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窝藏兔小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窝藏兔小姐目录  下一页


窝藏兔小姐 page 14 作者:裘梦

   
  “你怎么进来的?”她明明关了门的。

  江以诚晃晃手上的钥匙,理所当然地说:“开门进来的。”

  “你什么时候配的钥匙?”

  “你睡觉的时候。”他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

  孟佳顿时气结。

  他越过她进屋,若无其事地问了句,“刚才霍清岚来了?”

  “嗯。”

  “说了什么了?”

  “说请我吃饭,还拿了一大束玫瑰。”说着,她不由得撇了撇嘴。

  “你好像喜欢仙人掌和满天星。”江以诚自顾自倒了杯冰水喝,边喝边说。

  孟佳立刻就朝他瞪过去一眼,“你是在嘲笑我吗?”

  “不敢。”不过他眼中的笑意却是毫不掩饰。孟小兔之所以最爱仙人掌,原因很简单,那是她唯一不会养死的植物。

  “你到我家干什么?”她不怎么友善地看着他。

  “睡觉,吃饭。”

  “你真无赖。”

  “过奖。”

  “我家不欢迎你。”她指指大门的方向,示意他可以滚蛋了。

  “我那里很欢迎你,一起回去吧。”

  “做梦去吧。”她忍不住动气。

  江以诚不以为忤,径自拉松领带,将脱下的西装外套扔到一边,很懒散地躺倒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微嘟着嘴一脸气愤的小白兔说:“时候不早了,做饭吧,我可饿了。”

  “你把我当免费台佣啊?”她用力将手里的杯子放到茶几上。

  他舒服地闭上眼,道:“改天把公司转到你名下怎么样?”

  “你小心晚上被江老太爷托梦。”

  昌达是他爷爷创立的,他爸爸虽然是董事长,不过只是挂名早就不管事,股份基本上都在他名下。

  “为了曾孙,他老人家会谅解我的。”

  “……”孟佳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咬咬牙,转身去厨房准备食材。

  跟一个人太熟,有时候并不是件好事,学长对她无赖起来,简直得心应手到令人发指。

  她忍不住将菜刀剁到砧板上。

  听到厨房的动静,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江以诚只是扬了扬嘴角,渐渐的,竟有了些睡意。

  第6章(1)

  晨曦透过纱窗洒落屋内,在这静谥而清爽的早晨,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却不甚安宁,两条赤裸的身影正紧紧纠缠。

  江以诚最后一个冲刺让自己释放在她体内,搂着她的身子直喘气,声音微微透着性感的瘩痖。

  “我一会随便吃点,你别起来了。”

  “嗯。”孟佳闭着眼睛答应,本来就困又被他折腾了一番,就更提不起力气来了。

  “去日本的时间往后推几天。”

  “什么?”

  “我陪你一起去。”

  孟佳伸手揉揉眉心,推开他,拉过凉被。“凑什么热闹,不要。”

  江以诚立刻黏上去,贴着她的耳垂轻声道:“就当是婚前旅游,富士山风景不错的。”

  她想都没想就直接踹开他,很坚定地说:“我暂时不想结婚。”

  “你还有别的想法?”

  “我想法多了。”

  “小佳,我认真的。”

  孟佳沉默了一会,才道:“江以诚,我还没想好。”她一直觉得婚姻是很令人望而生畏的东西,这年头情变太多,美好的爱情只能从故事里寻找,光想就是一种悲哀。

  想到去世的母亲,她的心就更沉重了。曾经,爸爸不也是爱的坚定唯一,却还是在她母亲病弱不堪时,爱上年轻美貌的现任太太。

  眸子深沉的看着怀里的人,江以诚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心里压着事,他是知道的,可她一直不肯说,他也不好问。

  有时候,他不能理解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两人现在已经这样了,她却不急着要他负责娶她,甚至只要他一提起结婚的话题,她就很抗拒。

