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月凌情 > 救赎天使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救赎天使目录  下一页


救赎天使 page 12 作者:月凌情

   
  若非遥伊曾说他的手不是用来打人,而是要用来保护她,他还真想一掌就甩向这个讨人厌的女人。

  丁香雨见他头也不回的直向大门走去,便加快脚步想追上他。

  这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可分化他与唐遥伊感情的机会,她怎能轻易放过。

  “玄——你等等我嘛。”出了饭店大门,丁香雨追到他的房车前,张开双臂拦下他。

  虽然这样做,有损她身为凯约饭店公关主任的身份,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才管不了这么多。

  因为,不管再怎么比,凯约饭店公关主任的身份,也比不上简单明了的“东方少夫人”五个字。

  “你真想讨打?”他黑眸一凛。

  乍然冷下的酷颜,顿时吓退那些想跟来看热闹的男女,只剩下丁香雨一人。

  “我……”其实,东方斯玄差点也吓到她了。只是,记起自己的目的,丁香雨只能鼓起勇气,抬头说道:“玄,我这是为你好,怕你被唐遥伊耍了,所以才——”

  “你别拿你自己来诋毁遥伊,她和你一点也不一样。”他冷眼一瞟。

  “你!”被他明白的诋损,丁香雨顿时说不出话来。

  “滚开!”他大手一挥,即毫不留情的将她挥退一旁,坐进司机为他打开车门的房车之内。

  “玄,你听我说——”丁香雨因想抓住机会,在斯玄的心里播下,让他对唐遥伊怀疑的种子,而紧扳住车门,硬是不让司机关上。

  “丁小姐,你不要这样!”不能关上车门的司机,气得直叫嚷着。“我家先生都不想理你了,你怎还这样啊?你到底还要不要脸啊?你快走开啦。”

  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像少夫人那般温柔娴雅正为先生这一阵子与少夫人感情飞快上升而高兴的司机,一见丁香雨的死缠模样,更觉十分讨厌。

  虽然先生身边有过不少女人,但不管是他,还是其他的撤皇工作同仁,或者是在东方家工作的员工——他们看来看去,还是比较喜欢少夫人,也觉得只有少夫人在时,先生对他们才会有亲切的笑容。

  所以,不管先生身边有过多少女人,从以前到现在,他们一直都是挺少夫人这边,而一向看这些抢人丈夫,还洋洋自得的女人不顺眼。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说话?”丁香雨因让一个只是司机身份的人责骂,脸色顿时涨红且难看。“你什么身份地位!?”

  “他的身份,在我心中可比你高出太多了。”见到司机脸色微变,东方斯玄冷笑代为答道。

  “玄!你——”她瞪大眼。

  “滚开!”他黑眼一冷。

  “玄,我会走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唐遥伊这次不让你跟着南下,说不定是因为她在外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怕被你知道,所以才……”

  “给我掌嘴!”她的话,教他脸庞倏地冷下,吐出一句冷寒命令。

  司机微愣一下,才顿悟东方斯玄的意思。

  像是找到机会一报她刚才对自己的贬抑,司机一抬起手,就毫不客气地朝丁香雨涂抹得艳丽万分的脸颊重挥过去。反正,他只是听命行事,天塌下来自有先生顶着。

  “啊!”捂住自己意外受到掌掴的脸颊,丁香雨惊瞪双眼。

  他……他竟然叫人打她!?

  凭什么唐遥伊能让东方斯玄这样待她?再怎么说她也跟了他有一段时间,他怎么可以这样!?

  因他对唐遥伊过分在意的护卫,一道妒火恨意已自丁香雨心底熊熊燃起。因为唐遥伊,她妒红了眼。

  既然,他是这样无情,那她就算拼了性命不要,也一定要破坏他和唐遥伊之间的感情。她一定要!心中的激愤,教丁香雨一心只想报复。

  “如果不是她心里有鬼,她为什么不让你一块南下?你为什么不想想看,在你忽略了她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后,你如何能保证唐遥伊除了你这个丈夫,在外面没有其他的情人?”

