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2 作者:裘梦

   
  「没错。」他证实她的说法。

  「也就是说,你们看到他了?」慕容剑飞有些激动。

  「可惜今晚月暗无光,身影很快很模糊,毫无帮助。」许吟秋毫不留情的打破他的希冀。「慕容山庄看来已经不安全了。」她感慨地道。

  所有慕容家在场的人都感觉面上无光。

  「秋儿。」风霁云提醒她适可而止。

  「许姑娘,他当时是从哪里过来?又往哪里而去?」慕容剑飞重新收拾心情,不轻言放弃。

  被他一问,许吟秋蹙紧眉头,看了风霁云一眼,撇了撇嘴,「不知道,我没注意。」她当时又不知道那人是景兰成,要是知道,她肯定二话不说,死活拽了风霁云都要离开。

  「风兄?」慕容剑飞把最后的希望放到好友身上。

  「我只关心她的行踪。」差一点就让她从眼皮子底下跑掉了,他哪还有心去注意闲杂人等。

  慕容剑飞对好友这般的坦承不讳无言极了。

  「夜很深了,我也困了,有话明天再说吧。」她忍不住掩口打了个呵欠。

  「慕容,明天吧。」风霁云如是说。

  「好吧,你们小心。」慕容剑飞无奈的点头。

  「安啦,今晚下过帖子,绝对一夜好眠。」反倒是众人担心的许吟秋一脸的无所谓。

  「睡哪儿?」

  「屋顶。」反正天气也热,不会着凉。

  风霁云眼中闪过激赏。这倒真是个好办法。

  慕容剑飞豁然开朗,双掌一拍,「妙哉。」把自己完全暴露,反而是最好的保护。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吹一口气,轻纱轻扬,回落到脸上有些痒痒的。

  一袭淡紫色织锦轻帛纱裙,面上蒙着一层白纱,坐在窗前托腮侧坐的许吟秋有些郁郁寡欢。

  她没办法快乐,自从收到那撷花帖她就被迫蒙了面纱,穿起轻薄飘逸的锦绣罗裙,头上更是挽了时下流行的髻,插了不少的珠宝镇钗,手上也戴了对缀满小小银铃的鎏金镯,腰间甚至还挂了串叮当作响的银铃。

  「唉。」长长叹了口气,她现在就像一个活动的人形铃铛,走哪儿都响,毫无隐私可言。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有此待遇的非她一人,还有慕容三小姐作陪。

  到底是谁想出这个馊主意的?

  如果只是成为一个活动铃铛,她还不会这么郁闷,自从她接到撷花帖后,某个风姓男子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到她身上,撕都撕不下来。她好歹也是一个云英末嫁的黄花大闺女,这下算没什么可让人打听的了。

  赖上他,要他负责?

  许吟秋马上摇头否定。他可是一个美男子,通常男人长得太漂亮,桃花就会开得非常旺盛,难不成要她扛把斧头天天去砍桃花玩?光只是想像,她就先手软了。

  好郁闷啊……为什么他不能是像爹一样的平凡长相呢?

  目光从窗外转到房内,看到那个倚在床栏上闭目养神的人。许吟秋忍不住抚额呻吟。就算牢头长得再帅,坐牢也不是件让人开心的事。

  「怎么了?」风霁云闭着眼没有睁开。

  「我觉得你是故意的。」明知道他越是紧张她,景兰成越会将注意力转到她的身上。就连慕容山庄也有意无意的替她加派了高手守卫,明显是想转嫁危机。

  没错,他是故意的,与其去保护慕容嫣蓉,他宁可守在她的身边。况且这件事透着古怪,他虽有疑心但缺少证据,索性顺水推舟,静观其变。

  一个沉寂快二十年的人突然之间冒了出来,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并且是在武林人士云集的姑苏城。就算景兰成是出了名的张狂,但这般不智的行为,实在不该是一个老江湖该有的。

