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艾佟 > 悍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悍恋目录  下一页


悍恋 page 3 作者:艾佟

   
  眼神迸出厉光,袁丽晴冷酷的说:“没怀孕就再来一次,直到你怀孕为止。”

  “可是,你不是说过,邵阎不喜欢寻欢作乐,他如果不再上俱乐部,我根本没有机会接近他。”

  袁丽晴冷冷一笑,不以为然的道:“哪个男人不好色?我既然有办法让他去一次,就有办法让他去第二次,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随时等我通知就行了。”

  “我知道。”

  虽然她不清楚魏楚烈用了什么方法让邵阎跟他去到俱乐部,不过她知道魏楚烈会这么做,全是因为琳达受到老板,也就是袁阿姨的指示,刻意用话刺激他、挑衅他,魏楚烈为了证明自己的能耐,才会把不喜欢涉足欢场的邵阎带到俱乐部去,在无意间促成她们的计谋。

  所以,只要魏楚烈还出入“SilverClub”,琳达便有机会在一旁扇风点火,想要魏楚烈“帮忙”,并不是一件难事。

  袁丽晴神情转为温柔,关心的问:“紫环,你花店生意好吗?”

  “谢谢袁阿姨,花店生意很好。”

  “我知道花店的工作很累,你难道不考虑到俱乐部帮我?”

  “袁阿姨,花店的工作一点也不累,我很喜欢每天与花花草草一起工作。”

  “好吧!你高兴就好,我也不勉强你。”拿起皮包,袁丽晴站起身,“昨晚累了一夜,你一定很想休息,我先回去了。”

  送走了袁丽晴,何紫瑗才放松自己在沙发坐下。

  也许是因为生性冷漠,所以袁阿姨虽然疼她,她们之间仍总有一段距离,因此大学毕业之后,她没有跟在袁阿姨的身边,而是跑到日本学插花。

  在日本,她认识几个从台湾去的朋友,大伙儿感情很好,于是回国之后,便合伙开了间花店。

  为此她搬出来一个人住,袁阿姨对这事一直不太谅解,不明白她为何不肯到“Silver”帮忙,不过倒也不曾为难她,可是这么一来,她们相处的机会就愈来愈少,距离相对的也愈拉愈远,现在,她对袁阿姨更是敬畏多于亲密。

  轻叹了口气,何紫瑗甩了甩头,伸手摸了摸肚子。

  希望她已经顺利的怀了邵家的孩子,昨晚的事,她不想再来一次。虽然都失了身!再一次、两次又有什么不同?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害怕跟邵阎再有交集。

  他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悍的阳刚味,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好像一个不留神,她就会被他吞掉似的。

  而且,他仿佛要将她烧成灰烬的火热,让她像挣脱不了蜘蛛网的虫子,不能自主的深陷其中。

  她真的好害怕,怕自己迷失了,怕自己不再是原本优游自在的何紫援,如果可以,她不想再跟邵阎作任何接触。

  揉了揉太阳穴,何紫瑗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了她现在又累又不舒服,还是先洗个澡睡上一觉比较重要,晚一点她还得去花店呢!

  ***  www.fmx.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邵阎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看了一眼时间,他烦躁的点了根烟。那几个家伙在干么,到现在还不来,

  往椅背一靠,他望着袅袅飞升的烟雾,心思不自觉的飘远。

  这一整天,他的心没有一刻踏实过,他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却又知道罪魁祸首是那个紫儿,是她在他的心里头晃过来晃过去,搞得他不得安宁。

  该死的女人!如果他们银货两讫,这会儿他就不会想到她。

  “瞧你一脸闷闷不乐,怎么了?昨晚玩得还不够是不是?”挥去空气中弥漫的烟雾,魏楚烈拿走邵阎手上的烟,往烟灰缸一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瞪了他一眼,邵阎再拿出一根烟,不过还来不及点火,就让魏楚烈抢了过去。

  “哎呀!玩不够,待会儿再去就好了嘛……不行不行,难得今晚风他们三个舍得放下老婆跟我们出来吃饭聊天,要是带他们去‘Silver’,不被他们打死,也会被他们那几个太座骂死,还是明天晚上好了。”

  “你自己想去就说,少拖我下水!”邵阎斜睨了他一眼。

  “不要不好意思承认,像紫儿那么性感的美人儿,任何男人都会被她勾走三魂七魄,你会想多吃几次是人之常情。”

  “你少自作聪明,我可不像你!”

  “雷,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干么老是压抑自己?”魏楚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好啦!明天晚上,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明天晚上做什么?”裴夜走过来,一脸贼笑的在魏楚烈身边的沙发椅坐下。

  “聊天喝酒,想去吗?”魏楚烈笑得好无邪,教人看不出他一肚子的坏水。不过相知这么多年,裴夜岂会不知道他脑袋瓜里面转的是什么?

  “我是很想去,可是你也知道,织絮最近对酒味特别感冒,孕妇嘛,很难伺候的,做丈夫的我只好滴酒不沾。”裴夜笑得比魏楚烈更天真,不过一双眼睛兴味十足的直勾着邵阎。这小子不是很讨厌喝花酒吗?他什么时候改了性?

  笑容不改,魏楚烈继续装模作样,“真是可惜!”

  “没办法,有老婆的人就是这样子,哪像你们两个单身贵族,要喝酒就喝酒,生活多惬意,不过酒喝多了可是会伤身的哦!雷,你说是不是?”不要怪他这个人好奇心太重,雷可不像火,他一向很洁身自爱的。

  邵阎赏了魏楚烈一个白眼,却什么也不说。

  魏楚烈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伤身总比伤心好啊!”

  “开玩笑,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伤得了你们两个的心?”裴夜大惊小怪的眉一挑。

  “世事难料。”

  “也对,像我,怎么会知道第一眼就被织絮给勾走了魂,偷走了心……”

  “你们两个烦不烦?你一句我一句,吵死人了!”邵阎火冒三丈的打断两人的对谈。

  裴夜嘲弄的嘴一撇,“哟!火气这么大,你是吃了炸药是不是?”

  拳头一握,邵阎像是随时会冲上前捧人似的。

  叹口气摇摇头,裴夜不怕死的又道:“雷,不是我爱说你,都是年过三十的人了,不要这么冲动,很容易坏事的哦!”

  “干你屁事!”邵阎没好气的眸道。

  “我是替邵伯母担心,她一天到晚盼着你娶妻生子,可是你这样子,哪个女人敢嫁给你?”

  “笑话,我又不是神经错乱,没事绑个女人在身边干么?”邵阎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女人又NB462唆又麻烦,他单身贵族的日子过得可逍遥,何苦自寻烦恼?

  “话不要说得那么快,小心你就是那个神经错乱的人。”愈爱说大话的人愈会踢到铁板,他可是过来人。

  邵阎不屑的冷冷一笑,“你当我是你啊!”

  哼了一声,裴夜不客气的反击,“能像我是你幸运,就怕你没这个福气!”

  “谁希罕!”

  “希罕什么?”宋霁祯笑逐颜开的在邵阎的另一边坐下。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姚君翼,也优雅从容的坐下来。

  仿佛见到救星一样,魏楚烈笑得好开心,“没什么,你们两个来得正是时候,再不出现,我就要打电话了上

  “打电话给一一九,请他们来灭火吗?”宋霁祯好笑的看着剑拔弩张的邵阎和裴夜。

  魏楚烈一脸凄惨的瞪着宋霁祯。知道就好,干么还说出来?

  “这里哪来的火?”裴夜故作不解的嘻皮笑脸。

  “是没有火,只有好多烟,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姚君翼淡然的道。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