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颜依依 > 注定缠绵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注定缠绵目录  下一页


注定缠绵 page 3 作者:颜依依

   
  欧少展还来不及惊讶她的回答,便纳闷的见她抬起他的手腕,“你在干什么?”

  “你成天躺着,身子需要活动一下。”她小心地帮他张抓手掌。

  “不用麻烦,这些护理人员会做。”她按捏他手臂的动作好轻柔。

  “我知道有护理人员定时会来,不过一大清早的,我可以帮你。”说着,她突然顿住,停住手上的动作,微带歉意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他,“对不起,我想你大概不想我随便碰你。”

  她迟钝的松开双手,怎料他的身体失去支撑,又像之前一样往旁边倒去。

  “呀——”

  “小心!”

  欧少展急着想帮忙拉住自己的身体,无奈他仍然碰不着实体,所幸她娇喘着揽住他,没让他滚落床底。

  “你还是让我躺下吧。”瞧她黛眉变细轻轻蹙拢,他忙又说道:“不是讨厌你碰我,我无法摸到实体,万一你支持不住我的身体让我跌落床下,会很麻烦。”

  想想也是,安苡璇乖乖地让他的身体躺下。

  回过头,睇着他的灵魂,她一时有些局促,想也没想就说:“别担心,你一定回得去,醒得过来的。”

  他微震的望进她清澄如水的眸底,以为她会和他谈她自己,而不是如此轻声细语的安慰他。

  “但愿。”他低答,终于记起要问:“为何你会住进来?”

  安苡璇有半会儿的呆怔,微扬一下唇角,她只以摇头回应他。

  不能说也说不得,甚至她也不知如何说。

  是那“一丝曙光”牵引自己来这里的吗?

  是为了钱吗?已到喉头的问话,欧少展终究还是吞回肚里,总觉得这样问太伤人。

  “把那张结婚证书销毁,离开这里,你没必要踏入那个唬弄人的算命师搅混出来的浑水。”不论她在证书上签字的动机是什么,他没打算这样娶妻。

  “是不是浑水,恐怕要赌上一赌才知道。”

  “赌?”他错愕,不懂她眸里的坚定。

  是啊,赌。赌那丝许的契机……

  “要不要请你父母来一趟?”她下床,端起床头柜上的脸盆。

  “嗄?”他诧异她突地转变话题。

  “你要不要也洗洗脸?”她将脸盆递向他。

  欧少展不由失笑,这人说话怎这样跳着说?而且,灵魂需要洗脸吗?

  “你又忘了我摸不着实体,如何洗脸?为何要请我爸妈过来?”他自动将问题扭回来。

  她将脸盆放下,边拧毛巾边说:“既然我看得见你,那其他人应该也可以,还是,别人早能看见你的灵魂?”

  “到目前为止,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存在的人。”见她双手摊着毛巾,他好笑的问:“你该不会打算帮我洗脸吧?”

  安苡璇小脸微红,看看手中的毛巾,又觑觑他。她……是这么想耶!

  他莞尔摇头,“恐怕不成,你应该也无法触碰到我,昨晚你曾摸到我的脸,但你没感觉到,对吧?”

  “真的碰不到你吗?”也不知打哪来的勇气,她伸手滑向他的脸。

  “没骗你吧。”她摸不着他,但他可以感觉她贴触他颊畔的小手很温暖。

  安苡璇急急摇着小脑袋,“我碰得到,你看——”她轻轻拉起他的手,“这触感就和一般的肌肤没两样。”

  “怎么可能?”

  欧少展惊愕地反握她的手,怎料仍只是得到穿透而过的结果。

  “怎么会这样?”两人同声惊呼。

  她碰得到他,可换作他却无法真实触碰到她?!

  这……

  第2章(1)

  对于欧少展的父母突然来访,安苡璇有些手足无措,欣慰的是,这对夫妇态度始终很随和,她的压力不至于太大。

  “爸和妈还是看不见我。”欧少展失意的看着在床畔探看他身体的父母。

  “你会醒过来的。”安苡璇极细声的说,轻轻握一下他的手。

  由掌心传来的那抹温暖让他感到一阵悸动,偏过头、正好迎上她温柔的瞳眸。

  这女孩……怎能教人的失落浮动一瞬间沉淀下来?

