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卡儿 > 宝贝上错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宝贝上错床目录  下一页


宝贝上错床 page 5 作者:卡儿

   
  「我不能小觑你。」古越驰对着裴从彦咧嘴一笑,应了他的要求,将他放回地上。

  裴从彦安然落地,不由得吁口气,「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啊?怎么可能……裴佩惊骇的张大嘴。

  就在古越驰抱起儿子的那一刻,她意外的发现,儿子与古越驰好似同一个模子刻出来,只是一张脸经过岁月洗练变得冷硬,而另一张脸则是未经琢磨显得稚嫩。

  那两张脸相对照的剎那,意外地唤起最深层的回忆,她突然记起──

  莫非是他?

  那天晚上夺去她贞操、让她怀了儿子的男人?

  那晚她要离开前,曾经借助暗淡的灯光要记住那张脸;虽然增添了几分狂傲,但仍不失当年的俊俏。

  再仔细看……真是他!绝对错不了。

  她吓得从贵妃椅上坐直身体,呼吸因为惊骇而变得沉重急促,连忙站起来准备要拔腿离开。

  「你们坐一下,我进去洗掉面膜。」裴佩慌张的说。

  裴从彦愕然的看着妈妈,她说过自己敷脸时连动个眉毛、说句话都是大忌,这会儿她怎么突然开口了?

  而当裴佩旋身拔腿欲跑的一剎那──

  古越驰登时一愣。

  这样的高度、这样的曲线……莫非是她?

  古越驰莫测高深的视线滑过她曼妙的身材,猛然一惊!他非常笃定眼前就是深植脑海十年的身影,他不会记错。

  肯定是她!

  十年前他误会她是威尔斯派来服侍他的女人,第二天她平空消失时,他才发现自己犯下了一辈子都不可原谅的错,他居然夺走一个女孩的贞洁。

  为了要弥补这个不可原谅的错,他四处试图打听她下落;可悲的是,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住处,十年来始终得不到一丝头绪。

  如今踏破铁鞋无觅处,终于找到她!

  古越驰发现十年来苦苦寻找的身影就在眼前,而这一刻她又要溜走,就如十年前那晚一样。

  第二章

  「不准走!」

  一记厉喝,让裴佩的脚霎时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愣了几秒,他又不是她什么人,为什么他一句不准走,她就乖乖站在原地?

  当她正准备抬起脚……

  突如其来一只大手宛如铁钳般蛮横地箝住她的手臂,「是妳,肯定是妳。」

  裴佩傻住,他认出她了?

  不可能吧?那晚乌漆抹黑,他不可能看清楚她的脸。

  裴佩另一只手惊慌地摸着自己的脸,顿时记起此刻她脸上正敷着面膜,他根本看不到她长得什么模样,又怎能笃定认为她是那晚的她?

  「喂,你这个人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裴佩奋力甩掉他的箝制。

  古越驰松开手,双手改为环在胸前,冷冽的黑眸直勾勾地锁住她,「十年前拉斯维加斯的那一晚……」

  他竟当着儿子的面提起往事?

  她的双眼霍地圆睁,面膜下的脸倏地刷白,「我没去过拉斯维加斯。」

  「不对、不对,妳去过拉斯维加斯,如果没记错……十年前妳去了一趟拉斯维加斯,而且还是为了……」柴影拧着眉插话纠正。

  「够了!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要他多嘴!

  裴佩气得差点没当场吐血,恨不得一口气掐死柴影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

  「妳去过拉斯维加斯?」

  那两片优美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线,他的双眼气得闪闪发亮,当他缓慢而坚决逼近,裴佩只觉得胃部一阵抽紧。

  「是去过又怎样?什么人都可以去拉斯维加斯。」裴佩作贼心虚的踩着拖鞋往后退了几步。

  「明明就去过,为什么要说谎,光是带我去就已经不下五趟,欸!睁眼说瞎话,这下糗了。」一旁的裴从彦跟着数落。

  一个白目就已经让她气得想杀人,现在儿子又插一脚,她更是气得七窍生烟直跺脚,「裴、从、彦,闭上你的鸟嘴。」

  「十年前妳在拉斯维加斯?」他没漏掉柴影的暗示,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答案。

  「我、我……没有……就算有又怎样?我又没欠饭店钱,也没玩过老千。」

  颤抖的声音听起来可笑,说出来的话前后不搭更是漏洞百出,根本是不知所云。

  「我要问的不是这些,十年前妳主动跑进我的房间……」

  主动?

