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8 作者:裘梦

   
  三柄长剑迎面飞刺,两柄短刀由下盘攻来,前后左右俱是刀枪剑戟,风霁云今日始尝到双拳难抵四手之滋味……

  那些人是完全当她死人哦。一个飞身直扑,两条软索于半空中自她袖中飞出,只闻哗啦啦、砰砰一阵乱响,长的短的直的弯的诸般兵器统统受阻,甚至有不少被卷上了天。

  「刀上有毒。」

  「什么?」她脸色一变,翻指间已多了一粒赤色药丸,「吞下去。」

  众杀手再次围过来。

  许吟秋有些恼怒的蹙紧眉,「真是逼圣人抓狂。」她原本打定主意绝不沾染江湖血腥的,可是就像娘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看到他受伤的刹那间,她杀心骤起。

  「秋儿——」他感到她身上透出的杀意,目光落在她手中两条几近透明的软索上,蓦然一惊。

  他想到记载《奇兵谱》中有关玄天如意索的描述,那是一代神匠司徒意凡晚年呕心沥血打铸而成的最后一件作品。最显着的标志就是几近透明,随心如意。因熔了剑师的魂魄,会自己认主,若是无缘,得之亦无用。

  在风霁云心思飞转之际,许吟秋的身形已如穿花蝶影,两条软索在她手中飞舞  —盘旋,煞是好看。

  当空气中飘散桃花香时,他眼神微变,众杀手身形踉呛、招式迟缓,他恍然,连他自己都软倒在地,只好苦笑,「慕容姑娘,你伪易容术真的很厉害。」没想到她竟然把景兰成的桃花酥也弄到手。

  能使出桃花酥的人,除了景兰成本人,就只有他的传人慕容嫣蓉了。

  众杀手眼神齐变。

  「好说。」虽然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让杀手误会她是慕容嫣蓉,但许吟秋仍然选择笑着应承下来。

  「秋儿呢?」

  「那你得问她自己。」

  「唉……」

  她伸手抓住他的腰带将他提起,冲着瘫倒在地的杀手们嫣然一笑,「恕不奉陪了。」然后飞身而去。

  风拂过树梢,带起一片沙沙声,人已行踪杳然。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整条手臂已经变成紫黑,就连他的脸色都有些青暗,看来这毒即使封穴也无法阻止扩散。

  看着她越皱越紧的眉头,风霁云反而一脸的云淡风轻,「你还有五天时间帮我找大夫。」让他们误以为她是慕容嫣蓉应该可以迷惑一下青衣楼,但时间长了,纸终究包不住火。

  「你以为是大夫就能解这个毒吗?」

  「那你就想办法延长我毒发的时间。」他还是淡淡的口吻。

  「喂,中毒的人是你耶,为什么你这么事不关己,我却要在这里急得跳脚?」

  「问得好。」他垂首低语,嘴角的笑益发欢畅。

  咬咬唇,她在他身后盘腿坐下,「我帮你运功逼毒。」

  「不要白浪费力气,现在我以内力暂时压制毒性,再加上你手中的丹药,应该可以撑一段时间。」他们还在被追杀中,如果她消耗内力助他,再遇上青衣楼的人只怕就吉凶难料了。

  她不是不知道他的顾虑,可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她就心乱如麻,她好怕会失去他,这种恐惧紧紧的攫住她的心,几乎令她无法呼吸。原来,一直想避开这个男人,是怕会爱上他,可是已经爱上了怎么办?

  「我撑得住,不要哭。」

  她哪里有哭……伸手往脸上一抹。湿漉一片,果然是哭了!

