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21 作者:裘梦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午后的阳光炎炎,炽热的洒落在大地上。

  此时官道上行人稀少,他们的马车停在离官道不远的一处树林前,独享这一方的宁静。尤其,身边有佳人相伴,纵是苦寒之地,也会变得春暖花开。

  不久前,一只灰色信鸽落到风霁云的手上,现在他手上拿的便是从鸽子脚上取下的一小卷纸。

  许吟秋靠坐在车门上,微微的眯着眼,仿佛已经睡着。

  风霁云知道她没睡,嘴角轻扬,凑到门边,与她比肩靠坐在一块。

  「你真的不好奇吗?」

  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清爽,她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他转过头,她的脸近在咫尺,隐有梨花香沁入鼻翼,心中不禁一荡,情不自禁凑过去在她颊畔一吻。

  许吟秋身子一僵,却没有闪躲,只是悄悄酡红了双颊。

  风霁云惬意的望着天空飘浮的白云说:「信上说,前几日六扇门总捕头曾秘密在夏江镇出现。」

  她抿了抿唇瓣,没有睁眼,「你想说什么?」

  「是他打伤你的吧。」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果然不愧是飞莺阁的少主。」

  他从她轻描淡写的口气中听出不快,不由得轻笑一声,「在生气?」

  「哼。」

  「据说令慈跟现任六扇门总捕头的师兄失踪有关,所以他才会找上你吧。」

  「你想说什么?」

  「你如此忌惮于他,是否有某些原因?」总捕头一出现,她就马上停止「借」物行动,其中绝对大有文章。

  「风霁云,」她蓦地睁眼,双手握紧,「再私下调查我,我真的会翻脸。」

  「我只是想知道是谁伤了你。」他一脸无辜。

  「很好的理由。」声音似乎还带了一点笑。

  「你要告诉我了吗?」

  「青衣楼主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许吟秋目光灼灼的瞪着他。好啊,要摊牌,大家一起摊,她一直忍着不问是不想打探别人的隐私,现在她决定光明正大的问出来。

  「有点复杂。」风霁云伸手揉着太阳穴。她竟然会反将一军。

  看样子确实是挺复杂。她无声的表示赞同。

  等了半天,他看到她仍旧一脸兴致勃勃的看着他,知道没办法搪塞过去,只好说道:「非敌非友,可敌可友。」

  说了等于没说。

  许吟秋撇撇嘴,转头继续闭目养神,当他不存在。

  「你真的打不过那位六扇门的总捕头,还是有别的原因?」他不死心的问。

  「他是个经验老道的捕头,而我是个欠缺经验的贼。」想了想,她这么回答。

  「了解。」

  「偏偏不巧的是,这位大捕头跟我家的关系有一点点的复杂,所以我只好避而远之。」

  他跟青衣楼主关系复杂。所以,她跟萧大捕头的关系也复杂。

  好,很好,真是好得不能再好的答案。

  「你真的很想知道我跟青衣楼的纠葛?」

  许吟秋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本能的就要拒绝,「不用……」

  他的食指轻轻的点在她的唇上,笑着摇头,「我既然决定说了,你又怎么能不听呢?」指腹摩挲着她柔软的红唇,他整个人朝她缓缓靠过去,以唇代替了粗砺的指腹。

  许吟秋的脸顿时绯红一片,一时忘了反应,任他一点一点的加深这个吻,更嚣张的撬开她的贝齿钻进去与她的舌嬉戏纠缠。

  不知何时,两人已经移进车厢内,垂落的车帘遮挡一部分的光线,车厢内半明半暗,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他的手滑过她的丰盈,一路向下婉蜒,最终停在那处迷人的幽谷前,像蛇一般滑了进去。

