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3 作者:裘梦

   
  许吟秋闪到左,他就磕到左,她闪到右,他就磕到右,直到他磕得满面鲜血,她无计可施了。「我、我答应你。」她也想一走了之,可是,总有几缕劲风拦阻了她,她再笨也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躲不掉了。

  「多谢姑娘。」

  接过那一大袋金银,许吟秋的心情跟手上的金银一样的沉重。那个人不出面,她又要如何将这东西给他?

  「我虽然接了你的生意,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个人,所以我不确定你家老爷的仇几时才能报。」

  「只要姑娘接下生意,我家老爷的仇便得报,我们并不会介意时间快慢。」

  「那好吧。」

  「小人告退。」

  「哦。」

  目送这个缠了自己半个月的忠仆离开,许吟秋心思千回百转。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先卖驴,再易容,然后换名字?如果那个暗中阻止她离开的人真是月杀,她做那些还有意义吗?没有意义的事她还需要做吗?

  答案就是,没必要。

  所以,许吟秋还是骑着那头毛驴,继续慢悠悠的走在青石板路上。

  今年的江南,果然是个多事的江湖啊。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找人是件很辛苦的差事,尤其是找个素未谋面,仅有江湖传言的人。

  许吟秋已经奔波了一个月,她甚至有种错觉,那个叫月杀的人似乎在跟她捉迷藏。

  往往她刚找到蛛丝马迹,他又消失个无影无踪。

  她的心火已经积压到一定程度,她暗暗发誓,再没结果,她就自己去了结了那个什么狗屁国舅,将那笔酬金收入囊中,反正她也一向不富裕。

  突然天上响起一记闷雷,吓了她一跳,急忙抬头看天,不知何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已经阴云密布,此时雷声远远而来,眼看就是一场疾雨。

  真倒楣!

  环顾四周,她看到前方不远有一座小庙,急忙拍驴奔去。

  雨来得太快,她来不及奔到小庙,便被倾盆大雨浇成落汤鸡,天地也在刹那间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好疾的一场暴雨!

  这是座破旧的山神庙,好在尚可遮风挡雨,许吟秋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第二人,这才拿出干净衣服,放心的开始换上。

  一道闪电划过,将昏暗的大殿照亮,她看到门口的人,而那个人也看到她。

  全身已然湿透,几缯湿发贴在他的脸侧,即使狼狈不堪,仍旧不减美色,更甚者,比他衣冠楚楚之时多了点性感的魅惑。

  她站在供桌旁,里裤已穿妥,上身只有抹胸,露出大片的肌肤,中衣尚拿在手中来不及穿上。似乎被他这个突然闯进的人吓到,震惊的望着他。

  顺着他的目光,她如梦初醒的发现自己的状况,急忙将中衣穿妥。

  「我与姑娘真是有缘。」他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沉默。

  「这种缘分不要也罢。」两次与他有关时她都碰上窘境,上次客栈沐浴被他招来的杀手吓到,这次却在衣裳不整时被他撞见,这是怎样的一种孽缘啊。

  风霁云没说什么,抬脚走进大殿,看着她手忙脚乱的穿外裳、系罗裙。

  他不是君子,这种时候,但凡是君子都会背过身去非视勿视,他却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穿衣。害她的心怦怦乱跳,手也有些不听使唤。心中自我厌弃不已,为什么她对美色的抵抗力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换好衣服后,许吟秋找来一些干草和掉落的破旧窗棂门扇,在大殿中央拢起一堆火。

  此时,风霁云也已脱掉湿衣,神色自若的拿到火前烘烤。

  许吟秋忍不住偷偷看他。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他就这样仅着一件贴身短裤在她面前烘烤湿衣,是不是很过分呢?

