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22 作者:裘梦

   
  她瑟缩了下,「你不是有在查?」

  「我更希望能听你亲口讲。」

  「我爹跟我娘是出了名的死对头。」她这样说。

  风霁云面露讶异,「二十年前突然失踪的天下第一神捕!」果然不是冤家不聚首。

  「嗯。」她轻轻的点头承认。

  第九章

  官贼是对立的,许吟秋的爹娘也是对立的,即使他们成了亲。

  而做为这对官与贼共同的女儿,她从小接受的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好在她承受力较之一般人强韧许多。

  因为父亲曾是天下第一神捕,是六扇门中至今为止最为传奇的人物,所以她的追踪术尽得其亲传,且擅长验尸侦破。

  同样的,母亲曾是天下有名的神偷,所以,练就她的轻功独步天下,取人钱物犹如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只是也由于这对官与贼的夫妻观念的不同,在她出师后为官为贼的问题上僵持不下,甚至一次又一次吵架吵到上演全武行。

  「最后结果呢?」风霁云对这个话题非常的感兴趣。

  许吟秋吐出一口气,抿抿唇,带着几许无奈与挫败,「最后,我师父说,实在不行,不如就让我随她回山修行去吧。」

  他的表情为之一僵。几乎都忘了她言谈之间,曾经一再表露是有师父的。

  「修行?」她的师父是出家人?

  想到师父,许吟秋的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忧郁。

  风霁云伸手搂紧她,无声时给她抚慰。

  随着她的心念转动,盘在她手臂上的玄天如意索轻轻的落到她的手心,「你认得它的。」

  「司徒意凡最后打造的神器。」他的神情不由得流露敬畏。

  「兵者,凶器也。所以以打造神兵利器闻名的司徒家,其实世世代代遭受着诅咒,每一代皆有一人需舍身出家修行以减轻家族罪孽,而我师父就是这一代的修行者。」

  风霁云为之震动。原来辉煌的身后是如此的悲伤。

  振作了下精神,许吟秋笑了笑,清脆的笑声驱散那隐隐飘浮的沉闷忧伤,「不说这个了,说说你身上的毒吧,你说青衣楼主会不会给你解药?」

  「你说呢?」

  她笑道:「你与他自幼便纠缠不清,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不会希望你这般轻易的死去吧。」然后脸色蓦地一冷,伸手揪住他的衣领,咬牙不已,「你心里其实一直有底的吧,却仍然看着我为你急得团团转。」这人太恶劣了!

  风霁云淡定的笑着,丝毫不以为意,「若非如此,秋儿,」他温柔的轻喃,「你的真心要藏到何时?」

  许吟秋一楞。是呀,藏到何时?她一直在找丈夫,可却从来不考虑一直围着她转的这只妖孽,因为她明白这样的男子桃花太多,她本能的抗拒。

  「怎么不说话了?」

  她笑了笑,自语般地道:「你说得对,大概会一直藏下去。」真心可以藏,却骗不过自己,一遇他出事便再也无法自欺。

  「为什么要藏呢?」他叹气,实在有些下明白她的心思。

  许吟秋定定地看着他,表情带了些迟疑,最后咬了下牙,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开口说:「其实,我从家里出来,没想过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这个他倒看出来了,她避麻烦如瘟疫,整个人韬光养晦得很。

  「我就想着找个称心的丈夫,然后退隐。」

  风霁云无语的看着她,嘴角直抽搐。她没在江湖上闯出名号就敢嚷着退隐?这还真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只不过………神情蓦地一敛,他盯着她,「你说,你是出来找丈夫的?」

  这个眼神有点危险,许吟秋本能的想退到安全地带。

  他邪邪的勾起嘴角,牢牢将她困在怀中,「这便想跑了?」难怪他一直有种不踏实的感觉,原来她的动机真的很不单纯。

  「我为什么要跑?」她嘴硬。

  风霁云拥着她,用一种恍然的口气说:「难怪你这样一个对麻烦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会去姑苏,原来你是去看男人。」

  许吟秋叹了口气,有几分无奈地道:「看人者人恒看之,他们跑去看美人,顺便让我看一下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真是个好答案。

  「我不够俊杰吗?」

  她扭头看他,一脸茫然。

  「为什么你就没考虑一下我?」

  「我爹和师父都说过,太过漂亮的男人很危险,我娘讲阴险的男人更危险,而你两者兼具,实在不是丈夫的最佳选择。」即使到现在,她仍是这样认为。

  「我阴险?」有人愀然色变。

  「你明明不是月杀,却害人误会我是月杀的接头人,难道还不够阴险?」

  他微微一笑,「当时你可是深信不疑。」

  「因为我想不到你有需要骗我的理由,」顿了下,她长叹一声,「可是,爹说得对,有时候人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也许你只是心血来潮。」

  「令尊果然高见。」

  「我们还要继续往青衣楼去吗?」

  「嗯,我已经让人约了他。」

  「噢。」

  「你不问我什么时候约的吗?」

  「你身为飞莺阁的少主,若连这点本事也没有,那飞莺阁也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

  「除了解药,还有你被人追杀一事——」

  「据说,青衣楼接下任务便是不死不休,让他们自动放弃很难。」她截断他的话,微微蹙起眉头。

  「我不会让人伤你的。」

  「人生在世,每天都有意外。」她实际的说。

  他大受打击,「你为什么一直不肯相信我?」

  许吟秋无奈的看着他,伸手拍拍他的肩,感慨地说:「第一次,我在你眼皮子底下被景兰成劫走了。」

  风霁云的脸色一黑。

  可是,她尚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继续说:「第二次,你在我眼皮子底下中了毒,还得我出手助你。」

  有人的脸色由黑转青。

  「在这样的前提下,要我继续相信你真的很难。」她总结。

  她就是专门生来打击他的吧?

  他行走江湖以来出的几次糗都被她看到了,且牢记在心,不时就拿出来加深他的印象,仿佛生怕他会忘记一样。

  「我不过就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她格外的云淡风轻。

  风霁云闭了下眼,把一肚子的郁闷压下去,信誓旦旦的宣告,「不会再有下次。」

  她很不给面子的笑了下,「那我就拭目以待。」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杀手是门很讲信誉的职业。

  所以听到青衣楼主拒绝终止对她的追杀时,许吟秋一点都不讶异。她早说过不可能,偏偏有人想试一下。

  不过,好在解药是拿到手了,虽然是两个男人打了一架后才拿到的。

  风霁云对某人袖手旁观的举动十分的不满,所以事后他质问:「你当时为什么不出手?」

  「倚多为胜不是英雄好汉的行为。」她一本正经的回答他。

  「他可是派杀手追杀你的幕后主使者。」

  「所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也不过是个生意人罢了。」一迳的满不在乎。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我身上的毒伤?」

  许吟秋看了眼他愤愤的表情,撇了撇嘴,「那个人好像根本没打算要你命。」却也不是准备放他一马,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真是复杂啊。

  「你也见过他派杀手追杀过我。」

  她当然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孽缘就是从那一次的邂逅开始的。这样一想,当时她真的应该趁机下黑手的。嗯,她开始有点后悔了。

  「好像他们追杀你也不是很认真。」看起来很有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意思,甚至杀手的级别都没超过黄羽以上,明显是有人故意放水。

  风霁云眼中闪过笑意,他当然知道其中的曲折,大都时候能留手他也不会下杀手,毕竟他们不过是上一代恩怨的受害者。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