  许吟秋不想知道他心里在盘算什么,她只是讨厌这样被人利用。尤其是禁锢了她的自由,这让她越来越烦躁。

  风霁云看出她的烦躁,却不露声色。太过淡定从容的她,总让他有种无法捉摸的不安。

  「为什么我一定要蒙上这块纱巾?」

  「好看。」

  「假象。」

  「对。」要的就是那种雾里看花,花更美的假象,而她着锦衣,蒙轻纱,身段窃窕,只露一双剪水秋眸在外,远远看去分明就是一绝代佳人亭亭玉立在窗前。

  这几日他每每看多了,就忍不住心猿意马,有些把持不住,只好闭目养神,四大皆空。

  「我真的不能出去吗?」她不死心的问。

  「还不能。」

  「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啊?」许吟秋烦躁的走来走去。跟这样一个秀色可餐的男人整日绑在一起,她又不是柳下惠。

  「不知道。」

  「慕容小姐的招亲擂台还没有结果吗?」

  「嗯。」如今众人的心神都被撷花帖扰乱,对擂台比武反倒没有先前那么热中。毕竟无论谁夺魁,都不敢保证能凭一己之力护得美人周全。

  「万一有人胜出,而景兰成又未抓到,其他人还会留下帮忙吗?」她真的很好奇。

  风霁云唇线上扬,笑道:「一语中的,值得玩味啊。」这也正是目前许多人的心结。

  她看他就是揣着明白当糊涂,摆明隔岸观火,事不关己。慕容大少真是误交损友,大不幸也。

  「你下来。」

  「嗯?」他微微挑眉。

  「我要睡一会。」

  「床很大。」他一迳的云淡风轻,就好像在说「天气很好一样」。

  「下来。」咬牙。

  「一起睡。」声音带了点笑意。

  「风霁云。」咬牙切齿。

  「我不介意。」他声明。

  「我介意。」拳头握紧。

  「你没洗澡?」他跳下床时多嘴问了句。

  「滚!」

  「对娘家,要斯文些。」

  一只枕头飞了过去。

  他伸手接住,跳上窗台,将枕头往身后一塞,继续闭目养神。

  许吟秋气呼呼的上床躺下。

  房里又恢复了宁静。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所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景兰成无疑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在众人把注意力都转移到许吟秋身上时,在这个无星无月的夜晚趁黑掳走慕容嫣蓉,这对慕容山庄无疑是件奇耻大辱。

  许吟秋听到这个消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去一身华服,放下高挽的发髻,将那些珍珠翡翠珠宝首饰全都拿了下来——当然铃铛更是不会忘记的,虽然声音很悦耳,但实在是敬谢不敏。

  「你真的不过去看看?」她换好衣服从床帐内钻出来。没办法,风霁云说什么都不肯离开半步,她只能躲到床上去换了。

  「我这时过去于事无补。」

  「做为慕容大少的朋友,这个时候你至少应该跟他站在一起。」她认真的说。

  「慕容嫣蓉已经被人掳了去,若我这时去跟慕容站在一起,那谁来保证你的安全?」

  许吟秋沉默了。的确,眼下慕容山庄群情激动,一片混乱,人如同撒网一般派了出去,没有人在意她这个小人物,若是景兰成去而复返,她的安全确实堪虑。即使不是天生丽质的美人,落入恶名昭彰的大淫贼手中,身为女子总是不幸。

  「我不会让你出差错。」他保证。

  「你说景兰成会不会易容成你的样子来骗我?」她突发奇想。

  「没机会。」他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万事无绝对,老虎也有打盹时,万一呢?」她执意要一个答案。

  「你会不会认不出?」他反问。

  「不知道。」事情没有发生,她不敢肯定。

  「那就不要想。」如果真有那一天,认得出、认不出,都只能说明一件事——她在乎他。如果景兰成骗过她,说明她对自己没有防备;如果骗不过,那说明她已经对自己的了解容不下一点瑕疵。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