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3 作者:裘梦

   
  「不想不表示事情就不会发生啊。」许吟秋有些沮丧。重重保护之下,来人仍将慕容嫣蓉掳走,这让她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别胡思乱想。」

  她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那个人是景兰成啊,她爹的遗憾,她娘的头号敌人,一个叮嘱如果遇到想方设法除掉,一个警告遇到有多远闪多远。

  她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做那件事,为什么她会是那样一对始终站在对立立场的夫妻的女儿啊……可是,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送上门来,若不替爹了结这个遗憾,多少有失孝道。

  而且娘那般的憎恶那人,要她远避,无非也是为了她的安全,那如果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她插手的话应该就没关系吧。

  「你到底在烦恼什么?」他的手抚上她的眉间,替她抚平打结的眉头。他不喜欢看到她忧愁的样子,让他的心也跟着揪紧。

  她抓下他的手,有气无力地道:「我也不想啊。」她讨厌麻烦,可是景兰成这个麻烦却恰恰跟爹娘都有所牵扯。

  「如果困的话就睡吧,我守着你。」风霁云不由自主放柔声音,试图消减她的忧虑。

  她是得好好睡一觉,这些日子精神绷得紧紧的,今天慕容嫣蓉出了事,下一个就轮到她了。虽然她名不副实,但她收到撷花帖是事实,江湖人舍命不舍名,即使景兰成知道她是无盐女也肯定会向她出手。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爬上床,风霁云不禁摇头。她心里一定有事。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淡淡的桃花香弥漫在空气中,有点甜甜的,让人仿佛看到明媚的春天,漫天飘的都是粉红色的花雨。

  桃花?撷花帖!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伸手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用力吸了下,果然是桃花香,脑中蓦地一惊。桃花已飘香,撷花郎自是随香就到。她的手心不自觉的攥出了汗,伸手摸到腰间的香囊,掏出一个小纸包,指间轻碾,一股梨花香缓缓扩散开来。

  桌畔突然有重物倒地的声音,许吟秋脸色一变。看来他中了桃花酥。

  中了桃花酥全身无力,口不能言,是当年景兰成行走江湖的成名迷药,令人防不胜防。

  房里只有他们两人,这迷药是如何下的?有人接近房间三丈之内,风霁云必定有所察觉,不可能被人从门外施放迷药。那么……她的目光落到闪烁着灯花的蜡烛上,一定是在它上面做了手脚。

  接着,很快就会有人来掳她走,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许吟秋在刹那间做了决定,心反而平静下来,她一动不动躺在床上静候那人的到来。

  很快,她就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是两个人,她眸光微变。

  床帐掀开的同时,一片黑布蒙了上来,她被人包进黑布中,扛在肩头出了房。

  听着耳畔传来呼呼风声,她知道自己正被带离慕容山庄,还好他们只是掳人,并没有对无法反抗的风霁云下手。有那么一瞬间她决定,万一他们对他下手,她宁可失了这次机会也要出手一搏。

  窗缝吹进的夜风熄灭了烛火,风霁云静静的倒在地上。

  天快亮的时候,慕容山庄热闹起来,因为慕容嫣蓉被找到了。然后兴匆匆来跟好友报告的慕容剑飞,就发现了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他。

  「你是说令妹找到了?」风霁云的神情很平静。

  「是,我们当时急着找人,没能发现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小绿一直在朝我们使眼色。」见好友如此,慕容剑飞反而担忧的蹙紧眉。越是平静,代表他越是压抑着滔天的愤怒。

  「噢。」风霁云仍然是淡淡的,没有人能看出他平静的表相埋藏着怎样的滔天巨浪。

  「三妹自幼便跟人学过易容之术,这次她私下跟贴身丫鬟对调了身分,我们都不知道,否则也不会在昨天失了方寸让人有机可趁,掳走了许姑娘。」慕容剑飞一脸愧疚。

  即使如此,一晚上慕容山庄连丢两人依旧是不可辩驳的事实,很是面上无光。

  「她中的桃花酥刚刚失了药效?」桃花酥据说无解,药效维持四、五个时辰,慕容嫣蓉按时间算来刚刚够。

  「是。」

  风霁云一脸深思地走到床边,刚刚在迷迷糊糊之际他有闻到一股香味。掀开床帐,一股淡淡的梨花香粉味弥漫。这味道应该是她的,可是,她向来不用香粉……

  「风兄——」慕容剑飞有些不解的看着好友将桌上的蜡烛揣入袖中。

  「我去找人。」话音未落,他人已消失在未明的天色里。

  不久之后,他的身影出现在姑苏城一家卖姻脂水粉的小店前,他买了一盒梨花味的香粉,然后转身出店,找了家客栈投宿。

  将客栈的房间门窗紧闭,他拿出袖内的蜡烛点燃,桃花香很快逸出、在他感觉到体力流失之际,勉力打开香粉盒,洒了一桌的梨花香粉。

  梨花香味与桃花香在空气中交融,而他原本有些脱力的身子竞奇迹般的恢复。

  风霁云眼睛一亮。原来如此!

  秋儿,我竟又被你骗过去了。你何只早就听闻景兰成之名,连他独门迷药你都知晓解方,你的来历真是让我好奇了。

  将关闭的窗户打开,散尽一室香气。

  看着远方,他吐出一口气,开始有些替掳走许吟秋的人担心了。

  慕容山庄他是不会回去了,昨晚的事情已经让他肯定庄里有内鬼,他要看看,接下来的戏对方打算怎么唱下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当黑布打开的时候,许吟秋只看到一个慕容山庄的普通仆役。她记得当时掳她的明明是两个人。

  「姑娘,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委屈你一些日子罢了。」

  是吗?落到一个恶名昭彰的淫贼手中,怕不是委屈这么简单,连名节都会赔上的,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委屈。

  「安全起见,在下要点姑娘的穴道,请勿见怪。」

  淫贼做到如此程度也是种风度了。许吟秋忍不住勾了勾唇线。

  他有些讶异地看着她嘴角的浅笑,却在下一刻发现形势逆转。

  看着软软倒地的人,许吟秋笑得如春风拂面,「不好意思啊,本姑娘从小就特别讨厌迷香这类的东西,不巧得很,阁下偏偏犯了这个忌讳。」

  「你——」

  「还不巧得很,虽然我很讨厌迷香,但我很喜欢用迷香。」她一本正经的补充说明,「尤其是对向我用迷香的人,更不会手下留情。」

  「你明明中了桃花酥。」

  「如果你真是景兰成的话,不应该如此健忘的。」她仍旧淡淡的笑着。

  蓦地想起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他眼神陡变,「千面神仙手是你什么人?」

  许吟秋十分含蓄的笑了笑,「家母对当年之事一直耿耿于怀,嘱咐小女若他日行走江湖偶遇前辈,一定要替她讨回颜面。」感谢当年那一树梨花,否则有没有今日的她都是未知数,这也是后来母亲发觉梨花香是桃花酥解药的关键所在。

  景兰成的目光黯淡下来。当年唯一一次的失手,让那美如芝兰的少女如精灵一般逃脱,给他留下永远无法抹灭的记忆。

  「我并不想理会慕容家的事,可你们脑筋动到我的头上,我便不能容忍了。」

  「你想怎么做?」

  「前辈说呢?」她眉眼俱弯,一副可爱的模样。

  景兰成的心顿时沉到谷底。当年的千面神仙手来无影去无踪,偷遍天下如入无人之地。他一时被她美色所惑朝她下手,她逃脱后几番戏耍于他,让他丢尽颜面,几次险些让名满天下的第一神捕缉拿归案。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