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香弥 > 艳色画师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色画师目录  下一页


艳色画师 page 16 作者:香弥

   
  听到这里,赵奕钧从软榻上坐起身,「我记得杜如弦昨日说那小子目前住在他家。」略一沉吟,他随即吩咐手下,「派几个人去调查那小子的来历,记住,这事别惊动了杜如弦父子。」

  「是。」

  王曦怡一早便把最后一批画交给了陶东宝,陶东宝即刻命人将画送去雕成画板,好刊印成册。

  接着,陶东宝也不让她偷闲,随即再拟了几个人名交给她,让她把这几人绘入艳情画里。「这些人你在桂阳府里都见过,应当还记得他们的模样吧?」

  她颔首,「记得。」

  「这次就用他们来入画。」交代完这事,陶东宝接着有意无意的提及杜如弦,「你平日住在杜家,那杜大夫待你如何?」

  「杜大夫待我们母子三人极好。」她有些奇怪,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提起杜大夫的事。

  「那杜如弦呢,他待你如何?」

  「也很好。」

  「你同他平日都做些什么?」陶东宝再问。

  对这问题,她一脸莫名其妙,「我平日都在作画,至于他做什么我不太清楚。」

  「欸,你别瞒我了,你们俩的事我已经知晓。」尽管昨日杜如弦没承认,但他仍一径认定自个儿绝没有看错。

  「我们俩的事?」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一头雾水。

  陶东宝朝她暧昧一笑,接着伸出两只手比了下。

  她一愣,下一瞬才醒悟过来,惊愕的瞠大了眼。

  陶东宝却把她惊讶的表情兀自当成是两人奸情被他识破的羞窘,因此自认十分体谅的说道:「虽然两个男子相恋不太为世人所接受,但我呢是不会嫌弃你们的,来,同哥说说,杜如弦平日里都是怎么疼爱你的?」他一脸亲切的搭着她的肩,想诱她说出实话。

  她被他的话给惊得好半晌回不了神,两个男子相恋?他以为她跟杜如弦……她挥开他搭在她肩头的手,板起脸孔,正色的表示,「陶二爷误会了,我同杜大哥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他怀疑的斜睨她。

  「确实不是。」她肃声说道。

  「那他昨儿个怎么肯让你攥着他的衣袖?」他质问。

  「我当时被桂阳王给吓到了,他只是一时不忍,所以才没甩脱我的手。」

  陶东宝闻言嗤笑道:「他哪里是那种会于心不忍的人,这人素来心肠硬得很。」为了套出她的话,他接着说:「你甭害羞不好意思承认,昨日我都问过他了,他虽然没承认同你的事,但也没否认,这无异就是默认了。」

  「这怎么可能?」王曦怡满脸不敢相信。

  陶东宝摸着下颚,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上下打量着她。「可不是,老子认识他这么多年,可没见那小子对谁这么上心,先前他拒绝了不少媒人的提亲,我还道他眼界这么高,竟没个姑娘能入眼,原来他压根就不喜欢那些姑娘,爱的是同样带把的男人。」

  王曦怡宛如被雷劈了似的,一脸震惊的呆若木鸡。

  杜如弦有分桃断袖之好?!

  她蓦然想起他近日常有意无意的对她所做的那些亲昵的举止,难道他真的对扮成男子的她有意?

  这……她一时不知该哭该笑。

  一直到回到杜家,她心中的震惊仍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正在天井里翻晒草药的王大娘瞧见女儿神色有异,关切的问道:「曦怡,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她摇头,见到杜家年迈的老仆人高伯正在井边打水,她走过去帮忙将水提上来。

  「高伯,你这水要送去哪里,我帮你提过去。」

  高伯佝偻着身子说道:「是要送去少爷那里。」

  一听是杜如弦那儿,王曦怡有些犹豫,但她已说了要替高伯将水提过去,也不好再改口,只得提着水朝他房里走去。

  心情复杂的走到房门口,思及陶东宝先前说的那番话,她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杜如弦。