  “苡璇,真亏有你。”床榻旁的欧母李欣慧回过头说。

  “咦?”安苡璇一脸迷茫。

  欧佑龙嘴角难得地扬起儿子出事后这半个月来的头一个微笑,“幸亏你肯嫁给少展,这孩子今天的气色红润许多。”

  “拜托,是爸妈你们心理作祟,中了那个算命的毒,我还不就是那个样,哪来什么红润气色?”一想到那个胡乱献计的算命师,欧少展就觉得有气。

  安苡璇无语回答,只好傻笑的看着欧家两老。

  “这个给你。”欧佑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向前。

  “什么?”她一睑困惑,并没有伸手接过。

  “一亿元的即期支票。”

  “一亿?!”欧少展终于明白,这就是嫁给他的代价?!

  安苡璇慌得直往后退,“伯父、伯母,我从没想过要取这笔钱。”

  欧家两老以及欧少展全都一愣。

  李欣慧紧张的上前拉住她,“你想反悔这桩婚事,离开这里?”

  “我不答应!这事是你允诺我们两老的,岂能反悔?”

  “爸,你这岂不是在逼迫人?”欧少展横身挡在安苡璇身前,无奈这对看不见他的父亲根本不管用,他父亲仍旧朝她逼近。

  “等……等一下,你们听我说。”

  安苡璇轻轻推开欧少展,抿抿双唇说:“我没反悔,只是我不是为了钱……总之请伯父……请爸妈放心,我不会离开的。”

  欧少展简直不敢相信的愣望她。她喊他父母“爸妈”?!

  该乘机离开的她,竟然违背常理的往牢笼里跳?她到底在想什么?

  轻轻一句“爸妈”,让欧家两老稍微缓下了心。

  “其实我和少展的母亲也明白,我们不该强留你,但是——”

  “请你体谅为人父母的心情。”李欣慧接替沉声叹气的丈夫说:“我们只希望少展能早日醒来,所以即使对算命师的话有所存疑,我们还是想试试。”

  “这种事怎么能试?要是我永远醒不……”

  “妈,那位算命师呢?我有缘见他一面吗?”安苡璇轻声打断欧少展,不想他说出不吉利的话。

  “你见那骗吃骗喝的老头干吗?”欧少展实在弄不明白她小脑袋瓜里的想法。

  “孔大师见过少展后就出国了,说是要去修行,短期内可能不会回国。”

  “修行?我看他根本是避风头去!胡乱说个害人的方法,他不怕让人砸了招牌吗?”

  安苡璇叹笑皆不是的转望身旁的欧少展。这个人对算命师的成见很深哪!

  “怎么?不对吗?”他微怒的睨望她。

  这个小女人究竟明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居然还这般淡然的睇看他?

  “这张支票,你还是收下吧。”欧佑龙再次递出支票。

  安苡璇急了,连连退步,“伯……爸,如果你再要我收下支票,我马上离开。”

  欧家两老双双错愕住。

  这女娃儿是当真放着一亿不要?

  欧少展的震惊不亚于他父母。他此时可以肯定,安苡璇不是为钱接近他,但总不可能她是为了好玩吧?

  “那我先收着,要是你有需要,尽管开口没关系。”

  安苡璇摇摇头,没说什么地送要回去的两老走往客厅。她不需要那笔钱……

  欧少展望着她纤细的背影,突然很希望自己的灵魂能力能高竿点,好让他能钻进她小脑袋里,瞧瞧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还没弄清楚安苡璇怎么想,欧少展就不得不先替自己的身体捏把冷汗。

  她居然又将他的身体扶起来?他可没忘记今早她差点就将他摔落床下的事。

  “你想做什么?”他浓眉微皱,戒备的看着她。

  “帮你洗头。”

  “洗头?”他没听错吧?

  安苡璇因他的惊嚷停下搬挪他的动作,费力的支撑他的身体,“你不是说你几乎没受什么伤,是因为不明原因昏迷的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