  她的手猛地一紧,狠狠的掐进他光裸的肩头,人也在瞬间回神,本能的夹紧双腿,「停、停下……」

  「秋儿……」他充满情欲的看着她,声音沙哑低沉中透着诱惑,「我要你。」这种时候喊停,会要他的命。

  「不行!」她察觉到他的手指竟然开始抽插,陌生的疼痛刺激着她的敏感,带给她未知的恐惧,本能的开始推拒他。

  看出她的恐惧,风霁云万般无奈的抽离手指,满脸的失落,「秋儿……」她可知他那里疼得都要爆炸了,这样让他强行压制太残忍了。

  「你起来。」

  「再等一会。」他将头埋在她肩颈处,努力平息着体内躁动的气血。

  女性的直觉让她乖乖的任他压着没反抗,等着他恢复平稳的呼吸。

  当他一离开自己的身子,许吟秋就以最快的速度缩到车厢一角,手指发颤的整理自己被剥得七零八落的衣物。

  他们明明是在说些挺严肃的事,怎么会突然间就演变到现在这个局面呢?这男人太无耻了,怎么能用这种方式转移话题?想到这里,许吟秋恨恨的瞪过去。

  不料,正撞上风霁云似笑非笑的目光,他整个人歪倚在车厢上,完全没有整理自己。

  束起的长发因为刚才的情动而散落几缯在颊畔,敞开的衣襟露出他平滑而又结实的胸肌,平日总是斯文俊雅的人,此时却有了几分颓废性感,更加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妖孽啊!

  许吟秋红着脸别开眼,恨不得就地挖个坑钻进去。他那赤裸裸的目光让她有种已经被人剥光的感觉。

  车厢内太过暧昧的气氛让她很无措,下意识的咬住下唇,挣扎着厘清楚思路,「你跟青衣楼到底有什么纠葛?」说话吧,无论说什么都比这种无声的暧昧好。

  风霁云发出一声轻笑,「这个我可是只打算告诉我家娘子的喔。」

  「让你说就说,废话那么多。」他刚才差一点就跟她把所有夫妻该做的事做全了,现在才来事后告知太恶劣了。

  「你过来让我抱,我就告诉你。」

  她羞恼的瞪他。这人太得寸进尺了。

  风霁云举起双手,一脸的笑意,「我保证什么都不会做。」

  许吟秋内心挣扎着。便宜都被占尽了,她却还没能知道应该知道的内幕,这也亏太大了。咬咬牙,她慢吞吞的朝他移过去。

  瞧她那慢动作,看不过去的风霁云索性一伸手将她抓进怀里,搂紧她,将下颔抵在她的肩窝处,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低垂的眼睑敛去他眸底的一道精光。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得偿所愿了。

  「快说。」她不安的催促他。

  「这就告诉你。」

  宁静的午后,在无人经过的官道树林前,他用一种平淡的语调讲述了飞莺阁与青衣楼恩怨的纠葛。

  话说,二十多年前飞莺阁的阁主娶了上一代青衣楼主爱慕的女子为妻,而导致三人半生的纠葛。

  最后夺爱不成的青衣楼主便执着的将心愿寄予后辈身上,可惜双方生的都是儿子,于是风霁云与这一代的青衣楼主便开始他们颇富戏剧性的恩怨。

  许吟秋虽然想过风霁云跟月杀的关系很密切,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青衣楼主竟然就是传闻中的月杀,那个屡屡跟青衣楼过不去的神秘杀手。

  黑幕!这样看来,那个传言的产生根本就跟风霁云存心整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唉!谁叫上一代的青衣楼主哪来的失心疯,竟指定他当月杀的接头人,所接的生意不可不从……

  互为因果,又互相掣肘。

  就如风霁云向她说的那样,他们的关系很复杂。

  听完这段故事,许吟秋很不厚道的笑倒在某人怀里。

  看着笑得毫不掩饰的人儿,风霁云的眼里只有满溢的宠爱。秋儿抛却了淡定的外衣,其实是个很调皮的女子。

  「秋儿,做为交换,你是不是也该把自己的家人介绍一下呢?」他低头轻咬在她粉嫩的耳垂上。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