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1 作者:裘梦

   
  风霁云在心里轻叹。说到底,她就是不想蹚进这淌浑水里!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已经知道她的心性,不求扬名立万,但求平安无事。

  不过……他微微敛眉。既然不想引人注意,她为什么还要赶到已成为江湖瞩目之地的姑苏城?

  「没事了吧?」一看他沉默不语,许吟秋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开始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暂时没了。」

  「啊……」什么叫暂时?

  风霁云看着她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门扉犹在微微颤抖。

  「怎么了?」风霁云不愠不火的声音自屏风后传出。

  「我是来告诉你一声,本姑娘不奉陪了,马上就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在那之前先把门替我关上。」

  「做什么?」

  「我正在洗澡。」声音很无奈。

  砰砰两声门关了又开,紧接着又传来一道懊恼的嘟囔声,「你要多久?」

  「很快,在房里等我。」

  「好吧。」有气无力的应声。

  听到屏风后传来撩水声,许吟秋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隐隐泛疼。他竟然还悠闲的继续洗……

  「我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

  「原因。」

  「你别装蒜,你敢说这件事没有你的份吗?」她忍不住怒气上涌。

  「说来听听。」

  「我今天在外边听说,慕容山庄除了慕容嫣蓉,还有一个绝世大美人。」

  「是吗?」

  「听说这个美人是个叫风霁云的表妹。」

  许吟秋只闻哗啦一声响,一道身影从屏风后一闪而出,她下意识的闭眼。

  「你出来干什么啊?」她会长针眼,一定会的,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她肯定自己有看到某人大片裸露的胸肌。

  「怕什么?」

  低沉的笑声传入耳中,她感觉他人近在咫尺,这下更是不敢睁眼,手足无措地道:「你先把衣服穿好了。」

  他慢条斯理的拉好衣襟,系好衣带,伸手握住她的。

  「你做什么?」她的心一抽,脸上的温度急速上升。

  「我们坐着说。」

  「不要。」她不知道他穿好衣服没有,说什么都不敢睁眼。一个没穿衣服的美男子是很容易让人冲动的!

  风霁云不理她,只管牵着她的手往床榻走。

  「你到底要干什么了?」被按坐在床榻上,许吟秋惶惶不安,一颗心犹如小鹿乱撞。

  「好了,睁开眼吧。」

  她缓缓睁眼,看到他衣裳整齐的站在面前,只是一头长发仍旧淌着水珠。

  以前只道出水芙蓉是用来形容女子的,现在她觉得用来形容眼前这个雅致脱俗的男人也是挺适合的。未束发的他少了平日的冷漠疏离,多了几分撩人的性感,让她的一颗心再次不受控制的狂跳。

  跟这个男人相处得再久些,她距离圣人的修为也就为期不远了。许吟秋有些不舍的移开目光,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朝他扑过去。

  因为她移开目光,也就错过风霁云别有深意的笑容。他很满意自己对她的影响力,她似乎越来越容易被他所诱惑,这是个好现象。

  「你什么时候出去的?」比武擂台已经开始,他要帮着慕容看护慕容嫣蓉不能时常盯着她,倒是给了她不少机会。好在,慕容有派人跟着她,不至于让她突然就跑了。

  「今天。」

  「哪里听来的消息?」

  「酒肆茶楼,消息满天飞。」这谣言摆明会害死她。

  「我倒没听闻。」

  「除了慕容山庄,外面都传遍了。」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她讨厌被人这样利用。

  「谣言毕竟是谣言。」

  「所谓众口铄金,三人成虎。」

  「还有什么?」他面色微沉。

  「听说风大少怕表妹容貌太过令人惊艳,引来不必要的纷争,便让她易容成一个平凡女子。」

  「难不成真的易了容?」他似笑非笑的看她。

  「如假包换,保证原貌。」她最讨厌在脸上作文章了,姻脂水粉她向来敬而远之,更遑论那些易容的东西。

  「那你怕什么?」

  「我怕万一那个什么景兰成的信以为真掳了我去,最后恼羞成怒给我一刀,我岂不是冤死?」

  「你会乖乖让他砍?」他一脸怀疑的睨着她。

  「前提是我能打得过人家。」她从来不自大,事关小命时会更加谨慎,绝不冒险。

  「看来,我不必再费神保护慕容嫣蓉了。」

  「什么意思?」

  「我若不护着你,岂不是告诉别人那是谣言。」

  「呃?」他什么意思?

