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5 作者:裘梦

   
  「风兄——」给他个反应好不好?这个朋友没什么不好,就是大部分时候让他一个人唱独脚戏。

  「我也该离开姑苏了。」

  「也许她还在。」

  「不会。」只要做完要做的事,她一定会走。

  「你和许姑娘……」真的相爱吗?慕容剑飞不由得暗自生疑。任他怎么看都只像是好友一头热。

  风霁云星目寒光一闪,周身立时释放出令人却步的无形威压,「怎样?」

  还不想死,慕容剑飞马上一脸诚恳的说:「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哼。」算你识相。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闲看云起云落,兼欣赏城门口络绎下绝的来往行人。

  以一个代写书信的落魄书生身分而言,许吟秋无疑是悠闲的。

  她面前的桌上除了笔墨纸砚,还有一壶清茶、一只茶杯,一碟花生米,就算说她在赏景看人也不过分。

  可其实她心中正郁闷不已。

  姑苏的事闹得太大,她不得已只能离开。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这实在是阴错阳差下的结果,一意孤行的慕容嫣蓉应该为这件事负上大半的责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她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只是,短期之内,她是不用妄想回家见爹了,被训斥一顿足在所难免,只怕连皮都得绷紧让人修理才是最可怕的。

  姑苏不能待,她便转道来了扬州,碰上盘缠所剩不多,只好重操旧业,在城门边摆了摊子代人写信。

  突然,许吟秋的目光一闪,下意识的低下头。

  他怎么会来扬州?

  但来不及想更多,就被一片惊呼声引得侧目。

  一匹失控的马正朝她这边狂奔而来,所经之处人人闪避,乱作一团。

  老天实在非常喜欢恶作剧!

  原本他根本不会注意到她,现在因为这匹发狂乱奔的马,他的目光理所当然的被吸引过来,所以在对上他惊喜又意味深长的目光时,她抿了抿唇,不太甘愿的打了声招呼,「真巧。」

  「是呀,真巧。」

  「谢谢。」

  风霁云看了看自己手中拽着的马缰,微微一笑,「现在看来倒像是我多此一举了。」没有他,她一样可以避开的。

  虽然她可以避开,但为了不引人注目,必定会避得狼狈万分,说到底他仍是帮了她。

  「你看起来似乎并不高兴。」他饶有兴味的扬眉。

  「我应该高兴吗?」她反问。他代表的就是麻烦,慕容山庄的事如果不是因为他,也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天晓得再跟他扯上关系还会惹出什么天灾人祸。

  「对不起、对不起,这马不知道怎么就受了惊,幸好没惹出大乱子来。」惊马的主人也赶了过来,直冲着穷酸书生打扮的许吟秋赔礼。

  「不碍事,您的马还您。」她从风霁云的手中牵过马还给他。

  「多谢这位大侠。」惊马主人不忘朝出手消灾的人道谢。

  风霁云淡淡地道:「不必。」

  「给两位添麻烦了。」惊马主人一边道歉一边赶紧牵了马走掉。

  目送那一人一马离开,许吟秋坐回桌后,不太想跟风霁云讲话。一想到慕容嫣蓉,她就莫名的很火大。

  「这么不想看到我?」他无视她的冷面跟过去,继续刚才被人打断的话题。

  「你说呢?」她云淡风轻的反问。

  「没能保护好你是我的错,你要生气也是应该的。」

  「我早就说过,人总有力所不及的事。」她的口气益发的淡然。

  他立刻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她的话可以理解为「我从来不认为你能保护我」。

  「咳……你脱险后,怎么不来找我?」赶紧转移话题。

  「找你做什么?」好再被你拉入下一个麻烦里吗?她才不要。

  风霁云又被她的话堵得哑口无言,怔楞之后,他再接再厉的转移话题,「慕容嫣蓉的比武招亲最后无疾而终。」

  「听说了。」她低头研墨,继续冷场。

  「她似乎在找你。」看样子她应该是做了什么让慕容嫣蓉怒不可遏却又无法向人说明的事。也许慕容说得对,她也擅长易容,说不定便曾易容成慕容嫣蓉在山庄里做了什么。

  「意料中事。」

  「你看起来似乎没有要躲她的意思。」他对此不无疑惑。

  「做错事的人不是我,凭什么我要躲?」她不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她拿易容惹事,她回以易容,公平得很,只是……许吟秋眼中闪过懊恼,听到那件秘密是她始料未及的事。

  「有道理。」他欣然点头。

  「你要光顾我的生意吗?」她很随意的问。

  风霁云下由得又怔了下,「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帮人代写书信?」

  「赚钱。」

  「赚钱?」他忍不住微微提高音量。

  「盘缠不多了,所以要想法子赚钱。」她不厌其烦的解释清楚。

  他无语片刻,实在是他行走江湖这么久从没遇过她这样的人。

  「你的表情很值得玩味啊。」她微微勾起唇线,眼神带了点笑意。

  「江湖人不拘小节。」偶尔「劫富济贫」一下是很平常的,像她这样自食其力的不多。

  「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做人是很有原则的。」说这句话时,许吟秋心中亦十分的无奈。要不是为了家训,她真的很希望能像寻常江湖客一样快意江湖。

  「你一天能写几封?」桌旁的招牌上写着「一封十文」,就不知她一天能赚多少。

  「看老天的意思了。」她一迳的轻松惬意,任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落魄之人该有的神情。「今天我还没开张,不如你照顾一下?」她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

  「好啊。」

  他答应得如此爽快,许吟秋反而有些不安,「你要写给谁?」她杏眸半阖,将自己的心思遮掩起来。

  他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字一字地吐出来,「我表妹。」

  她手中的笔一颤,墨汁滴落铺好的信笺上晕成一摊黑渍。扬起的杏眸中泛着恼意,盈润的唇瓣下意识的轻抿。

  「你——」不要太过分!

  「我与表妹分离许久甚是想念,趁着今日借你之手一诉相思之苦也是好的。」

  「你——」在玩火。

  完全无视面前人眼中喷出的滔滔怒焰,他迳自往下说:「表妹生愚兄之气已多时,未知此时可释怀。如若仍胸中愤然,兄自当负荆请罪于妹面前,打骂由卿,处罚随意……」

  「风——霁——云——」一宇一宇从牙齿缝里进出来。

  「落款不用写全名,只写一字『云』即可。」

  俗话说得好,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而她忍够了。

  「我不做你生意了。」

  「原谅我这么难吗?」他轻叹。

  许吟秋不解的看着他。

  「没能保护好你……」

  「那是意外。」所以她不怪他,况且她也有万全准备,也不必怪他。

  「可你在生气。」他指出事实。

  呃……她是生气,她气那个慕容嫣蓉,看到他就想到她,她如何不生气?他就是罪魁祸首,标准的「男颜祸水」。爹说得没错,美男子都是不可靠的!

  「怎样才肯原谅我?」他打开天窗说亮话。

  她不是生他的气,严格说来也不能算不生他的气,她只是因为慕容嫣蓉而生他的气,但又好像不只是这样,她的思绪有些混乱……

  「秋儿——」

  「我穿男装。」她本能的提醒他,然后继续整理自己的心情。那她到底是在生他的气,还是没生他的气呢?

  风霁云仔细打量她。她看起似乎真的不是在生他的气,更像是透过他在生另一人的气。心思一转,他明白了,唇线不自觉的上扬。原来如此!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