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20 作者:裘梦

   
  他受伤中毒之后,她终于厘清自己的心思,可是却越加烦躁。爱上这样一个天生带麻烦的男人,简直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大大违背了她十八年来的处世信条。难怪她本能的抗拒接受这个事实,只是事实终究是事实。

  在她因他受伤而揪心不已,恨不能以身代替时,一切就已经无法挽回。她让爹娘同时失望了,风霁云相貌俊美,与爹所说的美男子皆不可靠相惇。初遇时,他冷漠孤清,结果却像娘说的那样,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

  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许吟秋难得的对自己的未来忧虑了下。

  老实说,跟爹娘一比,青衣楼根本就不算什么,真正恐怖是那对夫妻啊。

  「你真的不想跟我说一下今天碰到的人吗?」他打断她的沉思,不喜欢看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仿佛遗忘了周遭的一切。

  「说了你也帮不了我。」

  「你看不起我。」

  「你现在的情形,我很难看得起你。」她实话实说,半点也不顾忌当事人的心情。

  「我很受伤。」

  「嗯,你确实有伤在身。」

  「秋儿。」他抗议。她这是往伤患的伤口插刀欵,他不过就是不小心中了招罢了。

  「事实胜于雄辩。」

  于是,风霁云噤声了。她对他渐渐撤下防备很好,但是这样毒舌很不好!非常不好!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你知道青衣楼在什么地方吗?」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月光很柔和,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于是在气氛很好的情况下,他非常老实的点头;「知道啊。」

  「那我们就去青衣楼吧。」

  他没有以为她开玩笑,事实上,秋儿很少会开玩笑。

  「为什么要去青衣楼?」

  「他们应该有解药。」

  「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呢?」他对此十分好奇。

  「因为当时我认为比起自己找解药,去青衣楼要解药更麻烦。」

  「现在呢?」与那天她受伤有关吗?

  「现在我发现去青衣楼也不是那么麻烦了。」相对的。

  「你那天到底遇到谁?」他锲而不舍的再次追问。

  她一如既往,再次忽视。

  这个江湖有太多秘密!

  「其实,我是飞莺阁的少主。」他还是选择主动交代。

  许吟秋楞了下,眨了眨眼,然后冲着他慢慢露出一抹浅笑,他顿时有种怪异的预感。

  「嗯,这个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我平时没事时也客串一下青鸟。」

  飞莺阁之所以消息来源迅速且准确,是因为旗下有数之不尽的青鸟,除了阁中自身培养的青鸟外,还有些零散的江湖青鸟,他们大都贩卖一些秘闻换取银两。

  「你们付给青鸟的酬金很令人心动的。」

  「那也要你的消息有价值。」

  「太有价值的消息往往都不容易弄到手,所以我也只偶尔客串,通常我还是喜欢老老实实的摆摊写信。」这么说的时候她笑得很满足。

  她始终还是坚守着「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做人信条,只不过,最近为了他拆了东墙补西墙,到底还是把六扇门的那个人惊动了。唉,那些人真是的,明明她都用他们需要的东西跟他们换了嘛,怎么还是去报官了呢?

  「慕容山庄的内幕消息是你卖的。」他终于弄清了一件事。

  「是呀。」她笑得无辜而淡然。

  「难怪那么便宜。」当时他就很想结交一下这位盟友,没想到却会是她。

  「消息的价值在于它能为我带来多大的效果,虽然钱不太多,但是我报复的目的达到就好。」她一脸的无所谓。她很少被人激怒的,至少行走江湖这几年是第一次被人激怒到爆发。

  「慕容夫人真的与景兰成有染?」这应该是她被人追杀最有可能的原因。

  她用一种非常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慕容大少是你朋友。」她忍不住提醒他。

  「我只是好奇。」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他也不例外。

  「无可奉告。」那是江湖隐秘啊隐秘,她还想活到寿终正寝。

  「我不会说出去的。」他保证的举手做发誓状。

  许吟秋斜眼看他,神秘兮兮的凑近,「可惜你是飞莺阁的少主。」江湖最大情报组织的接班人,可信度太低。

  他发现她越来越恶劣,有恃无恐的对他做尽一切挑衅之事,然后若无其事的拍拍屁股闪人。

  他一伸手就抓回又要溜掉的人,她不及提防就被拉倒,不小心压在他的伤处,然后他就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看,疼吧。」她说话的口气着实剠激到他。

  「是你撞的啊。」太没良心了。

  「谁叫你拽我。」她理直气壮。

  「你真的很想气到我毒发身亡吗?」他咬牙切齿的问。

  「那我也不用这么烦恼了。」她一副不胜惋惜的口吻。

  「今天晚上你就跟我一起睡吧。」他发狠。

  「你太阴险了,」她大叫,「竟然想过毒给我。」

  风霁云顿时失声,觉得自己似乎上了一艘贼船,并且现在想退票已经太晚了。

  「你这些想法都哪里来的?」他有些头痛。

  「做什么?」

  「我想拜见一下灌输你这些想法的高人。」如果有可能就把对方扁成猪头,简直是在给他制造无形的灾难嘛。

  「师父不会想见你的。」

  「为什么?」

  「她讨厌长得好看的男人,尤其是你这样不纯良的。」

  很好!说他不纯良,他一定会不纯良给她看的。

  「你最近找来的这些灵丹妙药很好用啊。」

  「还好吧。」她戒备的看着他,不明白话题怎么就转到这儿来了。

  「你什么时候调查好这些的?」她总不至于神机妙算到他有一天会中毒,就提前查清别人家里有啥灵丹妙药吧。

  「我喜欢到处找宝贝,就算不能拿,看看也是好的。」这算是遗传吧,所以处处留心的人想找东西时,就特别容易。

  「不愧是千面神仙手的徒弟。」他笑,语气带着几分试探的意味。

  「她是我娘喔。」这次她没再瞒他。

  风霁云脸上的笑僵了下。猜错了,有点丢脸。

  「前辈是个美人。」最后,他只好这样说。

  许吟秋马上赏给他两记冷光。

  「我的意思是你长得不像前辈。」

  冷光强度加大。

  「我喜欢你跟长相没关系的。」

  「哼。」算他勉强过关。

  「真的要去青衣楼?」赶紧转移到安全话题。

  「嗯,我要去换解药。」

  「换?」他狐疑。

  「拿什么换?」

  「你。」

  风霁云再一次失声,瞪着某个表情无辜的人。

  「你认为这样不好吗?」

  「我中了毒,而你拿我去换解药?」他无法理解她的逻辑。

  「我是很想拿自己去换,可惜我不是美人。」

  这就是报复啊,赤裸裸的。

  「天色不早了,我们睡吧,明天还要赶路。」他决定认输,男人遇到女人,就像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青衣楼主有什么重要的宝贝吗?」

  风霁云目光灼灼的望向她。他终于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不愧是千面神仙手的女儿,居然能想到偷青衣楼主的东西再跟他交换解药。

  「或者他最想要什么东西?」她换个说法。

  「你可以选择打败他,逼他交出解药。」他似真还假的建议。

  「其实我不喜欢跟人打架,能和平解决的话,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明明就是打死都不想显露师门的托词。

  「睡吧。」

  「我打地铺。」她想跑。

  「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娘说过,男人的话不可信,尤其是满腹心计的男人。」当时的例证毫无意外的,还是她的爹亲大人。

  「……」他回头要调出阁中千面神仙手的所有卷宗,好好研究一下这未来的岳母大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性。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