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2 作者:裘梦

   
  他们的目标是个高手中的高手,她有点想瞧瞧这个人了。

  当房门被一股大力从外面撞开,许吟秋端坐在床上,文风未动,只是隔着床帐瞧着那个一身青衣倒卧在血泊中的男子。

  杀手!

  青衣楼的黄羽,能动用到黄羽这个级别的绝对不容人小觑。

  许吟秋盯着青衣人的黄色腰带深思着。这是一淌浑水,她还是晕了吧。

  于是,她往后一仰倒在床上——吓晕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雨下了一夜,雨水也冲刷了一切。

  早晨推开窗子朝外看去时,清新怡然,一切美好得就像一幅画,就连昨儿夜里的动静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站在窗前默默的沉思一会,许吟秋转身拿起包袱拉开房门。

  两个人同时踏出房门,不约而同抬头看去,都怔了下。

  原来她住在自己对面。

  他竟然还没有离开客栈!

  青裳已换做白衣,益发衬得人如美玉,丰采翩然。

  昨晚,他掀开床帐看到她吓昏在床,今晨却不见她有丝毫异色。风霁云的目光闪了闪。看来,是他小看她了。

  她是真没料到有人会在跟人火并后还选择继续留下来。他就不怕青衣楼的杀手去而复返?或许,他是艺高人胆大吧。这样一想,许吟秋也就觉得顺理成章了。

  然后她惊异的看到他冲着她笑了笑,眼睛不由得眨了几眨。美男子冲着自己笑啊!她的心情顿时飞扬起来。

  「姑娘,早。」

  「早。」她有些呆呆的回应。

  他朝她点个头,迳自转身走人。

  许吟秋略带迷惑的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伸手按按鼓噪不休的胸口,定了定神,对自己说,镇定、镇定,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张长得过分好看的脸皮罢了,她能适应的。

  吸口气再慢慢吐出,她脚步轻快的走下楼。

  咦?他怎么还在店里?

  许吟秋看着倚在柜台前像是准备结帐,又像已经给了银子等掌柜找钱的男人。

  「姑娘要结帐?」

  这不是废话吗?她都背着包袱下来了,不走还会留下啊。

  「掌柜,结帐。」她没理他,掏出银子递给掌柜。

  「这是找您的钱,客官请收好。」掌柜递给她些碎银。

  她将钱放进腰间的钱袋,又拉紧东口。她从来都不会像那些财大气粗的江湖豪客一样,朝着店家大手一挥说一句「不用找了」,虽然那很过瘾,但是太浪费。

  抬脚出了客栈,毛驴已经被小二牵到门口,她直接走过去牵了。

  当看到风霁云跳上那辆马车的驾驶座时,她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真的是有钱就是爷,人家一个男人驾着一辆马车,能遮风能挡雨;她一个弱女子却只能骑着一头瘦弱的毛驴,遇到刮风下雨就凄惨无比。

  无数次想违背誓言去发财致富,可事到临头又总是强压下去。

  她还是太有良心了。许吟秋用一种哀伤的眼神看着毛驴,毛驴不耐烦的拿蹄子刨地,似乎还用眼白对着她,这让她更哀伤。

  连一头毛驴都在鄙视她了……

  风霁云又看了她一眼,嘴角不自觉的扬起。这个姑娘有点意思!手中马鞭一扬,马儿撒开四蹄朝前路奔去。

  果然,她还是长得太过不起眼了,如果换成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恐怕就不会是这样分道扬镳的下场。至少,以前她看了无数才子佳人的结识戏码,每次她都只能是一个看戏的路人。

  算了算了,伤春悲秋真是太不适合她了。许吟秋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收拾起心情跳上驴背,继续自己的旅途。

  出了小镇,有两条路、她犹豫了下便选了右边的,因为她想到男左女右。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似乎被麻烦缠上了。

  看着面前这个有些肥胖的男人,许吟秋无奈极了。

  她真的不认识什么月杀,可为什么最近找上她的人都拜托她替月杀接生意呢?

  月杀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杀手之一,据说跟青衣楼似乎不太对盘,常常明目张胆的挑战青衣楼的威信,抢了不只一门生意。最可恨的是,他抢的那几门生意都是用极低的价钱成交的,让青衣楼面子里子都受损。

  而青衣楼是武林中最负盛名的杀手组织,楼内杀手按赤、橙、黄、绿、青、蓝、紫分为七级,最低阶为紫衣杀手,江湖称之为紫羽。上次,她在客栈见到的就是名列前三的黄羽杀手。

  据说,以往想委托月杀都只能透过飞莺阁名下的武林万事通万先生接洽,但接与不接还要看月杀当下的心情。

  但,近来万事通放话江湖,月杀的接头人换了,而且月杀说了,只要是这个人接的委托,他照单全收。所以,许吟秋开始莫名其妙的被人捧着大把的金银找上门来。

  除了知道月杀是个杀手,她根本连他是男是女都不清楚,怎么替他接下委托,再找到他本人?

  「您一定是找错人了。」她极其诚恳的向人解释。

  「姑娘骑驴。」

  「嗯……」她要不要一会就把驴卖了,似乎月杀的那个接头人喜欢骑着驴到处晃,这种会让她陷入危险的坐骑还是换了的好。

  「姑娘很平凡。」

  「……」她要不要去易个容?一想到要在自己的脸上作文章,她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

  「姑娘姓许。」

  看来改名换姓也是誓在必行,为什么她什么坏事也没做,却要这样委曲求全?尤其,为什么月杀会知道她姓许?许吟秋的背上莫名的出了层冷汗。她行走江湖这么久,从来没有显露武功,除了住店打尖,也从未向人通报过姓名,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姑娘,我家老爷为官清廉,可惜却遭奸人所害,小人受夫人所托,变卖家产就是为了替老爷报仇。」

  「申雪冤屈似乎该是官府的责任。」她忍不住指出。

  「若非官官相护,我家夫人也不会出此下策。」

  「可是,这跟我实在没有关系啊。」许吟秋苦着脸说。

  「只要姑娘接了这门生意,我家老爷的血海深仇就得报。」

  「我根本不认识月杀。」她无奈极了。

  「许姑娘……」肥胖男子咚地跪倒在地。

  头一下大了起来。

  「你快起来。」

  「姑娘不答应,小人就不起来。」

  「我根本不可能答应呀。」他要她如何去找一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啊,这分明是强她所难嘛。

  「那小人就跪死在这里。」

  许吟秋很头疼。这个固执的胖子已经缠了她半个月,每次她甩掉他不久,他就很快的又找来,让她很好奇他究竟怎么办到的。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就是月杀的接头人?」她决定问个明白。

  「姑娘所有的特征都跟那个人很像。」

  「天下之大,相似之人何只千百。」

  「姑娘知道为什么小人每次都能这么快又找到姑娘吗?」咬咬牙,他决定说出那件事。

  「为什么?」

  「因为每次失了姑娘行踪后,很快就有人指示小人可以在哪里再找到您。」

  她终于明白了,看来那个暗中指示他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装神弄鬼的月杀。只是,既然他人就在暗处,为什么不肯自己接了这门生意呢?

  「其实,我是真的不认识月杀。」她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惹到那个月杀了,这样玩她。「不过,我倒觉得那个三番五次指示你的人,可能就是你要找的正主儿,所以下次你直接向他委托就好了。」

  「姑娘就当可怜可怜陈氏一门孤寡,接了这门生意吧。」他开始磕头,每一下都重重有声。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