  裴佩的脸轰地由白转红,「胡说,不是我主动,我只是被逼暂时……」

  不经大脑的话霍地从她嘴里滚出来。

  「哦──」裴从彦发出质疑的音调,「露出马脚。」

  裴佩惊得瞠大眼睛,双手连忙封住自己的嘴。

  呜呜呜呜呜……她能不能收回刚才的话?

  脑子里马上出现一个咒骂自己的声音──白痴、白痴、白痴!

  古越驰沉稳的步伐无声的逐步接近她,阴鸷的双眼闪着狂肆的锐光,「十年前的晚上,是妳闯入我的房间。」

  「不、不是我……你弄错……」她吓得全身皮皮挫,很自然地往后退。

  不,绝不能承认,即使露出马脚也要打死不承认。

  裴从彦顿觉有趣地双手撑着头,狡黠地看着眼前上演的惊魂记,没有导演喊卡,一个前进、一个后退。

  只是他搞不懂,向来神勇盖世的老妈明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居然会怕眼前这个陌生叔叔?

  「不可能弄错,那一晚我以为妳是饭店经理派来的女人……」

  柴影乍闻这段他从来没听裴佩说过的事,现在居然从古越驰的嘴里听到,他愈听愈觉得有趣,张大眼睛、竖起耳朵细听分明。「接下来呢?你就毫不留情的上了她?」

  「柴影──」裴佩急怒攻心、愤怒狂吼。

  「哇,老妈,我不知道妳除了偷宝藏之外,还会偷人?」裴从彦睁大眼露出玩味讪笑。

  这、这、这、这是她的儿子吗?可恶的小鬼!

  裴佩一手抚着胸口,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敲他的脑袋瓜,「你竟然说你老妈偷人!」

  这一记从天而降的莫名袭击,痛得裴从彦伸手揉着头,皱眉挤眼的哀叫:「我都没怪妳背着我偷人,妳却先发飙。」

  「什么背着你?要不是那晚,你哪有机会投胎!」裴佩一气之下怒吼儿子。

  投胎……屋里频频传出抽气声,空气中霎时凝结一团死寂,一、二、三双眼睛全聚集在她身上。

  古越驰偏头刚好对上裴从彦瞪得大大的眼睛。

  裴佩倒抽一口冷气,心里只有一个不妙的声音──糟了!

  那一晚的证据活生生的摆在他面前。

  古越驰蹲下来凝视裴从彦,黑眸里的戾气不见,只有复杂且柔和的情绪,「从彦,你今年几岁?」

  裴佩快昏倒,心急如焚的尖叫:「不准说!」

  「十岁。」裴从彦漠视裴佩的命令,照实说。

  完了、完了……这下她真的要昏倒。

  时间完全符合,古越驰起身一把攫住裴佩,那张冷冽吓人仍不失英俊的脸在她的瞳孔里逐渐变大、变大。

  「他是我儿子?」他质问她。

  裴从彦惊愕的望着在他头顶上的两个大人,一个是他老妈,他已经认识她十年,熟得不能再熟;至于另一个人,自称是他老爸,这就稀奇了!

  以前他曾经问过老妈,他老爸呢?老妈只是轻描淡写的丢下一句:他死了。

  现在死了十年的老爸竟然在他面前质问老妈,他是不是他的儿子?

  「不,从彦不是你的儿子,你不能因为时间接近就半路认儿子。」裴佩惊恐的道。

  「是吗?」古越驰冷冷的问。

  「事实就是这样,再说你也不能证明那天晚上闯人你房间的女人就是我。」她还是硬拗。

  古越驰紧抿薄唇看着她,眼神深沉得让人摸不着头绪。

  「我就说,是你认错人了。」裴佩重重的点头。

  握住她手臂的大手没有松开,反而更加重了力道,裴佩一度害怕他会折断她的手臂。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