  他有龙阳之好,可她是女儿身,万一让他知晓这事……

  正当她杵在门口踌躇不定时,杜如弦忽地打开了房门,看见她有些意外,「噫,你怎么过来了?」

  「我替高伯送水过来。」她没敢望向他,低垂着脸答道。

  「我没让高伯送水过来啊。」

  「可高伯说是要送来你房里?」

  「怕是前头医馆我爹要用的,高伯年事已高,常记错事。」

  闻言,她赶紧说:「那我送过去。」提起水就朝前面走去。

  杜如弦若有所思的望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总觉得她似乎在逃避他,不由皱起眉。

  翌日,杜如弦发觉不是自个儿的错觉,她确实有意在避开他。

  因此这日晌午时分,刻意过来他们母子三人住的院落找她。

  王曦怡正搬了张板凳,一个人坐在井水边帮母亲洗菜。

  杜如弦的目光瞟了眼她那双葱白的手指,见她没发觉他来了,遂悄声走至她身边,看了一会儿后,冷不防出声道:「再洗下去,那菜的叶子都要被你给搓烂了。」

  听见他的嗓音,她猛然抬头,「你怎么来了?」

  「我来了好半晌,你也不知在想什么,只顾着搓着手上那株菜,彷佛同它有仇似的。」他盯着她,想知道是什么事让她这般魂不守舍。

  「我……」她吶吶的说了个字,就没了声音,她哪里能告诉他她方才正想着他的事呢。

  自打昨日从陶东宝那里回来,她这心绪就没一刻宁静,时喜时忧,喜的是陶东宝说他对她有意,忧的是他不知她其实是女儿身。

  若是教他得知她不是男儿身,而是个姑娘家,他还会那样对她吗?

  见状,杜如弦温言诱哄道:「你若遇到什么难事,可以同我说。」

  迟疑了片刻,她幽幽吐出几个字,「没什么。」

  「你无须同我客气,有事只管说。」他那双墨瞳难得柔和的注视着她,慵懒的嗓音也透着关切之意。

  她忍了忍,最后没能忍住,终于还是问出「一句话,「……杜大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我投缘,待你好有什么不对吗?」他低柔的嗓音透着几分脉脉温情。

  见着他这难得一见的温柔模样,她的心扑通扑通的鼓动着,面颊不争气的有些泛红。

  「杜大哥,其实我是……」发觉自个儿差点脱口说出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她及时打住。

  「你是什么?」他追问。

  第6章(2)

  她抿了抿唇,垂下脸改口说道:「这些日子杜大哥帮了我不少忙,我、我很敬仰杜大哥。」

  杜如弦低笑出声,抬起她的脸,既然她不肯说,他只好自个儿推敲了。

  「你是昨儿个从陶东宝那儿回来之后才变得这般心事重重的模样,让我猜猜,是不是他同你说了什么事?」

  见他一猜便说中了,王曦怡惊讶的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见状,杜如弦微微眯起眼,道:「陶东宝那家伙,该不会是同你说我有龙阳之好吧?」他竟然一时失算,忘了以陶东宝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绝对会加油添醋,同她胡言乱语。

  她沉默着没搭腔。

  但看她那表情,杜如弦便知自个儿猜得没错。「你该不会愚蠢得信了他的胡说八道,真以为我有断袖之癖吧?」

  他的语气透着几分危险,彷佛她若敢点头说是,他就饶不了她,因此王曦怡不敢颔首,识相的摇头来表明自个儿绝对不是愚蠢之人。

  同时自昨「便彷佛被蒙上一层阴霾的心头此刻也豁然开朗,他没有龙阳之好,真是太好了,脸上情不自禁的便漾开了笑靥。

  她脸上那乍然绽放的笑容,犹如雨后出现的彩虹,美丽得教杜如弦移不开眼。

  他的拇指滑过她那张樱红的柔唇,情难自禁的俯下身……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