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大瘟神 >
繁體中文 大瘟神目录  下一页


大瘟神 page 1 作者:裘梦

   
  聊聊近况 裘梦

  坐在电脑前发呆中,我发誓我没有睡着喔,我只是不知道拿什么做开场白。

  近乡情怯吗?

  或许有点,梦梦近来不是很勤劳,所以跟你们见面的机会就锐减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想梦……不良的笑。

  最近很爱听SJ的「Sorry  Sorry」,节奏感很强,就连梦梦这样不爱运动的人都忍不住跟着晃动,很有动感的舞蹈动作,好喜欢啊。

  更重要的是,每次一看到那十三个花样美男,我就忍不住心潮澎湃。

  拍胸口,擦口水,淡定啊淡定。

  每次听到绢姊那温柔、甜软的声音时,我都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喔。当然,退稿的时候就要打一点点的折扣了。

  梦梦是名副其实的懒人,看梦梦的部落格就知道了,经常是一片荒芜啊。

  不过,我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就会冲到上面去狂吼乱叫,但这种时候并不多……原来我还是很淡定的嘛。

  绢姊说,梦啊,要给我序喔,一定要准时喔。

  我点头,说:「一定。」铿锵有力。

  每次在部落格上看到读者们很热心的回覆,我就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你们的支持一直是梦梦前进的动力,所以,请继续支持梦梦吧。也许梦梦还不够好,但是请跟着我一起成长。

  回头看。咦?搔头,好像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啊……

  原谅梦梦吧,因为梦梦最近起伏真的很大啊。

  问我到底在起伏什么?我可以说是潮汐影响吗?前段时间不是说有什么六百年一遇的日全蚀,结果某梦在当天给他睡过去了,什么直播都没赶上。

  最近,有个好朋友突然失去联系,电话也不通,梦梦很担心,怕她是不是藉着日全蚀的机会穿越去了。

  唉,那个谁谁谁,经常给我闹失踪的人,我也不点名了,你自己看到这个序的时候就识相点打个电话回来啊,好歹告诉我你仍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不要让我这么担心。