  虽然,她不得不承认,他的身材很好,肌理匀称有力,骨架不显魁梧,恰到好处的宽窄合宜……

  真要命!这是赤裸裸的诱惑啊。许吟秋有些懊丧的轻咬着拇指,试图用疼痛唤回理智。

  风霁云在心中轻轻的笑着。她果然是个特别的女人,通常女人碰到这种情形,不是羞得不敢抬头就是看直了眼,而她只是有些懊恼的神情闪过,然后就专心地咬着手指瞪着火堆发呆。

  木头在火中发出哔剥声,火光映红两个人的脸。

  殿外大雨仍在不停的从空中倒下,远外甚至传来山石滚落的巨响。

  这场暴雨使得这座位于半山腰的小庙在风中飘摇起来,让人非常担心它能否在这场暴雨下幸存。

  许吟秋从包袱中摸出一个馒头,想了想,又摸出一个,「给你。」

  风霁云看了她一眼,伸手接了过去。

  这个男人实在很过分,她送他吃的,他竟然连声「谢谢」也懒得说,哼!

  难道美女跟非美女的差别就这样大吗?如果她是一个美女的话,刚刚找柴生火的事说什么也不会落到她的头上,这个男人更不会没品到不把她当女人看,就这样坦荡荡的几近赤裸的面对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

  啊……她越想就越火大。

  他的衣服终于烘干了。看着他穿衣,许吟秋有种荒谬的错觉,这个男人是在挑逗她!

  他穿衣的动作慢而优雅,蓝色的长袍缠绵的覆上他的身体,一点点将他的肌肤遮起,就连他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勾人起来,唇角似乎微微的向上扬起,他的心情看起来很好。

  难道穿衣是这样一件让他心情愉悦的事吗?

  风霁云知道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撩人,所以当他看到她愤愤不平中带着迷恋的眼神时,又送了她一记勾魂的微笑。

  他看上去真的好可口,让她好想扑上去咬一口。当下她狠狠的将手中剩下的馒头全部塞进嘴里,使劲的嚼着。

  她的反应彻底取悦了他,他脸上的笑容如春花般缓缓绽放,发出致命的吸引力。

  许吟秋伸手抚上心口,阻止它太过激动而跳出胸腔。美男子的笑太过诱人,她觉得自己有些把持不住了。

  美色惑人,美色惑人啊……

  山神庙中突然响起一声惨叫,狂风暴雨很快就将一切掩盖。

  第二章

  看着左食指被包扎成一根直直的木棍,许吟秋的眼眶中蓄满泪水。为了阻止自己沉迷美色之中,她咬了自己的手指,却一时用力过猛,竟然就咬破皮了。

  血当场就冒了出来,在她还在发呆时,美男子已经快速的反应过来,帮她上药止血,然后又小心的包扎伤口。

  她没脸见人了啊,她怎么可以这样丢脸?

  许吟秋万分沮丧的将头埋在双膝中,拒绝抬头去面对那个男人。

  「不会留下疤痕的。」

  「哦。」她才不担心这个,她只是觉得好丢脸。

  「在下风霁云,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为什么他一定要在这种尴尬的时候表示友好呢?

  她不情不愿的抬起头,轻飘飘的报上名字,「许吟秋。」

  这实在是个美丽的名字,名字的主人多少有点对不起这个名字。风霁云的眸底闪过一丝笑意。

  「这雨什么时候会停啊?」看着外面密实的雨帘,许吟秋忍不住叹气。

  风霁云没说话,只是拾了两块木头扔进火中,火焰顿时大了起来。

  这人的话少得很,也是啦,两人说起来也只是萍水相逢,话自然也不可能多。许吟秋摸摸肚皮,决定还是再吃个馒头。要不,两人这么默默无言的对坐,感觉真古怪。

  啃了两口,她又想起包袱里还有一包卤牛肉,于是,又摸了出来。

  殿外是瓢泼大雨,殿内飘散着淡淡的牛肉香。

  风霁云觉得自己的肚子快要咕噜叫了。一个馒头他本来就吃不饱,她现在还拿着食物在他面前勾引他,实在过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