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月凌情 > 救赎天使 >
繁體中文 救赎天使目录  下一页


救赎天使 page 1 作者:月凌情

   
  楔子

  深沉的暗夜,无边无际的恐惧,随着黑夜展开而迅速蔓延,她们无法掩饰内心对陌生环境的不安,以及心中永远无法抚平的创伤,于是,生命中那段不堪的记忆,只能选择埋藏……

  凌晨十二点,在政府设置的受虐儿童收容所中,传出一声细微啜泣,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黑夜里,却格外清晰。

  月光由窗户透进,银白光芒洒落室内,房间内四张单人床位上,各铺着一套白色单和一床单薄的棉被,虽然不是很温暖,但比起以往那像是恶梦般的回忆,这一切已经让这些小小人儿感到心满意足。因为她们不用再担心随时会出现在她们四周,使她们害怕的魔手。

  “呜……呜……”抽噎的哭声由角落持续逸出,不是刻意引人注意的大声哭闹,而是压抑过后的低声啜泣,仿佛是对四周陌生环境的不安而产生的恐惧。

  这道低泣吵醒了床位离门边最近的方芷 。

  “是谁在哭?”揉着眼睛的方芷 正由床上坐起,她抱着棉被,爱困的开口。

  是谁在哭呢?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躲在角落里偷哭呢?会不会……会不会是传说中那个没有脚的鬼啊!?

  “,是不是你在哭啊?”睡于一旁的伊伊也被吵醒了,揉着惺忪睡眼,她隔着床栏问着对面的王。

  “不是我……”王抱着枕头,她颈上及身上有着数不清的大小伤口,她皱皱鼻子,伸出小手指向最远处的角落,“好像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顿时,三个年纪相近的小女孩,一致将目光调向哭声的来源处。

  哭声蓦地停止,室内再度陷入一片寂静,只有月光照出在角落边,落在光影外一片白色睡衣的裙角。

  好奇的方芷 率先爬下床,赤裸着一双小脚,轻悄悄的往角落走去……

  “是你在哭吗?”终于发现发出哭声的人是谁了,是今天社工阿姨由外面带回来的新朋友,但她为什么在哭呢?

  习惯性的躲在角落里,黎芯睁着一双惊惧大眼,瞅着方芷 ,忍不住又将身子往墙角里缩。

  “你为什么哭啊?你不敢一个人睡觉吗?”方芷 抱着棉被走近她,细白的手臂上有着被人鞭打过的痕迹。

  黎芯发现到她手臂上的伤痕,惊异的盯着伤痕看了好久,然后怯怯的指着那道伤痕,嗫嚅地道:“你……你也跟我一样……”

  黎芯卷起自己睡衣的长袖,露出手臂上相同的青紫痕迹,“都……都有这个。”她也跟她一样,是被妈咪打的吗?

  “她们也有啊!”方芷 指向身后窝在床上,正好奇地朝她们张望的伊伊及王说道,“我们都是因为这样,才会来到这里的。”

  “嗯,真的是这样。”伊伊翻身下床跑到黎芯面前,指着自己因贴有一块纱布而浏海被夹向两边的眉间,说着,“尤其是这里。我如果不小心碰到,就会很痛、很痛。”像是想起当时的痛楚,她一张小脸都拧了起来。

  “对啊、对啊!我也是。”王抱着枕头,和方芷 一同挤靠在黎芯的另一边坐下,“你叫什么名字?”

  三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一同好奇的瞅着她,很高兴又来了个新朋友。

  “我……我叫黎芯。”黎芯怯怯地说道,心里还有着些许不安。

  “你可以喊我伊伊。”像是感受到她心中的不安,伊伊对她鼓励一笑,指了指自己。

  “我是方芷 ,你可以叫我  。”方芷 粲笑的自我介绍。

  “我是王,人家都叫我。”王兴高采烈的指着自已接着说道,“芯芯,我跟你说喔……”

