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6 作者:裘梦

   
  她在吃醋!

  「快到中午了,收起摊子,我们吃饭去。」

  「饭钱你出吗?」她随口一问。

  「食宿全包,如何?」他笑言。

  「敬谢不敏。」既然不想跟他太过牵扯不清,还是远离为妙。况且,有他在身边,对她择婿是很大的挑战,她会忍下住将别人跟他做比较。

  这种情况必须得到改善,否则她极有可能嫁不出去。

  「你在躲我。」

  「对。」她直接承认。

  「……」他以为她至少会掩饰一下的,只可惜她有时坦率得让人尴尬。

  「你已经确定我没事了,所以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就好。」他会找她,应该只是想确认一下她的安全而已。这么说服着自己,心却因为这个想法而有些失落。在那一瞬间,她对自己过于平凡的外貌感到有些遗憾。

  「真绝情。」

  「你可以说得更过分一点。」

  「我明明说的是事实。」明明对他有意,甚至默许他的亲昵称呼,也很少避讳他的亲昵举止,却总是立场坚定的要跟他保持距离,她都不会觉得自相矛盾吗?

  许吟秋心里很纠结。理智一直提醒她这人是个麻烦,情感上在再次看到他时却又是开心的,感觉就像有两个小人在她的脑中互相拉扯,让她在中间摇摆不定。

  「烦!」

  「你在伤我的心。」

  「花心的男人也会伤心?」她很顺嘴的说了句,然后一脸错愕,有些不解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风霁云心中好笑,脸上却不敢露出半点戏谑之色。恼羞成怒的女人有时是很可怕的。于是,他一本正经地看着她道:「我自认品格操守是值得人信服的。」

  「那一定不包括我。」对他的人品完全没信心,当初是谁骗她成为合夥人的?

  「你真的确定不去吃饭?」

  「我很确定自己不想跟你一道去吃饭。」

  「那好吧。」

  什么意思?她困惑的看着他。

  「我叫酒楼把饭菜送过来好了。」

  那像什么话?她现在可是落魄帮人代写书信的穷秀才,他叫来一桌子酒菜摆上桌,她还怎么做生意?

  「其实,我也不介意偶尔让人请个一、两顿。」

  「那我们走吧。」他笑如春花绽放,让人眼前一亮。

  许吟秋的心不由自主的怦怦乱跳。她的自制力似乎越来越差了呢,真不是个好现象。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夜黑风高,投宿客栈还要小心飞来横祸。

  又见黄羽杀手!

  只是,这一次他们是冲着她而来。

  坐在桌上,轻啃着指甲,许吟秋一脸思索状,完全无视面前打得一片激烈的场面。

  做人真的可以这么过分喔!

  打斗中的风霁云几乎都后悔帮她出头了,现在他跟人在她面前打得如火如荼,她却像无事人一样在旁边看风景。

  仿佛理清所有的思绪,她放下轻啃的手指,在桌上盘膝坐正,清了清喉咙,慢条斯理的开口道:「我有个问题想请问一下你们。」

  「他们是杀手。」风霁云忍不住提醒她,他们才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如果我要请你们杀人,该找谁联系?」她置若罔闻,继续说。

  刀光剑影在刹那间停滞了下,在这种严肃时候说这话实在让人错愕。

  「秋儿。」风霁云无奈又好笑。

  「回答不了也没关系,」她非常的大度,「你们继续,我作壁上观。」

  哪有这样的事,明明她才是人家的目标好不好,他只是英雄救美罢了,虽然这个美人并不太感激他。

  「反正,他也算是青衣楼的目标嘛,你们就先解决他好了,我不急,可以慢慢等。」她记得他跟青衣楼的纠葛似乎尚未结束,即使他不是月杀。

  云淡风轻的口吻有时却非常有挑衅的效果,而青衣楼的人确定自己被挑衅了。

  风霁云非常自觉的跳出战圈,他认为既然敢挑战就要有应战的打算。

  不过,许吟秋跑得更快,几乎眨眼间就从敞开的窗户飞了出去,临去来了句,「好像有过路的夜行人,我去打个招呼。」

  房里的人尽皆无语。

  刺杀的主角跑掉了,杀手自然不可能留下来陪风霁云吃宵夜。

  如果不是房内损毁的桌椅与门窗证明,连他都要认为刚才应该什么也没发生。

  夏日的夜风带着闷热的气息从敞开的窗口灌入,桌上的烛火在风中摇曳不定,而房间原本的住客却犹如黄鹤一去不复返。

  风霁云索性就在她的床上躺下,被衾上仍残留着她身上的淡淡香味。自从发生慕容山庄事件后,她的身上总带着一股淡雅的梨花香,想来她是有所警觉的。

  杀手?

  他眼睛微眯。以她与世无争的性子,真要让人有除之而后快的动机,思来想去最有可能便是慕容嫣蓉的事,她应该也想到了,否则就不会有请杀手的戏谑之言。

  「你还在这里?」带些讶异的声音从窗边传来。

  风霁云微微一笑,「你还回来啊。」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至少今晚他们应该不会再来这家客栈,所以我有什么理由付了钱不住店呢?」

  「哦。」

  「这是我的房间。」她站到床前,打量着丝毫没有起身打算的男人。

  「我知道。」

  「可你现在躺在我的床上。」

  「我替你看门。」

  许吟秋下意识的吐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他计较,计较就上了他的当,「现在我回来了,所以你可以走了。」

  「万一他们去而复返呢?我不介意留下来帮你护卫。」

  她扯了扯嘴角,「但我介意有男人深夜留宿在我的房间。」

  「秋儿。」他低声唤她。

  楞了下,他柔软清雅的嗓音在昏暗的房内透出几丝诱惑,让她的心在瞬间漏跳了数拍。

  「什么事?」不自觉的,她的声音也柔软起来。

  「你不需要提防我的。」他梦呓般的轻语,伸手将她拉倒在床上,压在自己的身上。

  不需要?许吟秋嘴角抽了抽。她一个恍神人就被他拉到床上,谁敢不提防啊。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抱你。」他回答得理直气壮且正大光明,仿佛她问了个多么滑稽的问题般。

  「你是我什么人?」被他搂得紧紧的无法挣脱,她索性放弃挣扎,心平气和地问。

  「说朋友太过生分。」他模棱两可的回答。

  许吟秋挑了挑眉,抿抿唇,「难道我们有比朋友还要好吗?」话一出唇,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忐忑不安的期望。

  「你不是我表妹吗?」他笑。

  「这种假话用来骗外人吧。」她跟他绝对没有十八等亲以内的关系。虽然这样想,可心却在刹那间跌圣谷底。

  「哦。」外人啊。他暗笑。她分明就没把自己当「外人」嘛。

  「放我起来。」

  风霁云明白凡事该适可而止,万一惹得某人翻脸就麻烦了,所以他乖乖放手。

  「请吧。」许吟秋拉开房门,对他做出请的手势。

  「真的不用我留下来?」临出门前,他不死心的又问一遍。

  她的回答是用力关上门。

  真绝情,也真迟钝!站在门外,他无声摇头。这丫头为什么就是不开窍呢?难道是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还是他当初那个表亲的烂藉口让她坚定不移的相信……没错,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这种感觉还真是糟透了!

  许吟秋背靠在门上,伸手按在胸口,望天翻个白眼。她到底是怎么了啊?最近心跳失控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再这样下去,她可能就真要去看大夫了。

  第七章

  被人追杀是什么感觉?

  许吟秋现在深切的体会到这种紧张、刺激、穷途末路的感觉。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