  「从现在开始,我们便食同桌、寝同榻吧。」风霁云笑着说出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她尖叫。

  「保护表妹你呀。」他无比惬意的说。

  「你保护慕容三小姐的时候也没这样啊。」

  「她又不是你。」只有你才是我必须保护的人。

  她宁愿不要这种差别待遇,感觉好恐怖。

  「你老实说,这谣言到底是不是你放的?」

  「不是。」这只是把她暴露在危险中,他断不会如此做。

  「可为什么我感觉你对事情的发展乐观其成?」她的直觉不会错。

  「这我不否认。」远离慕容嫣蓉的确是值得庆幸的事,他一点都不想让她有机会缠上他。

  「我真笨,直接走人就可以,还傻得来找你理论。」好像自从认识他之后,她就一直吃瘪,真让她不爽到极点。

  因为你在意我!不过小妮子还尚未想透,他当然不能宣之于口。

  他轻笑一声,道:「因为我是你表哥嘛。」就让这傻丫头慢慢去发掘她自己真正的情感吧,这个过程想必也很有意思。

  许吟秋觉得再容忍下去只会让某人越来越猖狂,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货真价实的送了他腹部三拳。

  风霁云老老实实的受了她三拳,最后一把搂住她,两人一不小心就滚到身后的床榻上——

  正在两人拉扯不清时,向来出现得不合时宜的慕容剑飞不负众望的又出现了,当场便石化在门口。

  第五章

  粉红色,带着淡淡的桃花香,上面有水印花纹,帖上无字,帖内也只有片桃花办,这便是天下闻名的撷花帖!

  含着江南般的诗情画意,带着风流浪子的猎艳温存,若只是看帖,怕也会让收的人暗生春情。

  可惜,这是如假包换,让江湖人闻之色变的撷花帖。

  这已是慕容山庄收到的第二张撷花帖,这回出现在许吟秋的床上。

  「不是吧,来真的!」许吟秋用手里的长竹竿挑起那张帖子一脸郁闷的自语。

  「当时,你在哪儿?」慕容剑飞十分好奇。上次小妹的帖子夜半时分出现在她的枕畔,至今想来犹让人不寒而栗。

  许吟秋充耳不闻,专心的拨弄着帖子皱自己的眉。她来姑苏只是想混水摸鱼捡个丈夫回去,为什么会卷入这样一场风波当中呢?

  「她在翻墙。」风霁云代为回答。

  慕容剑飞扶了扶下巴,努力镇定,「翻墙?」是他听错了吧。

  「这样危险的地方,留下来的才是笨蛋吧。」她不再装聋作哑。

  「风兄?」慕容剑飞转而询问好友。

  风霁云神情极为正经严肃,淡淡地道:「我看着她翻墙。」

  慕容剑飞身形晃了下,觉得自己连说话都有些困难,「所以你们跟景兰成错开了?」这是怎样的一种阴错阳差啊,恐怕就连来下帖的景兰成都无语问苍天。

  「这是老天的恶作剧!」如果正主儿看到她一定不会留下这什么撷花帖的。

  「他竟然能在慕容山庄来去自如。」慕容剑飞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蹲在墙头时,有看到一条人影飞过,」顿了下,许吟秋接着说:「表哥拉我回来时,我又瞧见一条人影从房顶上掠过。」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