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9 作者:裘梦

   
  「看得真仔细。」声音满溢笑意。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我可以转过身去。」

  她终于看向他,「喂,你真的这样不把我当女人吗?」她忍不住气恼。

  「这话怎么说?」

  「就算我不漂亮,也不能否认我是女人的事实,对不对?」她捺着性子跟他讲道理。

  「对。」这一点他绝对赞同。

  「那为什么你跟我在一起时,从来也不避讳男女之防,这不是忽视我的性别是什么?」

  风霁云深深望了她一眼,用食指点了点额际,口气含了一咪咪的叹息说:「果然是我的忽视。」向来对女人敬而远之的他,主动再三招惹她,这本来就是件违反常理的事,而他竟然忽视了。

  「现在知道还不晚,」她吁了口气,「那就请你出去吧。」

  「这跟我出不出去有什么关系?」他不耻下问。

  「我是女的,你是男的,我要换衣服,你当然应该回避。」她理所当然的说。

  她是如此的想赶他出去,他如果一直不肯赏脸走出去,说不定她真的会恼羞成怒踹他出去。嗯,这种可能性非常之高。这么一想,风霁云决定识时务的出去站一站。

  一见他出去,许吟秋马上关门落栓。

  呼呼,总算是走了,他一直赖在这儿,害她想午睡都不能。

  躺到床上眼睛还没完全闭上,就听到他在外面说:「衣服换好了吗?」

  许吟秋恨得暗自咬牙,用力闭下眼,没好气地朝外面道:「我要睡午觉。」

  外面顿时安静下来。

  她不想管他是不是已经离开,直接翻身面朝墙壁睡觉。

  「风兄,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大的男声插入。

  「看景听风。」

  「这里的风景很好?」慕容剑飞的声音难掩笑意与调侃。

  「嗯。」

  「许姑娘呢?」

  「睡觉。」

  「所以你被赶出来了?」这次慕容剑飞的口气带了点幸灾乐祸。

  「……」

  「这几日不见许姑娘出门,是不是病了?」

  「没有。」

  「那就好。」

  「你来找她?」

  慕容剑飞微微停顿了下,旋即她听到他毫不掩饰的笑声,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她有种被人揶揄了的感觉。

  事实上,有这种感觉的还有风霁云。

  「慕容。」

  「明白、明白,我这就离开。」伴随慕容剑飞离开的还有克制的笑声。

  扭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风霁云勾了勾唇线,然后继续坐在回廊的栏杆上看天际风云变换。

  夏日的午后难得的宁静悠闲。

  事情变成今天这样,他始料不及,原本只是因她有趣想拽在身边打发闲暇、消除无聊,可是时间一久,心思却渐渐变了,等到他越来越讨厌慕容对她的关切时,他已经无法再欺瞒自己——心已动,情暗生。

  星眸半掩,感受着带着热气的夏风拂面而过,风霁云的心情很好。

  第四章

  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落,热闹非常。

  姑苏城因为慕容嫣蓉的比武招亲而多了很多的江湖人,放眼望去持刀佩剑的身影络绎不绝。

  许吟秋拿着一支冰糖葫芦坐在茶楼的屋檐下,边吃边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路人。

  明天就是比武擂台正式开始的日子,今天还有人风尘仆仆的从远方赶来,美人的号召力果然不同凡响。

  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的粗布衣裙,许吟秋眉眼俱弯。这样的衣着才配她平凡的相貌,若真穿了那织锦罗裙才真是惹眼,哪里还能安稳的坐在这里不引人侧目。

  在慕容山庄待得越久,她就越觉得平凡就是福。

  今天,她是趁着风霁云被慕容剑飞拉去商量事情,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来,跑到城里看庙会。

  江湖人群聚,自然也带来各方消息,而她听到一个让她十分诧异的事,那个什么狗屁国舅被杀死了,死亡时间却是在风霁云说事情办完后的第二天。

  事情明显透着诡异,她对他月杀的身分开始质疑。

  可是,如果他不是月杀,没有收到订金的月杀又为什么会出手?

  最后,她确定一件事,风霁云必定跟月杀有关系,至于是何种关系,她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决定不追究。

  江湖有太多的秘密,而知道太多秘密的人通常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一刻她有些后悔没把包袱带出来,也想咬咬牙就这样跑掉算了,思前想后,终究觉得没把握,只能放弃。

  等到她在市集上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付诸行动。

  赶紧把最后一颗山楂咬掉,将竹签一扔,起身就走。

  一条人影与她擦肩而过,她右手疾伸将人抓住。

  「姑娘你做什么?」

  「你说呢?」她笑咪咪的看着他。

  「男女授受不亲,姑娘快放手。」

  「钱还我。」

  「什么?」那人脸色大变。

  「还我。」许吟秋很有耐心的重复一遍。

  「姑娘说笑了。」那人强自镇定。

  「别跟我打哈哈,姑娘我眼睛没瞎。」她依旧淡淡的说。

  「光天化日之下,姑娘这般不庄重,岂不惹人笑话?」

  「说得是,许姑娘,你还是快快放手吧。」

  熟悉的调笑声传入耳中,许吟秋先在心里叹息一声。

  「钱袋还来,我就放手。」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

  「我不知道姑娘说什么?」

  众人眼前寒光忽闪,直到一道长剑入鞘声传来,眼前一幕让路人惊呼。

  那人身上的衣服被剑气划得千疮百孔,原本藏在身上的东西也落于尘埃。

  一只骨节匀称的大手捡起那只绣着枫叶的钱袋,递到许吟秋的面前。

  「原本你只要还我银钱两下相安,如今说不得你就要去衙门走一趟了。」她看着那人微笑。

  那人面色惨白的看着疾步走来的捕头。

  如今武林人士云集姑苏地界,官府也加派了人手四下巡逻,一见有大的动静便会过来查问。

  将钱袋重新系于腰间,她这才转头笑道:「谢谢了,表哥。」

  「风兄这不过是顺水人情罢了。」慕容剑飞一点都不认为能在第一时间就抓住贼的人没有办法自己解决,而好友的出手多少有那么一点掩护的意思,至于掩护什么,他想那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了。

  「她是应该谢我。」这是风霁云的答案。

  许吟秋撇撇嘴,没有反驳。她不想引人注目,所以她不能出手,而他必然是看出她的心思才当机立断出手帮她。

  「走吧。」风霁云当先负手而行。

  「去哪儿?」她一边问,一边迈步跟上。

  「你原本要去哪儿?」

  「干什么?」她马上一脸防备的看他。

  「你该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他不无打趣的说,神情却仍是淡漠的。

  「胡说八道。」他们两个有什么关系?她做什么都不会对不起他。

  「就是、就是,许姑娘能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慕容剑飞在一旁帮腔。

  「能做的很多。」将来更多!后半句他在心里补齐。

  「这话听起来真令人遐想。」慕容剑飞一脸向往的说。

  「真邪恶。」许吟秋咬牙。

  「明明是风兄的话惹人想入非非。」他撇清。

  「所谓物以类聚。」她嗤之以鼻。

  「你现在跟我们一起。」风霁云云淡风轻的做总结。

  「你……」

  「哈哈。」慕容剑飞笑得格外大声。

  三条人影随着笑声渐行渐远。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一觉醒来会发生什么事?

  谁也不知道,许吟秋一样不知道,但她还是被慕容山庄前所未有的凝重气氛给吓了一跳。她不过是起晚了而已,到底错过什么?

  「出什么事了?」她凑到风霁云身边小声问。

  他侧目扫了她一眼,亦小声道:「你要帮忙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