  你说,你要是在,我这序不就有人代劳了啊……真是的,亏我们这么的麻吉。

  好了,对某人的怨念到此结束。

  我们下次再见,欢乐的跑掉。

  第一章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云层很低,天气闷热得让人烦躁。

  青石板路上一辆马车悠悠荡荡的驰来,在雨中有种说下出的惬意。

  走到近前,就会发现马车并没有人驾驶,而是任由马儿自主择路,这让路人不由得目露惊异。

  马车最终在一家客栈前停下,一只手掀开车帘,另一只手撑开一柄油伞,车里的人这才钻出马车。

  明明只有几步的距离,可他仍是撑伞才走过来,这说明他是很小心谨慎的人。

  「客官,您是用膳还是住店?小店有美酒佳肴,上等客房,任您选择。」小二热心的上前招呼。

  「一间上房,再准备几碟小菜,一碗米饭,一壶清茶。」随着话音一锭白银落到柜台之上。

  「客官是要在大堂吃还是回房吃?」

  「就在这儿吃吧。」

  「好的,您等等,饭菜马上送上。」小二转身离开。

  他的声音很温润,但却浑身隐隐散发着一种疏离冷淡,即使眉眼俊秀也让人不敢太过留恋,这也是掌柜只匆匆看了眼便专心埋首帐册的原因。

  雨天,行人稀少,客栈大堂内也只有几个散客各自坐着。

  风霁云坐在临街的窗边,一边欣赏着雨景,一边等着自己的饭菜。

  连日阴雨绵绵,让这江南的小镇益发的烟水蒙胧。

  突然远远的行来一人,确切的说是行来一头驮着人的毛驴。

  那女子侧坐在驴背上,撑着把绘有青竹图案的江南油伞,裙摆在风中微扬,虽看不清其面目,却让人觉得此时她必定心情愉悦。

  能于雨中执伞乘驴优游而行,必不是寻常女子。风霁云眼底划过一抹光亮。

  毛驴没有意外的在客栈外停下,女子慢条斯理的走了进来。

  当她收起油伞时,风霁云终于看清她的长相,普普通通的一个少女,说她普通,不只是指她的穿着,更指她的相貌,完完全全毫无特色,走入人群就会像水流人海,无影无踪。

  「一壶茶水,一盘馒头,一碗红烧肉,再来一间上房。」平淡如水的音质,如同她的人。

  风霁云微微的扬起嘴角。一个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少女,如果不是这个雨天,如果不是他此刻无所事事,必定不会看她半眼。

  然而,他却看了,所以他被这难得的闲情取悦了。

  从踏入客栈的那一瞬间,许吟秋就知道有人在看自己,所以她藉着落坐若无其事的扫过大堂,然后她知道是那个靠坐在窗边的书生。

  单薄瘦削的身材,一袭青衣,面如冠玉,目似寒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目光不期然撞到一起,她朝他微微一笑,他面无表情的移开目光。

  许吟秋不以为意,提过小二送上的茶壶给自己斟茶。像她这样的平凡人,注定是要被人忽视的,她早就习惯了。

  感觉到脚上的湿气,她不禁皱了皱眉。不该在雨天撑伞骑驴的,到底还是湿了鞋子。想了想,她走到柜台前,对掌柜吩咐,「请差人帮我烧桶热水,一会饭后抬到我房里去。」

  盼着等会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许吟秋开开心心的吃完饭,拎着包袱跟小二回房,在转弯处,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他正在喝茶,饭已吃完,却似乎没有回房的打算。

  这是个气质特别的男人,有些冷又不会太冷。

  抿抿唇,她轻轻的笑了。人家说江南最美的,是烟雨之中执伞迤逦而行的窈窕淑女,可她觉得烟雨之中的临窗美男也赏心悦目得很。

  「客官,这间房就是您的。」

  跟着小二进了房间,她随手将包袱扔上床,然后在桌边坐下。

  「把洗澡水送进来吧。」

  「客官稍等,马上就替您送来。」

  「行,你快着点。」她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不久,热水被送了进来。

  许吟秋关紧门窗,转到屏风后开始脱衣服,刚将外裙脱去,再要脱中衣时,眼神蓦地一变,眉微挑,目光射向屋顶——有人!

  采花贼?

  她马上自行否定。是哪个不长眼的要来采她这朵花啊,应该只是路过的江湖人吧。又侧耳听了一会,确定已经离去,她这才继续脱衣服。

  刚将身子完全浸进热水,就又听到房上有动静,她的眼睛立时眯了起来。

  又来一个,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大雨天的,怎么都不待在屋里,尽往别人的屋顶上跑呢?

  她闭着眼睛数了数,一会工夫,这屋顶上至少已经窜过去八个人了,而且有两个还留了下来。

  他们想干什么?她可正在泡澡呢。

  头靠在浴桶边上,她状似假寐,实则打量着屋瓦是否有被揭开的迹象。

  来的肯定不是采花贼,没这么成群结队集体犯案的,那么就是这家客栈里住了他们要找的人,会是谁呢?

  好奇心人皆有之,许吟秋虽不想无辜卷入江湖纷争,但是在自己心里琢磨一下还是可以的。

  水渐渐有些凉,她不得不起身,可想到房顶上还有两个「餐风露宿」的家伙在,她就忍不住皱紧眉头。

  最后,实在不想泡出风寒来,所以她以最快的速度拽了件外衣裹身窜到床上。

  直到隐身在床帐内,她才松了口气。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不晓得黄历上是下是写着忌沭浴?

  盘腿坐在床上,她双手托腮,思索着这些高手的目的。

  春天的江南,是否也是多事的江湖呢?

  凝神听着屋外的动静,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讶异。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