  四个年纪相近的小女孩就这样坐在墙角,我一言、你一语的说到了天明,完全忘却了所有令她们痛苦的回忆,和隐藏在内心的恐惧……

  清晨,两名社工人员依例要叫醒在收容所中的孩童们,她们推开了房门,讶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四颗小小的黑色头颅偎靠在一起熟睡,那安稳的睡颜仿佛是最甜美的天使一般纯净。

  “嘘……”两名社工人员相视一眼,对彼此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微笑的轻轻关起门来。

  算了!再让她们多睡一会儿吧!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

  金黄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温暖的洒落在她们身上,四个小女孩依旧熟睡着,但在她们心中,友谊的种子已然萌芽……

  第一章

  既惊且骇的神情,道出小女娃心中的恐惧。

  瞪大含泪的眼,小女娃一脸惊恐地看着再次朝自己凶狠挥来的手掌。她想逃、想躲,但是——

  啪地一声!唐母粗糙的手掌已毫不留情地朝她挥来,狠狠地掴痛了她细嫩的脸颊。

  脸颊上的火辣痛楚,教她瞠大了眼。她的脸好痛……

  “大姨……”小女娃含着泪,哽着声,抬起满是瘀血伤痕的小手,捂住自己又肿了的脸颊。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又错了。

  “哥哥……”小女娃泣音哽咽。

  从有记忆开始,自懂得看人脸色起,她就知道只有哥哥在家,大姨才不会这样打她骂她。

  只是,为什么哥哥这些天都不在?哥哥去哪里了?小女娃噙泪哽泣。

  一见小女娃哽泣的可怜样,唐母是越看越气;尤其,她还听到小女娃在喊哥哥!

  啪地一声,唐母恨得又施劲朝女娃脸上狠掴而去。

  “你妈那狐狸精抢我的丈夫,你就抢我儿子!?哥哥!?”她伸出手痛拧小女娃的脸颊,尖声叫道:“我呸!谁是你哥哥?小易他是我的乖儿子,他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准你喊他!你听到没有!?”

  “哥……啊!”还没喊出口,小女娃就因脸颊被唐母施狠往上一拧,痛得哀叫一声。

  “还叫!你还叫!”唐母用力一扯,扯回自己紧拧住她的手指。“小易早已经被我送出国念书,现在,我就看看还有谁可以来护着你!”高扬起手,她再狠劲掌掴。

  “啊!”惨叫一声,小女娃被掴得直接扑向沙发椅把。

  “我倒了八辈子大霉,才会让你这个小贱人踏进唐家大门!”唐母咬牙恨道。

  听到唐母的恨声咒骂,脸上满是五指红印的小女娃,惊吓得脸色惨白。惊瞪一双满是泪水的大眼,她颤缩着身子往墙角与沙发间的小缝躲去。

  只要一听到小贱人三个字,小女娃就算不懂得它的意思,也知道再来就是一顿毒打。

  “躲!你敢给我躲!?”唐母恶声一吼,五指往她细嫩耳垂一拧,就粗鲁地将她给拎起来。

  一见到她沾满泪水的小脸,唐母更是恨得对她尖声叫道:

  “哭?你还哭!你爸都已经让你给哭死了,你现在还哭!?你是不是想把我和小易也给哭死?还是想把唐家给哭倒!?”唐母愤恨地施力一扭,就将小女娃的耳朵给拧得翻转过来。

  “啊!啊!好痛好痛!”小女娃双手捂住被残虐的耳朵,不停地哭叫着。

  “你还知道痛!”像是要泄恨般,唐母心毒手狠地硬是再施力。

  “我不敢了,大姨,伊伊再也不敢了,啊——”又是一声惨叫。

  为什么没人要来救她?那些叔叔阿姨呢?他们不是告诉她,只要大姨再打她,他们就会来救她的吗?小女娃痛得泪水直流。

  “我就是要痛死你这个小贱人!要不是你那个狐狸精妈妈抢了我的丈夫,今天我也不会这么倒霉。”唐母一手紧拧她的耳朵,一手痛拧她的手臂,咬牙恨叫着。

  什么是狐狸精,她不知道;什么是抢,她也不知道。小女娃现在只知道,她的耳朵好痛好痛。哭红了眼,哭红了鼻,却始终等不到有人来救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