换个地方痒了。”

  谭亦秋脸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色啊?”

  郝仁动作停了停,认真地看了她一会,然后摇头说:“不行,完全把持不住。”

  说完嗷呜一声叫,俯首咬住了谭亦秋的唇,像恶狗看见了骨头似的,死命地啃咬了好一会,直到谭亦秋唇瓣殷红之后才松开口,转而对着其他部位开始新一轮的唇舌攻击。

  谭亦秋在他的上下其手下,很快就浑身瘫软下来,呼吸也逐渐变得紊乱……

  谭亦秋被他压在怀里,显得无比娇小,她半蜷着身子,在他臂弯里气喘吁吁地问:“你怎么忽然……”

  郝仁吻住她的唇,重重地亲吻了一会。

  等他停止之后,谭亦秋缓了会继续问:“你是不是……”

  用这种方式来阻止她做家事啊?

  但她还没问出口,郝仁就又吻了过去,顺带着把她的身子翻过去……

  谭亦秋蜷在他怀中,不得不承认这个姿势令她异常地激动,这种完全被保护的姿势,让她心口涨得很满。

  郝仁从后面搂着她,不断地亲吻着她的肩膀,“以后你想做家事时,我们就来做这个吧。”

  他忘情地去吻谭亦秋,将她迷乱的神色纳入眼底,接着愉悦地低声闷哼,一遍又一遍地去吻她的唇,低哑地说:“我会让你爱上‘做家事’的。”

  午后两点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卧室,床上男女的身躯久久都没有分开……

  在他们不知道换了第几个姿势时,谭亦秋忽然看着一处说:“你把我的内裤扔到灯上了……”

  郝仁无奈地凑上去封住她的唇,为什么在他们做这种事的时候,总要冒出各种影响气氛的因素呢?

  第9章(1)

  做完之后,他们又抱在一起睡了个午觉,谭亦秋始终被他圈在怀中,小鸟依人地靠着他。

  卧室里的冷气温度正好,郝仁的胸膛温暖而干燥,谭亦秋枕着他的胸膛,睡得格外香甜,她这才发觉自己似乎很喜欢被郝仁抱着,因为他太高大,所以每次都可以像抱小孩一样抱着她,从头到脚完全地兜在怀中。

  她醒来之后并没有立刻睁开眼,在他怀中窝了一会之后,她舒服地叹出一口气。

  虽然这很可能是郝仁阻止她继续做家事的手段,但谭亦秋还是气不起来。

  她忍不住抬起头,打量着郝仁的睡容,然后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划了划他的下巴,接着顺着下巴往下,一路从下巴到脖颈,她的手在他的喉结处画了个圈,继而又滑到他健硕的胸肌上。

  谭亦秋有些花痴地吞了吞口水,手指头一直在他的肌肉上划来划去,果然那些女人对郝仁发花痴也是有理由的。

  就在她忘乎所以地对郝仁动手动脚的时候……

  “你要是继续摸下去,我们的晚饭可能也会在床上吃。”

  谭亦秋迅速地把手缩回来。

  郝仁睁开眼,看着谭亦秋轻轻地笑出来,他的笑声低沉而醇厚,并且充满了宠溺,听得谭亦秋心都要融化了。

  郝仁勾过谭亦秋的下巴,忍不住吻了又吻,“我要上厕所,回来后我会继续装睡,你可以继续摸个够。”说完又吻了她几下,之后才翻身下床,走进卧室里的浴室。

  谭亦秋看了看浴室的门,片刻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伸懒腰的同时,唇角还附带了一抹大大的笑容。

  而在这时,被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谭亦秋瞄了一眼,接着爬过去拿过手机,滑动接听后贴到耳边接通,声音里还夹杂了一丝慵懒。

  电话是公司打来的,说有一个客户指名要见她,希望她可以赶过去一趟,只须占用她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

  谭亦秋有些不情愿,但对方说得诚恳,而且也只需要一个小时而已……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下床换衣服。

  郝仁走出浴室,看到只穿着内衣的谭亦秋正在衣帽间选衣服。

  他赤身裸体地倚靠在衣帽间旁边,环着手臂,将胸肌都挤了出来,“你要换衣服?”

  他想了想,然后贼兮兮地笑了起来,“护士装还是教师装啊?”

  谭亦秋抽空回头白了他一眼,“下流。”说完后她回过身拿出一件长裙,把公司找她的事说给郝仁听。

  郝仁顿时拧眉,“一定要现在去吗?”

  谭亦秋匆匆地套上长裙,接着从首饰盒里找出耳环戴上,“我一个小时后就会回来。”

  郝仁凑过去搂着她,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一个小时能做好多事,你就别去了,我们这么忙。”

  谭亦秋推开他的头,“我有正事,你别捣乱啦,乖乖的。”

  郝仁切了一声,又光着屁股跟在谭亦秋的身后走出衣帽间,看她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化妆,他也就没再捣乱,自己坐到床边,抽出床单裹在腰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