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7 作者:裘梦

   
  只不过,她身边的某人似乎对这个游戏非常的乐在其中,整个人都带了种神采飞扬的兴奋。

  「你是不是不正常?」她实在忍不住质疑。

  风霁云斜倚在一棵大树上,听到她没头没脑的问话,连眼睫毛都没颤一下,只是发出一个单音节的——「哦?」

  「哪有人像你这样,被追杀还很快乐的?」正常人都不会是这种反应好不好。

  「不是杀你的吗?」他一脸的无辜。

  「好像顺带也有针对你。」这门生意青衣楼十分的划算,一石二鸟,他又说什  -么都不肯跟她分道扬镳各自避祸,搞得两人目标有些明显。「稍加化妆如何?」

  「不要。」

  「这样子实在太过招摇了。」根本就像是对青衣楼的挑衅。

  「我们又没做错事。」他借用她的说词。

  呃……她对此保留看法,她自己是没有,但他就不敢保证了。

  「你的表情真伤人。」

  「你到底为什么会被青衣楼追杀?」她很好奇。

  「你师承何人?」她总是小心谨慎,显露出来的武功路数让人无迹可循,也让他颇伤脑筋。现在他只知道她擅长易容,可是江湖上擅长易容的人不少,要想知道她师出何门并不容易。

  「你问这个做什么?」许吟秋马上一脸防备。

  「好奇。」

  「无可奉告。」

  「我的回答也是一样。」

  做人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

  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风霁云笑开了嘴。

  「你不要太过分哦。」许吟秋这下更加火大。

  「我哪有。」他笑说。

  「你还在笑。」她控诉。

  他无奈的摊开双手,「我也想不笑啊,可是你的表情这么好玩……」不要太为难人嘛。

  「再笑我就生气了哦。」她杏目圆瞪,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充满警告意味。

  不料,风霁云回以她更加响亮的笑声。

  「喂——」是可忍,孰不可忍,许吟秋直接用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情,挥手就是一掌。

  他轻巧的闪身避过,跳到一旁的大树上,连连摆手,「我不笑了、不笑了。」这丫头出手还真狠,这一掌没有八分也有七分劲道。

  「我们接下来到底要去哪里?」她站在树下看他。

  「我以为你有目的地。」他一脸无辜的说。

  「我没有目的地。」她出来行走江湖,为的就是找丈夫,完全是漫无目的的到处走,如果遇到良人,那她的江湖之行也便随之结束。

  闻言,风霁云微微挑眉。没企图、没野心,连目的地也没有,她到底为什么行走江湖?这让他更加怀疑她当初会到姑苏的居心。

  她不是爱热闹的人,那么她到姑苏一定有目的。他有种直觉,自己十分不喜欢她的那个目的,这也让他更想搞清楚她当时的目的是什么?

  许吟秋目光闪了闪。他在想什么?这个男人大部分的时候都透着一种高深莫测的气质,让人很难从他的脸上找到丝毫端倪。

  「既然你没有目的地,那就跟着我走好了。」

  「你要到哪里去?」

  「佛曰不可说。」

  「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跟你走?」

  「难道一直以来,你不是都这样跟我走的吗?」

  她真的很想用暴力打掉他自信满满的笑容,但最后她还是忍了下去。没关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她退隐江湖时,一口气回报他就好。

  「表情真耐人寻味。」他从树下一跃而下,走到她身边。

  「彼此彼此。」她皮笑肉不笑的回应。

  「快中午了,我去打些猎物烤来吃。」

  「嗯。」

  看着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一片树林之中,许吟秋的表情很是挣扎。现在是个落跑的好机会,也是她一直鼓吹要走深山老林的最终用意。

  抬脚走了两步,又停下。像他那样聪明的人,应该早就猜到她的想法才是,如果这样他仍听从她的想法,那就代表他有十足的把握看牢她。

  「我到底是怎么招惹上他的啊?」她喃喃自语,一脸的挫败。

  最终,她捡够生火的柴禾后,走到一棵大树下抱膝坐下,等他猎食回来。

  不久,风霁云就拎着两只兔子回来了,看到她,他笑道:「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她心里一惊,淡定自若的问:「我为什么要走?」

  「难道你建议走山路不是为了藉机摆脱我吗?」他好不讶异的说。

  许吟秋掀了掀嘴角,心中恨恨不已。他果然早有防备,幸好自己没冲动行事!嘴上却反问:「我为什么要摆脱你?」

  风霁云睨她一眼,拎着手中的兔子到溪边清理。

  他什么意思嘛,用那种眼神看她?

  「说得也是,可你也不是第一次想摆脱我了,我时至今日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声音从溪边传来。

  不明白才有鬼!她不屑的撇嘴,暗自腹诽。像他这样没有麻烦就努力制造麻烦的人,跟他一起就代表无尽的麻烦,正常人都会避而远之的好不好。

  「你真的不过来帮忙啊?」

  「你不是可以搞定的吗?」她绝对不要再送上门去被人吃豆腐。

  「我只是不喜欢看你这样隔岸观火的神情。」他一本正经的说。

  她哪有?

  「我生火。」她打定主意不靠近溪边,上次被他阴到,整个人扑进小潭里,身上的夏衫被水浸透……忆起当日情景,她整个人像被火烧到,恨不得徒手挖个坑钻进去。

  风霁云垂首了然地一笑。自从上次之后,她非常忌讳跟他同时待在水边。若不是她总是对他提防再三,他也不想使出小人手段,她越是防备,他就越想动手脚。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青衣楼很厉害!

  谁说飞莺阁的消息最灵通?明明是青衣楼才对。

  他们已经在深山老林逃亡多日,行踪无人得见,可他们还是找上门来。

  「还真是阴魂不散呢。」许吟秋看着围上来的一群青衣杀手由衷感慨。

  「你很值钱。」风霁云非常肯定。

  「这种时候打击同伴是很不道德的。」她睨他一眼,不是十分认真的说。

  「每次都把敌人留给同伴的人又道德到哪里去?」他云淡风轻地问。

  「所谓能者多劳,表哥武功盖世,身手敏捷,只好凡事担待些了。」她从容自若的应对。

  牙尖嘴利!风霁云暗自哂笑。

  许吟秋像往常一样,杀手一逼近,身形便如鬼魅般飘移开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观战。这次来的全是青羽,他一人绝对没问题。

  不过……秀眉微微蹙起。这几次青衣楼所派出的杀手甚是诡异,从紫羽到黄羽等,却又从未有超出黄羽的级别出现……感觉有点车轮战的意味,用人海战术来不断消耗他们的精力,让他们长时间疲于奔命应付,最后再给予致命一击——真毒!

  当她察觉不对劲为时已晚,一道鲜血从风霁云的左肩喷出,他忍不住发出一记闷哼,她的心也为之一紧。

  不是青羽!绝对不是!那个被风霁云一剑挑开衣袖的人,手臂上露出的明明是黄羽的标志。难怪她觉得今天的青衣杀手战斗力很强悍,原来如此!

  没想到青衣楼也会做挂羊头卖狗肉的事,让黄羽级别的杀手穿着青羽衣裳混淆视听。

  一道银光瞬间从她的指间射了出去,只闻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众杀手攻击受阻。

  被击落的暗器落地,却是寻常的绣花针。

  风霁云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大为叹气。就连暗器都没有明显标志,她的师门隐藏得真是太好了。

  左肩的伤处微微发麻,他立时明白对方刀上抹了毒,一边闪躲众人的进攻,一边运指如飞封了左肩几处穴道以阻止毒血攻心。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