  “你!”他脸上怒容已现。

  “你确定你对唐遥伊的行动都了如指掌吗?那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让你和她一块去南部?还是她曾告诉过你,她这次南下的理由?你知道她现在和谁在一起吗?说不定,她现在正和情人——”

  “你!”她的问题,让东方斯玄全身紧绷。

  由他的表情中,丁香雨知道自己对唐遥伊所提出的质疑该是 对了。因为,她看见东方斯玄眼中的犹疑。

  “丁小姐,你太过分了,居然这样破坏少夫人的名声!”司机气得握紧双拳。

  瞪司机一眼,丁香雨继续对东方斯玄说道:

  “你们现在感情不是很好吗?如果很好,那该会极想和对方在一起才对,那为什么她这次却坚持一人南下?”紧抓东方斯玄心中的疑虑,丁香雨一再的发挥自己的口才与想象力。

  东方斯玄紧拧双眉。

  “丁小姐!你少在这里乱说话。”司机气愤难平。“你这样随便造谣,死了之后下地狱,一定会被割舌头!”

  她一点也不在意司机的叫骂诅咒。尤其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在东方斯玄心中埋下怀疑种子后,她更一心想说服他认同她的理论。

  “如果是我,我会希望所爱的男人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可惜,每个人的个性并不一样,就如你和她虽同是女人,但在个性上却一点也不相似。”他冷声应道。

  “不!不管是什么样个性的女人,只要身为女人都是这样。”丁香雨断然反驳他的话。

  她的高声抗辩教东方斯玄双拳紧握。

  一见他紧抿薄唇的模样,丁香雨得意的为自己的话作出最后的结论。

  “女人绝对都想成为所爱男人心中的惟一。因为,我们女人一向以爱情为重。”

  沉默半晌,东方斯玄突地一笑。他的心,似乎已让丁香雨的话给激起一抹狠意。

  因为,他相信遥伊不会这样对他的,所以,他打算——

  “你就这么想破坏遥伊和我的感情?”他的冷笑,教丁香雨心底发毛,而向后退了一步。

  “我……我不是……我没有。”她摇头否认。

  “不是?没有?”他冷笑一声。

  “我……”她吞咽下哽于喉中的口水,

  “为什么你会记不起我之前的警告?”他微眯起一双黑眼。

  见到他眼底的阴狠,丁香雨急的想为自己脱罪。“我……我只是想不通,若不是她有别的男人,那她会有什么理由,不告诉你单独南下的真正目的……”

  “你不用再解释了,这次我会亲自下去接她,如果遥伊真如你所说的,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自然会有所决定。不过——”敛下眼底的一丝狠意,东方斯玄唇角微扬。“如果遥伊没有的话,你可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突然之间,丁香雨背脊倏地窜上一道冷意,心头一凉。

  “我……”又来了,她最害怕他生气时带笑的模样。

  现在的东方斯玄,一点也不想再听见丁香雨对遥伊的毁谤。

  “开车。”看了司机一眼,他开口冷道。

  瞟看丁香雨惨白的脸色,东方斯玄冷笑一声,他点也不相信她方才的那一番话。

  他相信遥伊坚持不让他南下,必有她所持的理由。只是——

  遥伊为什么不跟他明说呢?

  瞬间,阴沉眼眸森冷如冰……

  ****************

  那紧锢于心的难堪记忆,若无法得到最终的救赎,就怕记忆只是被沉埋心底深处,而非真正的释然与看淡,这——一直是唐遥伊所知道的。

  她也知道,自己该想办法解开心结,而惟一的办法就是再次回去面对唐母。

  只是,即使自己已经长大,真的不必再担心会受到唐母的压迫欺凌;但,那来自于童年的记忆,却教她……一样骇怕。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