  真是后知后觉的人。风霁云心中暗笑。

  脸悄悄泛上一层红晕,她略显尴尬的背过身去,「刚刚有沙子吹进眼里了。」

  他厚道的没有指明这山洞里根本不可能有沙子吹进眼里,已经确定她的心意就没必要再让她恼羞成怒了。

  「要我帮你吹一下吗?」

  「已经随眼泪流出来了,不用。」她用手拍着自己滚烫的双颊,命令自己马上冷静下来,否则要怎么转身面对他。

  「是玄天如意索吗?」他轻问。

  许吟秋楞了下,没想到他竟然认得出,「你见过?」师父明明说过,这世上见过如意索的人很少啊。

  「听人描述过。」他这么回答她。

  「哦。」

  「你怎么会有桃花酥?」明白她不想针对如意索多说什么,他适时转开话题。

  「跟慕容三小姐借的。」她终于压制了燥热的面皮,转身面对他。

  「她这么大方?」他笑,心知只怕是顺手牵羊,多半是她易容在慕容山庄捣乱时趁机弄来的。

  「情势比人强时,就只好低头了。」她倒也不多加掩饰。

  「你总是让我惊讶。」

  你却总让我无措。她心里暗自咬牙。

  「呕……」猩红中带黑的血洒落尘埃,风霁云的脸色越加青灰,嘴角那抹残留的暗黑更让人触目惊心。

  「风霁云!」她惊惶的扶住他,心脏为之一紧,几乎无法呼吸。

  「呕……」他一张嘴又是一口血。

  「风霁云——」她越加心惊,声音无法遏制的带着颤抖。

  这毒,比他想像的更厉害,更歹毒!竟然越压抑,越反扑得厉害……

  「看来你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明明就是你的……」她本能的反驳,眼泪毫无徵兆的夺眶而出。

  「咳……现在能救我的……咳……就只有你了……」

  「你不要说话,先护住心脉要紧,否则就算我能找到救你的名师良药,你也没命活下去。」

  「嘴巴……真毒……」

  「再毒也没你身上中的毒毒。」

  「……」

  「把这些全部吃下去。」许吟秋从怀里掏出一只瓷瓶,倒出十几颗赤色药丸递给他。

  「都给我,你怎么办?」

  「现在快死的人是你不是我。」

  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却咬牙切齿,仿佛跟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似的,她还真是个矛盾的女人。

  「吞掉。」她的语气毫无商量的余地。

  风霁云决定还是别激怒眼前这头母老虎为好,现在他明显处于「弱势」,只好示弱。

  「一口气吃这么多颗肯定很补,万一我流鼻血,你可千万别误会。」最后他忍不住提前声明一下。

  许吟秋直接一脚踹了过去,让他五体投地冷静一下。

  「我是伤患。」

  「欠扁的伤患。」

  「流鼻血了。」他难掩讶异,「原来你真的给我吃大补丸。」

  许吟秋顿时羞愤交加。这个男人——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马蹄落在青石板上发出嚏嚏的清脆声响,一辆马车在夜雾之中缓缓驶进,最后停在小镇唯一尚未打烊的小店前。

  昏黄的灯光下,值夜的小二倚在柜台边昏昏欲睡。

  「店家,一间上房。」

  「啊……哦,一间上房。」小二蓦地从半梦半醒问转醒,就看到面前多了一个浅笑淡然的青衫少妇。

  「帮我扶一下我家相公好吗?」

  和颜悦色让人有种如沐春风感觉的女子这么问,任谁都会说声「好」。

  掀开车帘的瞬间,小二不禁朝少妇扫去一眼。车内男子脸色蜡黄,双眸无神,一看便是久病在床之人。这样一个和善的女子,丈夫却是个痨病鬼,世事多无奈!

  「相公,慢点。」

  「咳……」

  说是帮忙扶持,但小二明显感到那男子几乎把全身重量都加到自己妻子身上,让人不禁替那柔弱的女子担忧。

  「小二哥,麻烦你替我打盆热水来,再弄些清淡的饭菜送进房里。」将丈夫扶着在床上躺好,她转身向小二吩咐。

  「好的。」小二转身离开,出门时顺手替他们带上房门。

  房内只剩下夫妻两人,丈夫病撅撅的躺在床上,妻子走到窗前推开窗子,遥望天际晦暗下明的星子。

  「娘子,为夫渴了。」声音清润如泉水,丝毫不见病弱气短。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