  要不是很了解她的心性,他都要怀疑她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

  “总之,我等着你。”

  孟佳忍不住扭头看他。

  江以诚俊朗的眉眼沐浴在晨曦中,犹如披上一层明亮的光华,他的眼神深邃而柔情,看着她淡淡地笑着。

  她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涩,之后又被一股温暖包围,她慢慢漾出一个浅淡的笑,伸手搂住他的腰,轻轻道:“小心。”

  “傻瓜。”真的爱上一个人,为她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快去洗漱吧,别迟到了。”

  “要不总经理今天放假吧。”他似真还假地说。

  孟佳伸手在他腰侧扭了一把,推开他。“快去上班,我熬一夜了,谁有办法跟你一直滚床单。”本来回房睡觉的,结果被睡醒的他压着折腾了一番,更困倦了。

  江以诚立刻不正经地搂住她,咬耳朵,“刚刚不是很享受?现在不耐烦了?”孟佳的脸微微泛红。

  “睡吧,我准备出门了。”他在她唇上印下一吻,然后利落的翻身下床。

  听着房门轻轻的关上,孟佳拉了拉被子闭上眼,她是真的累了,没一会就睡沉了。

  屋里只有墙上老旧的钟发出声响,江以诚背着手站在挂着全家福的相框前,他已经看了半天。

  孟佳已经走了两天,他也一个人在这里住了两天。

  虽然知道她不在,可他还是不想回自己的公寓,这里是她的家,充满着她留下的气息。

  墙上的相框里只是这个家最后一张全家福,孟佳说过,她的养父母是因飞机失事去世,只留给她两笔高额的保险赔偿金。

  之后的许多年,她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直到大一那一年,奶奶因病过世,她办完老人家丧事之后,突然就出国了,断了音讯。

  在他辗转联络到她之后,她才告诉他,她还有个姑姑在美国,而她就是去投奔他们。

  只是,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姑姑在她父母出事两年后也因病过世了,但她还是留着美国继续念书,只说姑丈一家对她挺好的。

  事实上,他也猜得到她之所以回国,只怕内情不像她说的那么单纯。

  孟小兔尽管看起来很单纯,但她实际上是有爪子的,只是很少露出来罢了。

  江以诚的目光忍不住投向紧闭的书房门,她从来不让他进书房,他总觉得里面有些东西她不想让他看到。

  伸手摩挲着下巴,他若有所思地朝书房走去,在门口思考了半天,最后,他还是不甚君子拿了她留在家里的钥匙开门进去了。

  书房——有点乱,书架上摆的大都是漫画、画册。只有高处才有一些经济、司法之类的书籍,估计是孟家父母留下的。

  江以诚一时好奇,随手抽了本信手翻开,然后他的脸黑了。

  连抽了几本后,有点发青。

  看完大半,他的脸也彻底绿了,总算明白为什么她老怀疑他喜欢男人。

  这架上的漫画书籍几乎全是同志倾向的,只有一些小说是正常取向的罗曼史。

  他几乎是颤抖着手翻开她书桌上一叠画稿,果然入目的全是男男,甚至有些尺度还非常的大。

  怒从心起的江学长,毫不犹豫地打开孟小兔的电脑,轻易的破解密码进入,熟练地找出她隐藏的档案,然后一拳捶到桌上。

  一只看起来可爱雪白的兔子,脑袋里却装满了邪恶不纯洁的东西。

  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家小白兔纯洁天真,恐怕人家给支棒棒糖就笨笨地跟着走了。

  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这只小白兔不拿棒棒糖把别人骗走就不错了。

  江以诚的眉头拧了起来。这只不纯洁的小白兔现在在日本,在那个情色文化盛行的地方,只怕是——玩疯了,难怪连通电话都不打给他。

  怒火攻心的江以诚摸出手机按下快捷键。

  结果电话里传来并不陌生的机械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好!很好!

  江以诚紧紧握住手机,手背上青筋暴跳。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